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戰後40年柬埔寨逐漸改變與中越的關係


2019年1月22日,柬埔寨首相洪森與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歡迎儀式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7 0:00

四十年前的2月17日,中國軍隊進入越南,從而開啟了為期將近一個月的中越戰爭。這場戰爭在中國大陸被稱為“自衛反擊戰”,而在國際社會則有著不同的名稱,意味著對戰爭性質的不同解讀。

不過,無論是站在哪種角度或立場,歷史學家們都承認,中越戰爭與發生在柬埔寨的越柬戰爭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中越戰爭爆發前一個多月,10萬越南軍人進入柬埔寨,在不到兩週的時間裡,就佔領了柬埔寨首都金邊,並將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趕進泰柬邊境的叢林山地。向越南投誠的前紅色高棉官員韓桑林、洪森等人被越南扶植為柬埔寨新政府的首腦,而越軍佔領金邊的那一天,1月7日,從此成為柬官方命名的“解放日”,受到柬埔寨全國人民的紀念。

韓桑林和洪森相繼掌權至今(洪森於1985年接任),一直被柬埔寨的反對派人士稱作“越南的傀儡”。然而,40年後的今天,柬埔寨與越南以及中國的關係卻正在發生著微妙的轉變。有觀察家認為,中國正在從越南手中贏回柬埔寨,洪森政權已經轉變為“中國的傀儡”。但柬埔寨的學者卻表示,柬埔寨並不想成為他國代理人相爭的舞台。

被遺忘和被紀念的

中越戰爭似乎早已被兩個當事國遺忘,或者說,中越兩國政府都在盡力掩飾40年前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場戰爭。儘管在網絡論壇和社交媒體上,中越兩國的網民都對那場戰爭展開過激烈的討論,但兩國的官方媒體卻都避而不提。美國之音記者試圖聯繫兩國的學者,請他們對那場戰爭發表評論,然而,記者發出的郵件不是石沉大海,就是遭到“話題敏感”、“不好置評”一類的婉言謝絕。

然而,越柬戰爭的當事方卻仍在紀念著40年前越南對柬埔寨的“解放”。越南將越柬之間的戰爭稱為“西南邊境反擊戰”,將紅色高棉軍隊對越南領土的“蠶食”視作引起那場戰爭的原因,將捍衛國家領土與推翻紅色高棉殘暴政權聯繫起來,賦予其跨境作戰的合法性。據悉,從1979年越南進軍柬埔寨到1989年9月越南撤軍的十年期間,有將近2萬5千名越南軍人在柬埔寨喪生。

上個月,河內舉行了“西南邊境反擊戰”40週年的紀念儀式,越南黨政領導人悉數出席。據越南《人民報》(Nhan Dan)報導,越南總理阮春福在紀念儀式上致辭時表示:“1979年1月7日的歷史性勝利,是越南和柬埔寨、以及全世界進步人民的共同勝利。那場胜利顯示出越南人民的意志和國際精神,彰顯了柬越兩國的忠誠友誼,以及越南人民、軍隊和越南共產黨對柬埔寨人民的全心全意的幫助。1979年的勝利,推翻了波爾布特種族滅絕式的政權,振興了柬埔寨國家,為柬埔寨的增長、發展、和平、獨立、中立和繁榮鋪平了道路。”

與此同時,數万柬埔寨民眾也在金邊奧林匹克體育場舉行了慶祝柬埔寨“重生”40週年的大會。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這座中國援建的體育場裡致辭時宣稱:“我們慶祝這個日子,是為了讓人民不要忘記波爾布特集團令人髮指的罪行。”1970年中國主席毛澤東和柬埔寨紅色高棉頭號領導人波爾布特和高官英薩利(右)。

洪森的蛻變

類似的紀念儀式在金邊已經舉行了40年,但是,與幾十年前不同的是,洪森在發言中不再提及中國。當年,在上世紀80年代的集會上,洪森經常在感謝越南解救了柬埔寨人民之後,不忘“痛斥中國是一切邪惡勢力的根源”。

然而,自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金邊與北京的關係逐步改善之後,洪森就不再“痛斥中國”了。實際上,近幾年來,隨著中國對柬埔寨的投資和援助的急速增加,柬埔寨與中國關係的升溫也是有目共睹的。在洪森口中,中國已不再是“邪惡之源”,而儼然成為柬埔寨“最值得信任的朋友”。2010年12月13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右)與來訪的柬埔寨首相洪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2018年6月18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抵達柬埔寨金邊的和平宮,準備會見柬埔寨首相洪森。

