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中關係新挑戰:加拿大禁止從中國進口強迫勞動產品


加拿大外長商鵬飛。(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2 0:00

針對中國在新疆維吾爾族人的侵犯人權行為,加拿大政府本星期出台一系列新措施,包括禁止本國公司與涉及維吾爾人強迫勞動企業的生意往來。同時,中國對維吾爾人的壓迫以及扣押兩名加拿大人的人質外交等做法,導致加拿大民間對中國的印象惡化,近半數的人主張減少同中國的貿易往來。

星期四,參與加拿大中國人權政策研討會的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拉希馬·馬赫穆特(Rahima Mahmut)在回應這一消息時表示,歡迎加拿大的做法,但這只是第一步。

她表示:“明確針對侵害維族人人權的個人與實體進行製裁是非常重要的,美國已經這樣做了,為什麼加拿大和英國不可以呢?我們希望自由世界能夠仿效。”

星期三,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就此在官網上進行了回應,稱“這純粹是一出鬧劇”,“強烈譴責”加方在新疆問題上的錯誤行為,並稱加拿大的做法是在“壓制新疆發展並干涉中國內政”。

加拿大關注維吾爾人人權問題

加拿大外交部長商鵬飛(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以及國際貿易部部長伍鳳儀(Mary Ng)共同宣布的這一系列措施中包括了: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生產產品,要求加拿大公司保證不向中國出口可能用於監視、侵害人權的產品,政府會提供與新疆相關實體商業諮詢,以及進行強迫勞動和供應鏈風險調查等。

加拿大外交部的聲明稱,有報告顯示,大量新疆維吾爾人被轉移到中國各地工廠,並被強制勞動,這些行為影響了各個行業的全球供應鏈。報告還指出,加拿大嚴重關切中國侵犯維吾爾族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的人權,包括對他們進行強制性監視、大規模任意拘捕、酷刑和虐待。

伍鳳儀在聲明中表示:“政府致力於確保加拿大公司無論在何處經營,都秉承加拿大價值觀。”

加拿大對於中國維吾爾人人權的關注由來已久。去年11月,加拿大駐聯合國大使鮑勃·雷(Bob Rea)曾公開呼籲,中國政府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符合聯合國定義的“種族滅絕”,要求國際社會就此展開調查。

而針對中國人權問題,前加拿大金融與自然資源高級官員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告訴美國之音:“加拿大政府可以做得更多,比如使用《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

2017年底,加拿大通過了對侵害人權的官員個人進行製裁的“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目前,加拿大的製裁名單上大約有七十個人,包括俄國及沙特官員,但尚未包括任何中國政府官員。

不過,加中貿易促進會的總法律顧問紹威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這是加拿大政治層面的一種不得不做的表態。中國西北地區和加拿大做生意的總量很小,所以,(這項舉措)對加拿大和中國貿易來說,影響不會很大。”

“加拿大經濟沒有想像中那樣依賴中國”

在加拿大,一提起與中國的關係,討論的中心問題就是人權與經濟如何平衡。

加拿大獨立智庫麥克唐納-洛里埃研究所(Macdonald Laurier Institute)項目總監、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舒瓦洛·馬朱達爾(Shuvaloy Majumda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首先表示,加拿大的對外貿易中,80%以上是與美國的貿易,而與中國貿易只佔加拿大外貿總量的4%左右。加拿大經濟並不像很多政策制定者宣稱的那樣依賴中國。

他舉例說,於此相對應的是澳大利亞,它與中國的貿易占了其貿易總量的33%。

馬朱達爾說:“澳大利亞有許多實際的擔憂需要解決。他們應對中國的長遠計劃是,經濟上的戰略合作,外交上的謹慎冷靜控制,而且與西方國家聯盟。”

他認為,加拿大不應該把自己定位於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國家,而應該看到國際社會有很多國家和加拿大一樣,希望抵消中國的經濟控制。

但紹威律師認為,就他的觀察,加拿大與中國關係上,政治與經濟兩副牌似乎是可以分開打的。

他說:“無論是最近的香港問題,還是新疆問題,無論雙方民意的好惡程度如何,加中雙方的貿易實際上並沒有受到重大影響。特別在2020年,加拿大的對外貿易總量下降很大,但是與中國貿易的百分比反而有所上升。這說明,雙方經濟的互補性,雙方市場的需求還是有的。”

民調:45%加拿大人希望減少與中國貿易

去年12月底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45%的加拿大受訪者認為,政府應該減少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只有10%認為,應該增加與中國的貿易往來。

有意思的是,從地區分佈上看,西部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東部安大略省受訪者中,希望“減少與中國貿易”的人數比例最高,同樣為46.6%,而這兩個省的溫哥華和多倫多是華裔移民最集中的城市。

加拿大人對中國印像明顯變壞是在孟晚舟事件之後。2018年年底,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了華為的財務總監孟晚舟,中國隨後扣押了“加拿大兩名麥克”,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麥克·斯帕佛(Michael Spavor)。

加拿大政府一直指責中國這是人質外交。而去年年中的一項民調顯示,只有14%的加拿大人對中國持正面印象。

加拿大需要應對中國的長期戰略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去年就表示,會重新審視與中國的關係,並為此在議會成立了加中關係委員會,但他的新對華政策一直沒有出台。

新的一年裡,除了新疆問題,加拿大政府還會繼續面對香港問題,是否禁止華為5G,以及拖了兩年多的孟晚舟引渡案和“兩名麥克”的問題。

與前幾年相比,加拿大政界、學界、以及民間都有不少人呼籲特魯多政府採取更強硬的中國政策。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認為:“兩國關係已經出現轉變,一是信任問題,二是中國的意圖。加中關係曾經是友好的,但現在,中國開始扣押加拿大人質了,所以,信任已經沒有了。第二是,中國的意圖。中國的意圖很清晰,是要成為超過美國的軍事超級大國。作為美國的盟友,加拿大需要改變對華策略。

馬朱爾達表示,這幾年,人們目睹了中國對內對外做法上的變化,中國把貿易當作武器。加拿大應該認真考慮自己在泛太平洋地區整體利益,以及應對中國的長期計劃。

而律師紹威則表示,加中經濟關係應該有進步的空間,比如未來在氣候變化,以及預防大流行病方面的合作。

但他也承認,最近幾年,加拿大對中國看法改變了,中國對外政策改變了,面對的國際社會局勢也不同了,所以,雙方沒有達成明確的、可執行的貿易協議。

最後,他以下棋來比喻加中關係,他說:“加中的關係不能像以前那樣,下成跳棋或是像棋,而是應該下成圍棋,這樣雙方多了想像的空間,佈局的空間,有更多騰挪的餘地,而不是將死在那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