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國安法下首屆書展 有書商自我審查仍克服恐懼售賣社運書籍


香港國安法下首屆書展 有書商自我審查仍克服恐懼售賣社運書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34 0:00

香港國安法下首屆書展 有書商自我審查仍克服恐懼售賣社運書籍

香港國安法下首屆書展 有書商自我審查仍克服恐懼售賣社運書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4 0:00

為期7日的香港書展星期三開幕,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停辦一年,今年成為《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一年後首屆書展,以往種類繁多的政論及社運書籍,今年幾乎絕跡。有參展商形容,國安法下香港進入”新時代”,亦帶來無形的恐懼,作為出版及參展商被逼自我審查,但仍然出售社運題材的書籍,希望透過書展讓市民知道社運書籍仍然存在,帶出克服恐懼的勇氣。另有參展商表示,今年是32年來形勢最險峻的一年,慨嘆全世界最大型的香港書展,在國安法之下產生白色恐怖的氛圍,參展商自我審查、人人自危,反映香港言論出版自由的萎縮。

為期7日的第31屆香港書展星期三(7月14日)正式開幕,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停辦一年,今年的書展是疫情、《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加上中共建黨百周年之下的第一次書展,參展商出售的書籍,反映香港言論出版自由如何受國安法影響備受關注。

少數參展商出售有關社運題材書籍

記者實地採訪觀察發現,以往種類繁多、諷刺時弊的中港政論及社運書籍,是多家出版及參展商在書展的”主打”書籍,書展亦成為香港政治社會氛圍的縮影,今年在國安法之下,批評中港時政的政論及社運書籍幾乎絕跡,亦反映了政治氛圍的變化。

今年國安法下首屆香港書展適逢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多家中資出版商攤位售賣有關中共百年黨史的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國安法下首屆香港書展適逢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多家中資出版商攤位售賣有關中共百年黨史的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2019年參與反送中運動,在6-12立法會衝突懷疑被警方催淚彈擊中右眼的前中學通識科教師楊子俊,去年不獲任教的拔萃女書院續約,他亦於去年7月辭任該校通識科教師一職。

被稱為”爆眼教師”的楊子俊以自身經歷撰寫《逆權教師》一書,他亦是”山道文化”創辦人之一,今年該公司在書展的參展攤位,成為極少數仍有售賣香港本地社運相關書籍的參展商,包括由前記者柳俊江紀錄他親身經歷的”721元朗襲擊事件”的《元朗黑夜》;因私下畫政治漫畫被學生舉報,被判”專業失德”開除教籍的"vawongsir" 撰寫的《假如讓我畫下去》,以及楊子俊自己的著作《逆權教師》等。

香港書展參展商楊子俊形容,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進入”新時代”,他亦被迫自我審查,但仍然出售有關社運題材的書籍,帶出克服恐懼的勇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書展參展商楊子俊形容,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進入”新時代”,他亦被迫自我審查,但仍然出售有關社運題材的書籍,帶出克服恐懼的勇氣。(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心理準備面對有人舉報等法律問題

楊子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形容,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進入”新時代”,亦帶來無形的恐懼,作為出版及書展的參展商他亦被逼自我審查,但仍然在書展出售社運題材的書籍,希望透過書展讓市民知道社運書籍仍然存在,亦有心理準備可能要面對有人舉報等法律問題。

楊子俊說:算是一個“新時代”吧,即是過(實施)了國安法之後,的確是多了很多新的規例,大家有很大的恐懼的,但是這種恐懼我們需要面對的,即是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出版商是想繼續留在香港,繼續出版這類書籍的話,大家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就是我們怎樣去面對這些法例,我們在做這些書的過程之間,其實都做了很多你可以說是自我審查的工作,即是檢查了很多次我們的內容究竟有沒有一些很危險的內容,或者違反任何法例,不單只國安法、任何一些可能是有機會犯法的地方我們都已經審查了,所以我們很有信心那本書其實經過了這麼多重“關卡”之下,仍然出來的話,其實已經相對安全的了,所以我自己作為出版商,看不到理由就是說,既然這些書這麼安全了,為甚麼不能擺出來呢﹖即是我們都明白今年的“風聲”,就好像說,可能擺一些書是關於社會政治題材的話就有一些風險的,但是我覺得不應該因為這個很無形的恐懼,就完全不做這件事情,亦都有些準備了假設真的有人來檢查,有人來可能要走法律程序,我們都有這樣的準備的。

