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拿大期待與拜登政府合作:釋放兩名麥克 共同應對中國挑戰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6 0:00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本星期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通話,商討了加美可以在國際政治和經濟議題上的合作,哈里斯更是明確承諾,會“盡一切努力救出兩名加拿大麥克” - 這句話一下子成了加拿大幾大傳媒​的頭條。

美國總統拜登和新任國務卿布林肯在不同場合表示,美國將重回多邊主義,會修復與傳統盟友的關係,希望“以榜樣的力量來領導世界” - 加拿大對美國的這一政策變化普遍感到舒了一口氣。

加拿大西部卡爾加里大學中國研究所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en Houlden)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加拿大是美國的親密同盟,從經濟的角度,從國家安全的角度,我們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美國對中國政策會給加拿大帶來巨大的影響。”

加拿大新民主黨(NDP)聯邦議員、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CACN)副主席傑克·哈里斯(Jack Harris)分析說:“總體來說,拜登奉行的多邊主義政策也是加拿大一向支持的。而且,他的政策更可預測。”

不過,加拿大和平與外交機構研究員扎克·派京博士(Zachary Paikin)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認為,加拿大人應該意識到,拜登上台並不代表“會回歸人們熟悉的常態”,世界在變化,美國也在變化。在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日漸增強的情況下,美國的保護主義在增加,對未來的多邊主義帶來挑戰,加拿大需要有意識地保護自己的利益。

希望拜登政府出手救出兩位麥克

拜登上任後,致電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就是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而許多加拿大人關心的是,特魯多是否直接向拜登要求幫助,釋放被中國關押的兩名麥克。

聯邦議員傑克·哈里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兩名麥克被中國扣押是加拿大依照美國要求逮捕孟晚舟的直接後果。他說:“據我所知,有些幕後的談判正在進行,希望拜登政府能夠出手相助。”

本週三,加拿大駐美國大使米爾曼(Kirsten Millman)也證實說,正與中方"進行嚴肅的溝通",並且得到了美國方面的承諾,會幫助兩名麥克獲釋。

2018年底發生的孟晚舟和兩名麥克事件,令加中關係跌入五十年來的谷底,中國對加拿大進行了各種經濟上的製裁,兩國高層的溝通陷入停頓。

而這一最新進展無疑給事件的解決帶來希望。

就孟晚舟引渡案,加拿大媒體進行過詳細分析。美國法院於2018年8月下旬發出對孟晚舟的逮捕令,之後三個月的時間,孟晚舟曾經出現在九個與美國有引渡協議的國家,包括了英國、日本、法國等。但最終,美國司法部門等到12月初,向北方鄰居發出了扣押孟晚舟的正式請求。這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加美兩國的引渡協議有很長的歷史,建立了信任和合作機制。而加拿大僅僅是遵守了與美國的協議。

按照侯秉東教授的推測,如果美國和孟晚舟的律師團隊達成某項協議,或是美國決定更集中精力調查華為公司,而不是孟晚舟個人,都可能會給事件帶來決定性的轉機。

共同應對中國挑戰

新任美國國務卿布肯林形容中國對美國構成“最重大的挑戰”。

加拿大議會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的副主席傑克·哈里斯在形容加中關係時,也使用了同樣的詞彙。他說:“應該是挑戰。中國在人權問題上給世界帶來挑戰。”

他也直接承認,加拿大政府希望救出兩名麥克,還希望在人權問題上,包括新疆、香港等議題上對中國施壓,但是,加拿大單方面的力量是不足夠的,我們需要國際上的合作力量,尤其美國。

在中國扣押了兩名麥克之後,加拿大政府於2019年12月成立了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主要研究兩國關係中存在的挑戰,除了兩名麥克的問題,還就中國在加拿大的間諜活動、威脅異見人士、香港問題,新疆問題等進行了聽證。

可見,在中國議題上,加拿大、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面臨的挑戰是相似的。

侯秉東教授表示:“總統拜登可以與美國的忠實同盟和朋友繼續合作,這是過去四年美國政策中缺乏的。這會令北約更強大,給西方國家在政策上的協調一致帶來可能,帶來領導力。”

最近,加拿大政府接連就接受香港移民、禁止中國強迫勞動產品作出了新規定。而接下來,加拿大政府需要面對如何幫助三十萬持有加拿大護照的居港人士,是否需要修改港人難民申請程序,以及是否正式認定中國在新疆的政策是種族滅絕等議題作出決定。

在加拿大,針對中國的民意也是任何政黨都不能忽視的一股力量。過去半年中的民調顯示,加拿大人對中國持有好感度只剩下了14%,而且,有45%的受訪民眾表示加拿大應該減少與中國的貿易。

侯秉東教授認為,儘管拜登與他的前任在很多事情上觀點和做法不同,但是,對中國強硬目前是華盛頓的兩黨共識,這將會體現在他的外交政策上。

保護加拿大利益

加拿大與美國分享世界上最長的陸路邊境線。2019年,加拿大與美國的貿易額佔了貿易總量的75.4%,而與中國的貿易僅佔加拿大貿易總額的3.9%。

不過,在加拿大與美國多年的經濟合作中,從軟木到奶製品,各種貿易爭執也是一直不斷。拜登上任伊始,簽署總統行政令,取消了從加拿大西部省份阿爾伯達到德州的石油輸油管,這令加拿大中部與西部的產油省份感到不滿。同時,拜登的經濟政策中強調的“買美國貨”,令加拿大人擔心美國在經濟上趨向保護主義。

扎克·派京博士的分析是,拜登上任,加拿大隻是得到短暫的喘息機會。加拿大必須未雨綢繆,找到更恰當的歐亞-太平洋地區整體策略。

他說:“加拿大需要讓經濟夥伴更加多元化,拓展全球性市場,而不單純依賴傳統的貿易支柱夥伴。”

侯秉東教授認為,與澳大利亞的狀況相比,加拿大與中國的貿易比例非常小,關鍵時刻,這或許讓加拿大免於受到中國的經濟控制。

至於取消奇斯通輸油管建設,他認為,這個項目在加拿大人中也有很多反對的聲音。在關注氣候變化,發展清潔能源問題上,特魯多與拜登政府的看法是一致的。

聯邦議員傑克·哈里斯表示,儘管與中國存在巨大的分歧,但加拿大並不希望出現冷戰式的隔絕。我們需要中國合作,解決世界面臨的問題,比如氣候變化與應對大疫情,但我們需要改變與中國貿易方式,需要中國尊重國際規則和人權。

他說:“我們必須幫助中國意識到,遵守國際規則對各方都有益處,包括中國也會受益。如果大家都遵守規則,即使出現分歧,合作依然可以繼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