新年伊始,洪森沒有去河內參加40週年的紀念儀式,而是在1月20日出訪了中國。在北京期間,洪森參觀了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大型展覽,慰問了在華讀書的柬埔寨留學生,會見了中國領導人,並從中國領導人那裡得到了一筆今後三年40億人民幣的無償援助。

作為對中國經濟援助的回報,近年來,柬埔寨已先後數次在東盟首腦會議上站在中國的立場,阻止了東盟就南中國海問題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南中國海爭端的主要聲索國之一就是扶植洪森上台的越南,洪森政府的立場顯然會得罪這個曾經的“靠山”。因此,儘管在國內反對派的眼中,洪森仍然被視作“越南的傀儡”,但在西方觀察家們看來,洪森已經蛻變為“中國的傀儡”。

越柬關係生隙

柬埔寨與中國關係的靠近自然而然地影響到越柬之間的“傳統友誼”。近年來,柬埔寨國內發生過多起大規模的“反越”示威活動。2014年,當越南國內因中國在南中國海爭議海域進行石油鑽探而引發“反華騷亂”時,柬埔寨境內也爆發了抗議越南“血汗衣廠”的活動。

去年6月,越南多地爆發了反對政府向外資企業租借土地99年的抗議遊行,矛頭直指中資企業;幾乎在同時,柬埔寨同樣爆發了抗議政府對外企長期出讓土地的遊行,而抗議的矛頭則指向越南企業。

《亞洲時報》專欄作者胡特(David Hutt)不久前發表了一篇題為“越南是如何失去柬埔寨,而中國又是如何贏回柬埔寨的”的文章,指出“有跡象表明,柬埔寨與越南之間的關係正在惡化,主要是因為北京現在篡奪了河內曾經在柬埔寨所扮演的角色。”

他在文章中列舉了幾次事件,包括柬埔寨半官方喉舌媒體負責人抱怨越南官員“看不起柬埔寨”,並公開反對向越南企業租讓土地。此外,在去年柬埔寨大選前期,洪森陣營曾抹黑反對派領導人與越南密謀,並指責反對派“才是真正的越南傀儡。”

有觀察人士分析道,很顯然,洪森認為,他可以從中國那裡得到比從越南得到的多得多的經濟援助,轉向中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柬埔寨資深政治分析家倪米斯(Meas Nee)則認為,洪森政府官員對越南的強硬言論可能已經顯示出,兩國之間正在發生著外交分裂。他在接受《金邊郵報》(Phnom Penh Post)採訪時說:“從大的視野下看,(越柬)一個在靠向美國,另一個在靠向中國。”

大國關係靠中日

外界認為,儘管柬埔寨與越南的關係出現了裂隙,但是,在短期內,兩國不會公開撕破臉皮。去年年底,有媒體報導,中國正在遊說柬埔寨政府,希望在柬埔寨沿海建立一個海軍基地。這一說法遭到洪森以及其他官員的矢口否認。2018年12月,在出訪越南期間,洪森反復向越南總理阮春福強調,該消息是“假新聞,是謊言,是蓄意破壞”。從中不難看出,越南對中國在柬埔寨建設軍港深感擔憂,而洪森則不願挑起越南的敵意。

柬埔寨戰略研究所聯合創始人、副所長常•萬納瑞斯(Chheang Vannarith)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郵件採訪時表示:“柬埔寨高度重視與越南、泰國等鄰國的關係。”他強調,柬埔寨的外交政策應該是永久中立、不結盟、和平共處,不與他國簽署軍事契約,也不會允許在本國土地上設立外國軍事基地。

有分析人士擔心,未來的柬埔寨可能成為大國代理人之爭的舞台,柬埔寨與中國關係過於親近,或許會造成柬埔寨在國際社會中的孤立。

去年大選前後,洪森政府因打壓反對派人士、解散反對黨而受到歐美等國不同程度的製裁。歐盟撤銷了予以柬埔寨的貿易優惠政策,對從柬埔寨進口的大米等產品開始徵稅。而就在歐盟開始對柬埔寨大米徵稅的前幾天,也就是上個月洪森訪華期間,中國宣布了將進口柬埔寨大米的配額增加至每年40萬噸。

柬埔寨的學者並不擔心柬埔寨會被孤立。萬納瑞斯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在涉及到與大國的外交關係時,柬埔寨優先考慮的是中國和日本。畢竟,到目前為止,柬埔寨僅簽署了兩項全面的戰略合作夥伴協議,其中包括2010年與中國和2013年與日本簽署的協議。”同時,萬納瑞斯並不認為柬埔寨應該選擇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他強調,在亞太地區衝突的大背景下,從柬埔寨的角度來看,以美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和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都不是最佳選擇。要想維護地區的穩定,以東盟為中心的區域秩序才是柬埔寨的首要選擇。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