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給拜登的“歡迎禮物”換來美“堅如磐石”對台承諾


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2021年1月20日參加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哈里斯宣誓就職儀式(住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6 0:00

中國解放軍上週末連續兩天以總共28架軍機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來作為給美國新上任政府的“歡迎禮物”。北京當局說,這是對“外部勢力”的“嚴正警告”,不過拜登政府在中國的正式警告前就表明,美國對台灣安全防衛的承諾“堅如磐石”。分析人士說,從一些初期跡象來看,拜登政府在對台政策上仍然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堅定立場。

在上週六解放軍以13架軍機侵入台灣西南部防空識別區,也是台灣國防部稱,今年中國對台灣空域騷擾規模最大的一次後,美國國務院以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當天即發表聲明,敦促中國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及經濟施壓,並與台灣的民選代表進行對話。他說,美國將繼續協助台灣維持足夠自衛能力,“我們對台灣的承諾堅如磐石,它對台海及地區和平穩定做出貢獻。”

美國新政府上台後,北京當局多次表示,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能“吸取特朗普政府對華錯誤政策的教訓”與中方相向而行,推動雙邊關係“重回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

不過美國安全事務專家說,如果中國想要尋求與拜登政府重置關係,那麼它表現的方式“非常奇怪”。

哈德遜研究所亞太安全項目主任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和大西洋理事會戰略與安全中心資深研究員羅伯特·曼寧(Robert Manning)星期三(1月27日)在《外交政策》網上發表的文章說,拜登政府上台後,北京當局非但沒有停止做一些具有恐嚇性的行為,反而還加倍其威脅,不僅對台灣做出更多軍事騷擾,也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採取更多危險作為。

題為“北京給拜登的歡迎禮物:更多威脅和緊張”的文章(Beijing's Welcome Gift to Biden: More Threats and Tensions)指出,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發生在台灣“實際上為駐美大使”的蕭美琴參加拜登就職儀式幾天后,此前他們還對特朗普政府與台灣有接觸的官員實施制裁,明確警告拜登總統撤回特朗普與台北的外交關係升級。

“要說這是對拜登團隊發出信息要求美國停止朝向與台灣發展正常外交關係,那麼這個信號簡直是再清楚不過。”

除了對台灣的軍事騷擾,文章還提到中國一系列恐嚇作為的新例子,那就是上星期通過的“海警法”,兩位專家認為,這個法律允許中國海警在中國宣示主權的海域對外國船隻開火、登船檢查,並拆除任何任何在這些海域和島礁的建築物,北京以這個“令人懷疑及前所未有”的新法律來迎接美國新政府,反而增加美中兩國在爭議海域對抗的可能性。

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從至今已發生的事件來談拜登的對台政策還有點為時過早,中國對美國日益強硬的立場現在不只反映在台灣議題上,還包括一系列其他的議題,但與此同時,中國正在將球推回美國的場子以測試拜登中國政策的真正樣貌。

“比如說,你會看到中國拋出一些在他們的想法裡應該是拜登優先事項的合作點子,例如氣候變化、疫苗合作、債務可持續性問題,以及全球復甦等議題,所以中國對拜登發出的信息是一個脅迫與合作的組合。”

孫韻說,至今人們看到中國發出的最具脅迫性信息就是台灣,它也是一個“所有中國人在最近的所有對話裡都在強調'拜登必須謹慎處理',並尊重美國在台海兩岸關係的根本立場”的議題,在中國的想法中,這個最重要的“立場”,就是“一個中國”。

“我不認為拜登政府上台已經根本上改變中國對台灣的做法,那就是中國希望和平統一,並做武力統一的準備,但也一直在做恫嚇統一的舉措,只要台灣看起來不像在朝中國想要的方向移動。”

中國政府在三警告,台獨意味戰爭。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星期四在每月例行記者會上說,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解放軍在台海地區的軍事活動“是對外部勢力干涉和'台獨'勢力挑釁的嚴正回應。”他還發出警告說,“玩火者必自焚,'台獨'就意味著戰爭。”

就在前一天,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也在例行記者會上針對美國政府呼籲兩岸對話的立場表示,過去四年來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勾連外部勢力進行謀'獨'挑釁”,造成兩岸關係複雜嚴峻,解放軍在台灣海峽組織實戰化演練,是要“嚴正警告外部勢力停止干涉、嚴正警告'台獨'分裂勢力停止挑釁”,中國“不承諾放棄武力,保持一切措施選項。這一點,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

史汀生中心的孫韻說,中國政府認為是因為台灣不肯接受‘和平統一’才迫使他們採取恫嚇的選項,“只要台灣朝自己的道路前進,這種恫嚇的趨勢就會更為加大。”

對於拜登政府的政策,孫韻表示,她深信美國對台灣安全的承諾是“堅定且毫無爭議”的。 “從那個意義上來說,對中國戰機侵入台灣空域的反應是正確及適當的”,不過那也回到一個問題,就是對“支持台灣”的討論:“支持台灣做什麼?”

孫韻認為,拜登會在一些領域上對美國支持台灣的承諾極為堅定,包括對台灣安全防衛不受中國恫嚇、台灣的經濟發展及地區融合,以及參與國際社會的問題。不過,如果問題是“拜登是否支持台灣獨立”,她不認為拜登改變了美國的根本立場,那就是“美國堅信其利益在於台灣問題必須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

前美國國防部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博斯科(Joseph Bosco)也認為,從拜登政府上任初期看到的信號,包括其任命官員在中國政策上的表態、對中國以大規模軍機騷擾台灣空域及製裁特朗普官員做出的回應等,他認為大體而言,至少短期內拜登政府還不會立即回到克林頓-小布什-拜登時期的中國政策,特朗普團隊“穩健、前瞻性做法”有可能被保留並加強。

不過博斯科在《國會山》網站發表的文章裡也提到,雖然拜登沒有遵循特朗普的先例在候任總統時接受台灣總統蔡英文的電話祝賀,那個做法曾引起北京不滿,但拜登“創造了他自己的先例,邀請實際上是台灣駐美大使的蕭美琴作為嘉賓參加他的就職儀式”,而這個做法也一如預料,同樣引起北京的不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