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與蒙古聯手對抗中國威脅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索契會見到訪的蒙古總理呼日勒蘇赫。(2019年12月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蒙古很可能成為由俄羅斯所主導的一個重要安全條約的成員。有分析認為,為抵制中國威脅,同時恢復前蘇聯勢力影響,蒙古在今天的俄羅斯外交中所佔位置日益重要。

提升與蒙古關係邀蒙加入安全組織

俄羅斯上議院聯邦委員會7月8日全票表決批准了與蒙古的睦鄰友好和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協議。下議院國家杜馬兩個多星期前也同樣批准了這一協議。雙方互換協議文本後,協議將正式生效。

這是俄羅斯為進一步加強和提升與蒙古關係所邁出的最新一步。俄羅斯為此所做的另一個重大舉動是,邀請蒙古加入由俄羅斯所主導的集體安全防務組織,。

負責東亞事務的俄羅斯外交部亞洲第一局局長基諾維耶夫幾天前在上議院發言時表示,蒙古已被邀請加入集體安全防務組織,此舉對俄羅斯國家利益至關重要,蒙古領導層對邀請持肯定同意態度。基諾維耶夫還表示,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式加入上海合作組織後,多年一直是觀察員身份的蒙古也有意成為上合組織的正式成員。

俄羅斯駐蒙古大使阿基佐夫去年年末在蒙古總理訪問莫斯科時也表示,集體安全防務組織展示出了效率,蒙古領導層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蒙古未來完全有可能成為這個組織的新成員。

集體安全防務組織在蘇聯解體後成立,成員都是獨聯體國家。但阿塞拜疆和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為保持獨立,格魯吉亞因為與俄羅斯交惡都先後退出。這個組織目前的成員除了俄羅斯外還包括亞美尼亞、白俄羅斯,以及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因此蒙古被認為將成為這個組織的第一個非獨聯體成員。

集體安全防務組織成員可用較便宜的俄羅斯國內價格採購俄製武器。每年還在一些成員國境內舉行大規模軍演。最近幾年在吉爾吉斯和塔吉克境內的軍演中,俄羅斯特別把能攜帶核彈頭的伊斯康德爾戰術導彈一度分別運進這兩個國家。

劍指北京蒙古或再被利用

蒙古未來加入集體安全防務組織後,一旦在蒙古境內舉行類似軍演,俄羅斯如果同樣把伊斯康德爾戰術導彈系統運進蒙古,無疑直接威脅中國首都北京,中國那時如何反應肯定引人關注。

與中國交惡後,前蘇聯曾在蒙古部署過重兵。形勢最緊張時,以毛為首的中共領導層甚至一度離開過北京分散辦公。二戰結束,蘇聯紅軍出兵中國,以及1969年蘇中邊境武裝衝突後,在蘇聯軍方當時設想的進攻中國方案中,都曾優先選擇從蒙古作為主要的出兵中國方向。

恢復蘇聯影響幫蒙古對抗中國

一些俄羅斯政治評論人士說,普京最近幾年一直在推動恢復蘇聯影響,特別是今天能源價格大幅下跌,經濟受到疫情沉重打擊,普京的民意支持率不斷下降之際,為轉移國內不滿情緒,普京會更積極打重塑俄羅斯大國地位的牌。在這一背景下,過去曾是蘇聯勢力範圍的蒙古自然被被提上日程。

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互聯網媒體《觀點報》說,集體安全防務組織成員都有各自目標。亞美尼亞想對抗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三個中亞國家想應對來自阿富汗的威脅和極端伊斯蘭勢力,而蒙古加入集體安全防務組織顯然是為了對抗來自中國的安全威脅。

帶有強烈反美反西方色彩,時常被中國媒體引用的《觀點報》說,蒙古土地遼闊,但人口稀少,同時擁有豐富礦產資源。因為達賴喇嘛訪問,中國曾懲罰蒙古,讓蒙古被迫低頭。新冠疫情爆發後,蒙古又向中國贈送大批綿羊示好,但中國從不把蒙古當成平等的朋友,甚至是主權國家看待。

夾在中俄之間蒙古對俄日益重要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蒙古夾在俄羅斯與中國之間,這使蒙古在俄羅斯外交中的份量今天變得越來重。

