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撤軍阿富汗 中國想取而代之或為時尚早


在美軍撤離位於阿富汗帕爾萬省的巴格拉姆美國空軍基地後,基地內停放的車輛。(路透社2021年7月5日)
美國撤軍阿富汗 中國想取而代之或為時尚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5 0:00

在美國即將完成在阿富汗的撤軍行動之際,中國似乎正覬覦擴大自己在阿富汗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影響力。但分析人士指出,美軍撤離後阿富汗的安全形勢和政治格局將面臨很大變數,北京很可能會陷入兩難境地。

美國總統拜登7月8日就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發表講話。他說,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任務將在8月31日結束。在此之前,美國中央司令部7月6日宣布,美國駐阿富汗部隊已完成90%的撤離。

美國總統拜登2021年7月8日在白宮東廳就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一事發表講話。

美軍撤離,中國看到機遇

據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 (Daily Beast)援引未具名的阿富汗消息人士的話報導,中國已準備在美國領導的聯軍完成撤離後將“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延伸至阿富汗。一個正在擬議的計劃是修建一條連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至巴基斯坦白沙瓦的高速公路。

阿富汗地處中亞,與中國新疆接壤,是連接中國與歐亞大陸的重要國家,對於中國實施其關鍵的“一帶一路”計劃具有重要地緣戰略意義。投資總額62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正是“一帶一路”的一部分。

《每日野獸》的報導說,過去五年中國一直有意把阿富汗納入其“一帶一路”計劃,但喀布爾礙於美國的存在沒有批准任何項目。現在,隨著美軍的撤離,中國看到了機會。上月初,中國與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以視頻的方式舉行第四次三方外長會議。三方發表的聯合聲明承諾,將進一步深化和拓展和平、政治、經濟、互聯互通、安全反恐等領域合作。聲明還特別提到阿富汗推進互聯互通建設和通過瓜達爾港及地區其他港口開展轉口貿易取得的進展。

威爾遜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亞洲項目副主任、南亞研究高級研究員邁克爾·庫格曼(Michael Kugelman)對美國之音表示,美軍撤離阿富汗無疑會給北京帶來了一個戰略機遇,去填補美軍撤離後的真空,但前提是阿富汗的安全問題得到解決。他說:“我認為,阿富汗人想要得到承諾,我的意思是,他們希望看到國際社會的承諾,特別是在發展支持方面。而這是中國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如果它對安全局勢有足夠的保證的話。”

一名阿富汗安全官員檢查在喀布爾火箭彈襲擊嚴重損壞的汽車。(2020年11月21日)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高級研究員、中國項目主任孫韻表示,過去十年來中國在阿富汗幾乎沒有任何重大項目,其原因恰恰是因為阿富汗的安全形勢沒有得到根本上的好轉,而並非是美國的存在。在美軍8月底完成撤離後,阿富汗的安全局勢很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她說:“中國過去十年對阿富汗的投資和經濟合作上面非常有限,原因不是美國仍然在阿富汗,有駐軍或者說美國仍然在阿富汗有安全存在,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阿富汗國內的安全形勢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也沒有發生好轉。所以,我覺得美國撤軍以後,阿富汗國內的安全形勢可能會出現一個急轉直下,繼續惡化。這樣一個形勢下,那我覺得中國不會利用這樣一個機會把自己的經濟投資大規模地往這樣一個國家來注入。”

北京的矛盾心態

自阿富汗戰爭爆發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對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和駐軍持批評立場,認為這場戰爭不僅背離了打擊恐怖主義的初衷,而且美國的存在操控並干涉了阿富汗內政,是地區不穩定的根源。但隨著拜登政府推進從阿富汗的撤軍行動以來,北京又批評美國是“一走了之”,“不負責任”。

孫韻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對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的矛盾心態由來已久。

“中國對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跟安全存在是有不滿情緒的,因為它畢竟在一個地緣政治的核心區相當於是打進了一個很大的楔子,”她說,“後來從這個形勢的發展來看,中國也認為美國在這個地區的存在確實對全球應對恐怖主義的努力有很大助力。”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7月3日在北京清華大學出席世界和平論壇發表主旨演講時說,“美國作為阿富汗問題的始作俑者,應當以負責任的方式確保局勢平穩過渡,不能甩鍋推責,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亂,因撤生戰。”

中國擔心持續的阿富汗危機會破壞它所說的在新疆打擊恐怖主義的成果。北京將暴力事件歸咎於來自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叛亂分子,並且近年來在越來越多的侵犯人權的指控下,對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進行了大規模的鎮壓。據估計,在新疆拘留營被關押的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人數約100萬。

史汀生中心的孫韻認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在阿富汗的首要戰略利益仍是維持局勢的穩定。她說:“我覺得中國在阿富汗問題上仍然認為,美國對阿富汗的安全是負有重大責任的。所以如果美國'一走了之',反而阿富汗國內的亂局愈演愈烈,而且在地區產生溢出效應的話,這個會被中國認為是阿富汗最糟的一個局面。”

與塔利班合作規避安全風險?

但北京似乎已經找到了規避安全風險的辦法,那就是通過巴基斯坦與塔利班合作。據《金融時報》報導,北京方面已經與塔利班舉行了秘密會談,謀求通過巴基斯坦這條渠道提供資金,與塔利班合作重建阿富汗的基礎設施。巴基斯坦是中國最重堅定的盟友,被中國官方稱為“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在民間被稱為“巴鐵”。在另一方面,巴基斯坦與阿富汗政府的緊張關係加劇,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指責伊斯蘭堡對塔利班的秘密支持是導致該組織迅速轉守為攻,在阿富汗攻城略地的幕後推手。巴基斯坦官員對這些指控予以否認。

自5月份阿富汗政府軍與塔利班的戰事擴大以來,塔利班勢如破竹,已佔據了阿富汗34個省份的17個。

威爾遜中心的庫格曼說:“巴基斯坦可能對中國有幫助的地方是,利用其影響力和與塔利班的聯繫,試圖與塔利班達成某種形式的諒解,允許中國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地區或其有影響力的地區參與基礎設施項目。我認為,中國有可能將巴基斯坦視為與塔利班進行對話的一個有用的對話者,以便在阿富汗創造一種狀態,使中國有更多的機會來建立其'一帶一路'倡議。”

阿富汗塔利班武裝分子和居民站在阿富汗國民軍(ANA)的一輛裝甲悍馬車上,慶祝開齋節第三天在坎大哈省邁萬德地區的停火。(2018年6月17日)

《金融時報》的報導引述另外一名知情人士的話說,作為回報,北京方面會要求塔利班限制其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簡稱“東伊運”)的聯繫。北京稱“東伊運”由“維吾爾恐怖分子”組成,在新疆實施了多起恐怖主義活動。美國特朗普政府去年取消了對“東伊運”的恐怖組織定性,招致北京強烈不滿。

但庫格曼認為,北京方面與塔利班的對話仍屬於探索階段,由於雙方的意識形態與價值觀差異巨大,特別是中國政府在新疆系統性大規模迫害維吾爾穆斯林,北京與塔利班的潛在合作將面臨很多變數。

“顯然,中國將有一個戰略機會來填補美國撤軍後留下的真空,但我認為我們不應該誇大中國的機會,”他說,“我認為中國介入並取代美國的看法是有點問題的,因為在這個非常混亂的安全局勢中,中國人能夠做的只有這麼多。他們說過,即使有美軍在當地,他們也會(對安全)感到擔憂。”

(美國之音駐伊斯蘭堡記者古爾對此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