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梵談判對台灣外交可能構成重大威脅

  • 詹寧斯

台灣駐梵蒂岡大使館(資料圖片)

分析人士說,中國和梵蒂岡最近數月一直舉行談判,最終有可能在六十多年後重新建交,這意味著教廷同台灣的外交關係很可能破裂,構成對台北日趨減少的國際外交的一次沉重打擊。

上個月,中國政府的宗教事務主管在這個龐大共產國家一個官方天主教會議上說,他希望梵蒂岡能夠通過適應中國社會,進而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中梵圍繞誰應具有主教任命權問題存在爭執,各方都尋求比對方擁有更多的影響。

一些分析人士說,梵蒂岡對台灣的承認有助於台灣向其它國家表明,台灣尊重宗教自由寧與中國的名聲完全不同,表明台灣再歐洲擁有中國不能夠得到的強大朋友。台灣的其它20個邦交國都是非洲、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上的小國,大多數是窮國。這些國家指望台灣提供發展援助。

中國認為實行自治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無權與它國建立外交關係。

吳重禮(Wu Chung-li)是台灣中研院的政治學研究員,他說: “作為一個小國,我們(台灣)依然必須同某些國家建立一些正式外交關係,這是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證明。我因此認為,梵蒂岡雖然是一個小國,但是對台灣具有非常深遠的政治和象徵意義。”

中國在1951年共產黨贏得內戰勝利兩年後同梵蒂岡斷交,那場內戰將國民黨趕到台灣,並且在當地重新建立了國民政府。

來自北京的新聞報導說,1951年以後,中國關閉教堂,囚禁神職人員。天主教徒只可以在官方認可而非梵蒂岡管轄的教堂參加宗教活動。中國1200萬天主教徒中,有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參與地下教會的宗教儀式。

在台灣,教宗方濟各被認為特別熱衷與中國建立關係,天主教通訊社去年10月說,雖然也面對承認台灣的挑戰,中國“是現任教宗的一個重點努力所在”。

台灣傳媒報導中國與梵蒂岡可能建交 (翻拍台灣聯合報)
台灣傳媒報導中國與梵蒂岡可能建交 (翻拍台灣聯合報)


台灣副總統陳建仁星期六在台北的一個記者會上說,中梵去年磋商主要集中在誰擁有主教任命權上。他稱梵蒂岡與台灣關係“很正常”,並表示中國天主教徒尋求與梵蒂岡的關係是有道理的。

陳建仁說:“我認為,(梵蒂岡)與台灣的關係繼續在穩固發展。至於梵蒂岡與中國之間的談判,我們認為,這對大陸的中國天主教會非常重要,因為每個天主教徒都希望得到梵蒂岡的祝福。”

中梵上個月本來有可能達成協議,但是一位北京政府支持但被梵蒂岡逐出教會的主教參加了新主教祝聖彌撒,因此雙方沒有達成協議。中梵去年年初曾經就此問題進行了溝通。

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副研究員法布里奇奧‧巴佐托說,台灣總統得以參加教宗葬禮,台灣與梵蒂岡關係被賦予了在國際上得到寶貴展現的機會。他還說,梵蒂岡對台灣的承認還給予台灣“道義上的承認”。

吳重禮說,與梵蒂岡的同盟關係還有助於台灣同6個以天主教為主的拉美國家的承認。否則,這些國家政府完全可以自行承認北京。中國不允許170多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承認台灣。

上個月,台灣失去了非洲的一個盟國,島國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島轉向了中國。

巴佐托說,中國一般並不急於同在羅馬市內佔地44公頃區域的梵蒂岡建交,但是鑒於同台北的蔡英文總統關係惡劣,中國可能會加快有關進程。

蔡英文去年5月就任以來拒絕將台灣視為“一個中國”的組成部分,令北京不快,北京視“一中”是任何對話的先決條件。北京尤其憤怒的是,蔡英文去年12月2日打電話給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加大了川普任職期間台美加強關係的可能性。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姜家雄說,梵蒂岡轉向中國將表明,蔡英文維持某種特別重要外交關係策略的失敗。他說,此舉也許會向某些人發出一個信號,即蔡英文應該尋找與中國開始談判的途徑。

在談到梵蒂岡與台灣斷交的可能性時,姜家雄說:“這將是很痛苦的,因為多年來我們一直試圖維持同梵蒂岡的關係。”不過,他謹慎表示,“教宗有興趣同中國建立關係,其原因只是因為中國大陸有許多天主教徒,只此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