格羅津:“無論是對俄國人還是對中國人來說,蒙古所在的地理位置就如同必須要經過的十字路口,具有特別重要意義。特別是中國正推動一帶一路,離開蒙古無法實施。另外就是蒙古的礦產資源,也非常重要。”

分析人士說,與蒙古聯手,俄羅斯可對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施加影響。一個類似的案例是,俄羅斯插手吉爾吉斯鐵路系統後,一帶一路項目旗下的興建從中國經吉爾吉斯到烏茲別克斯坦的鐵路項目因為選用俄羅斯軌距還是中國軌距爭吵,以及圍繞投資、經濟效益和安全等系列問題出現分歧至今停滯不前。

俄羅斯正與中國聯手對抗美國,但中國國力的日益強大更讓俄羅斯擔心對中國的依賴也會越來越深,此時蒙古對俄羅斯變得特別重要,加強同亞洲的印度、越南、蒙古等國關係,能避免俄羅斯過於倒向中國,起到平衡俄中關係的作用。

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6月末討論與蒙古的睦鄰友好和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協議時,主管東亞事務的俄羅斯副外長莫爾古洛夫說,俄羅斯與越南、印度、中國都簽署有類似協議。

莫爾古洛夫說,俄羅斯高度重視對蒙關係,蒙古社會同樣有共識希望與俄羅斯走近。

加強安全合作甦蒙傳統關係再被提起

蒙古不久前舉行了議會選舉,執政的蒙古人民黨大獲全勝,繼續保持了最近幾年形成的在議會中擁有絕大多數席位的優勢。蒙古人民黨的前身是親蘇,曾在蒙古執政數十年,信奉馬列主義的蒙古人民革命黨。蒙古人民革命黨上個世紀20年代組建時,獲得了布爾什維克和蘇共,以及共產國際的鼎力支持,其建黨成員當時都反對中國積極推動蒙古獨立。

中國在蒙古擴大影響的同時,俄羅斯與蒙古在安全領域的合作也在加強,高層互訪更頻繁。俄羅斯與蒙古每年都輪換在對方境內舉行大規模軍演。俄羅斯還向蒙古贈送武器裝備,訓練軍人軍官。

俄羅斯總統普京去年9月訪問蒙古,雙方當時聯合舉行了紀念諾門罕戰役80週年活動,兩國都強調肩並肩的戰鬥友誼和兄弟般的雙邊關係。1939年的諾門罕戰役發生在蒙古與中國邊境地區,蘇聯紅軍當時擊敗日本關東軍。這場戰役對後來納粹德軍入侵蘇聯後,日本未能出兵蘇聯產生重要影響。正是在普京的這次訪問中,雙方簽署了睦鄰友好和戰略夥伴關係協議。

這份協議中有專門條款強調國防安全和軍事技術合作在兩國關係中的重要意義,同時提到不簽署反對另一方的協議,或是加入反對另一方的同盟,彼此之間的經濟政策也應透明。

讓蒙古繼續依賴俄普京出新牌

蒙古總理去年12月份訪問了俄羅斯。雙方當時在電能合作領域簽署了有關文件。蒙古幾年前有意興建水電站,中國公司也可能參與其中,但水電站項目遭到俄羅斯的反對。俄羅斯批評蒙古在貝加爾湖的上游水域興建水電站將嚴重破壞貝加爾湖生態。但與此同時,俄羅斯卻提出讓蒙古的電能供應繼續依靠俄羅斯。

俄羅斯目前利用集體安全防務組織在安全領域控制前蘇聯地區。在經濟領域施加影響的工具則是普京親自推動的歐亞經濟共同體。歐亞經濟共同體的成員同樣包括亞美尼亞、白俄羅斯,以及幾個中亞國家。蒙古未來可能同歐亞經濟共同體建立自由貿易區,雙方正為此展開談判。

蒙古和中國軍隊都參加了最近舉行的莫斯科紅場閱兵。俄羅斯與中國和蒙古同時還有三方互動機制。喜歡打能源牌,把天然氣當成武器的普京不久前表態,他支持建設從俄羅斯經蒙古到中國的新的天然氣管道方案。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