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余文生‘煽顛案’司法延宕 其妻上書要求律師探訪權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領獎後與德法兩國大使合影。(推特截圖)

兩年前維權律師余文生被以“煽顛罪”秘密審判後,家屬和律師反复要求會見余文生,但是案件所在的徐州市和江蘇省政法部門不予理睬。在新型冠狀病毒嚴重疫情下,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更希望了解丈夫身體狀況。無奈之下,她上書北京市“父母官”。不過,對結果並不抱什麼希望。

許艷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說:“我是昨天(3月15日)通過EMS 寄出的,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回覆,經過兩年多的維權經歷,他們回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兩年來我給徐州市和江蘇省,包括中央的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全國人大、公安部三級的政府部門和監督部門,都寫過申請監督的材料,幾乎都沒有一個回覆的。”

余文生,北京市人,維權律師,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7月30日,他控告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余文生還曾代理多起法輪功學員案件,支持香港雨傘運動,2018年被當局註銷律師證。 2018年1月19日,他被北京石景山區分局強行帶走,後遭徐州市公安局監視居住,並轉徐州看守所關押。 2019年5月9日,徐州中院秘密開庭,以涉嫌“煽顛罪”審判余文生。

許艷3月15日在致北京市市長,7位副市長以及秘書長的信中說,余文生被抓2年多期間完全無法得到法律的保護,一次都沒有得到辯護律師會見,被剝奪獲得辯護律師的權利。疫情之中身體是否健康?是否遭到酷刑?家屬毫不知情。被徐州市中法秘密開庭,嚴重超期羈押、久拖不判,違反中國法律規定。

許艷信中還說:“我突然意識到,余文生律師是北京市民啊,我怎麼一直沒有去請北京市政府,自己的衣食父母官幫助呢?北京市自己的市民,受到不公與欺壓,已經失去自由2年多了,竟然忘了告訴北京市政府。”

謝陽是余文生的律師,針對余文生案的現狀,他對美國之音說:“如今這個案件開啟了中國司法是上的一個惡例。到目前為止,余文生家屬(許艷)委託的辯護人,無法經常地履行職責。案件到了檢察院,後到法院,家屬聘請的辯護人第一時間向檢察院,也是第一時間向法院遞交了辯護手續。但是法院和檢察院,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拒絕家屬聘請的辯護人,其理由是余文生律師已經自己聘請了辯護人。”
不過,謝陽說,按照有關司法規定,“嫌疑人和被告人要解聘律師的話,律師有權利去看守所當面會見(當事人),以確定事情的真實。但是很遺憾,檢察院、法院以及看守所,一直拒絕讓律師核實這一情況。”

許艷和謝陽介紹的上述情況顯示,律師和家屬所依據的是中國現行法律法規,希望在中國現行法律框架下解決余文生案問題。即使京官們可能不會回應,許艷依然執意再次上書。

許艷對美國之音說:“基本上沒有效果,但是,作為余文生的妻子,我不放棄為余文生律師維權,我會通過各種方式方法維權,他們(當局各級)是不是依法做,做不作為,那是他們的事情。違反法律規定,不去監督的,也不是余文生的者一起個案。但是,如果每個人都依法去努力,去爭取,我認為,對促進法治和公平正義,多少會起到作用。”

中國徐州法院除簡短公佈對余文生煽顛罪不公開審判外,並未公佈後續相關司法進程,繼而導致家屬如今希望通過北京市政府的外來介入。余文生案審理的不透明引發一系列輿論關注。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等多個中國人權團體,都曾就此舉行過聲援活動,抗議對中國維權律師遭受打壓,要求落實中國現行法律,增加案件透明度。

德國總理默克爾曾會見過余文生妻子許艷,另外,美國、荷蘭等多個國家也曾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余文生,但是都“未見響應”。國際媒體對余文生案件的查詢更是無法完成,余文生案等因此成為外界觀察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一個窗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