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普京要把俄獨立人權團體趕盡殺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3 0:00


幾家有影響的俄羅斯老牌人權活動機構目前面臨生存危機。它們中有的經費枯竭,有的被巨額罰款,或是被下令關門。有分析認為,普京當局正加大對獨立的人權活動機構的壓力,期望它們銷聲匿跡。

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星期一宣佈開始公開募捐活動。這家最老的俄羅斯人權機構期望能以此緩解資金枯竭的難題,以便維持機構能繼續運轉。1976年由一批前蘇聯著名持不同政見者組建的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最近幾年來經費日益拮据。

俄羅斯在2011年末和2012年曾爆發大規模的反普京和反克里姆林宮民眾示威活動,之後,當局推動實施了外國代理人法。從那時起,這家俄羅斯人權機構拒絕一切外來資助,活動經費主要依靠俄羅斯總統針對民間團體贊助基金會的援助。

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的創始人之一和長期領導人阿列克謝耶娃去年去世後,這家機構的活動經費更加雪上加霜。由於來自官方的贊助現已中斷,目前機構的運轉主要依靠變賣阿列克謝耶娃所收藏的俄羅斯傳統瓷器的收入。

有30多年歷史的紀念碑人權組織也同樣陷入困境。這家有影響的俄羅斯人權機構一個星期前同樣啟動了公開募捐活動,期望能收集到足夠資金,支付高達560萬盧布,大約相當9萬多美元的巨額罰款。

9月份之後,紀念碑組織幾乎每個星期都會收到罰單,僅在12月5日和6日兩天就收到了8個罰單。當局和法院指控紀念碑人權組織違反外國代理人法,在社交網路和其他媒體上公佈有關史達林大清洗等資料時,沒有標注外國代理人的標籤。

紀念碑人權組織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前蘇聯民主化浪潮期間成立。這家機構除了從事人權活動外,更長期致力於史達林和前蘇共政權的政治迫害歷史研究,收集了大量歷史資料和檔案,同時還經常舉行各種相關活動敦促人們不要忘記歷史。

每年秋季,紀念碑人權組織都要舉辦史達林政治迫害受難者的紀念活動。首都莫斯科的活動尤其被各界關注。在莫斯科市中心前蘇聯秘密員警克格勃,目前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總部前的廣場上,民眾點燃蠟燭,排起長隊宣讀當年在史達林大清洗期間被處決人士的名單。

但當局對紀念碑人權組織的打壓也日益加大。這家組織在卡雷利阿的一名負責人目前被捕關押。雖然招致堅決否認和反對,當局仍然把紀念碑人權組織定性為外國代理人。

這家組織的一名領導人說,當局還開動了宣傳機器抹黑。兩家俄羅斯主要官媒,獨立電視臺和俄羅斯電視臺24頻道分別製作播放了一系列有關紀念碑組織的不實抹黑報導。

俄羅斯最高法院上個月滿足了司法部的起訴,下令關閉另一家老牌人權機構“捍衛人權運動”。俄羅斯司法部指責這家上個世紀90年代初成立的人權組織多次違反外國代理人法。“捍衛人權運動”幾年前也被當局列入了外國代理人的黑名單中。

俄羅斯資訊監管機構同樣指責“捍衛人權運動”在社交網路和媒體上公佈資料時,沒有打上外國代理人的標籤。“捍衛人權運動”現已被累計罰款1百90萬盧布。這家機構的領導人,今年78歲的著名人權活動人士波諾瑪廖夫去年被法院以參加非法集會為名判處25天的監禁處罰。

俄羅斯著名記者和歷史學者斯瓦尼澤說,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政治迫害,當局正在製造藉口,扼殺俄羅斯獨立人權組織的活動。

紀念碑人權組織領導人拉欽斯基說,這家人權機構將繼續活動。他認為,有別過去,時代不同,當局打壓時動用了另一種方式和工具。

拉欽斯基:“上個世紀30年代時,秘密員警當時控制了社會從上到下的各個角落。當局今天在施壓時,沒有那時的那些施壓工具,而是採取了另一種辦法。”

紀念碑組織另一名負責人切爾卡索夫說,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雖然曾獲得了官方的一些資助,但經驗表明,如果不按照當局想法發聲說話,當局就會加緊施壓。

一些獨立人權組織說,普京執政下俄羅斯目前所關押的政治犯數量已經超過了前蘇聯時代。

與此同時,克里姆林宮最近也對俄羅斯總統下屬的人權委員會實施改組。親克里姆林宮,幾年來為官方從事宣傳活動的媒體人法捷耶夫取代了自由派的菲多托夫擔任總統人權委員會主席職務。

許多觀察人士說,當局試圖用自己御用的所謂人權組織和人權人士取代那些獨立的人權機構和活動人士。總統普京甚至兩年前還出席了在莫斯科的名叫悲傷牆的政治迫害紀念碑的揭幕儀式。

但著名人權活動人士帕德拉比涅克曾批評普京一方面用這種方式包裝自己,另一方面加緊迫害,非常無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