國安法下書展“新風景”令人感到可惜

楊子俊坦言,國安法之下首屆香港書展,一些純政治的書籍、例如一些真的批評時政的書籍,包括評論有關中國及香港政治問題的書籍已經沒有參展商售賣,包括該公司亦沒有出售這些書籍,亦反映香港書展的轉變,他形容是今年的”新風景”,亦令人感到可惜。

楊子俊說:一些真的純政治的書籍、我定義純政治的書籍真是講時政的,真的批評時政也好、或者它做任何關於現在中國或者香港政治問題的書籍都好,那些書我是暫時未聽到說有那本書是擺出來售賣的,我們出版社也沒做這些書了現在,這次書展看到,所以的確是有些轉變的,以往大家可能、即是不只香港讀者,甚至可能有些來自中國大陸的讀者,或者其他地方的讀者,他們來香港是想買那些書籍的,因為中國大陸沒有,是香港仍然是一個出版基地,是出版那類的政治書,今年算是一個“新風景”,即是沒有這類書籍,這個都是相當令人覺得是可惜的環境,即是因為國安法或者其他法例的關係,令到一些人不敢去售賣這些書,但是我覺得是需要大家去面對這件事情,這是出由版業界共同去承擔。

冀帶出克服恐懼的勇氣

楊子俊表示,暫時不能夠定義國安法扼殺出版自由,因為暫時未有明確的案例是當局運用國安法限制一本特定的書籍不能出版,但是國安法帶來的恐懼扼殺了出版的空間,該公司有些關於反送中運動的書籍,完成設計、排版、編輯後,進入印刷階段被“卡關”,不能夠出版,結果幾乎血本無歸,他坦言這些恐懼令該公司不敢出版這類書籍,但他仍希望參與書展帶出克服恐懼的勇氣。

楊子俊說:因為這樣我想告訴大家,其實這類書不是大家想像得這麼危險的,不是說一關於社會政治題材,或者那個作者本身有些可能社運的參與,就代表那些書不可以面世,希望仍然我們可以透過這個形式告訴大家,這類書是仍然都需要存在的,可以給大家一種勇氣,即是覺得這些書其實都可以照賣的、可以照印的,希望將來出版業界的環境會好些。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今年國安法下的書展是32年來形勢最嚴峻,大部分參展商被迫自我審查,不敢再售賣時政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今年國安法下的書展是32年來形勢最嚴峻,大部分參展商被迫自我審查,不敢再售賣時政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蘋果停刊令書展參展商不再出售時政書

由第一屆香港書展開始從未缺席的“次文化堂”,曾經在書展發行《老懵董》、《掃把頭》等政治漫畫,諷刺時任特首董建華及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成為書展的賣點之一,而且該公司多年來都趁書展出版社會及政治議題的書籍。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國安法下首屆香港書展,很多出版商仍未清楚國安法的紅線,直至6月底《蘋果日報》在國安法下被凍結資金、多名高層編採人員被拘捕等壓力下被逼停刊,他亦隨即決定今年書展不再出售時政議題的書籍,他形容今年是32年來形勢最險峻的一年,很多參展商都被逼自我審查。

彭志銘說:譬如說這麼大間的《蘋果》都可以一晚之間消失,你說我們這些小的出版、或者小的公司,我們是不能夠面對、承受到那種麻煩,或者那種壓力,所以你既然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說是不是最險峻的一年呢﹗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我們自己有沒有違法,我們根據我們平時、以往的經驗,或者我們以前所做的方法,去做同樣的事情,都可能是會出事的,這樣的時候就大家沒有一個準則去知道、即是很陌生啊這個社會,這樣反而我們會很擔心自己會不覺意墜入這個法網,所以今年我們大部份的參展商、我們自己都有一個自己的自我審查,但是這個也是不好的,我們以前出版很自由的,現在去到一個自我審查,這樣我們就不帶一些比較敏感的書來書展了。

國安法下書展令全球看到出版自由萎縮

彭志銘表慨嘆,全世界最大型的香港書展,在國安法之下產生白色恐怖的氛圍,參展商自我審查、人人自危,反映香港言論出版自由的萎縮。

彭志銘說:因為香港書展是一個全世界最大、又有名的一個大型活動,它除了是一個大型活動之外,它有另外一個意義,就是這個書展是全球看到香港一個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一個象徵,好了,當如果大家我們參展商或者是一些書商,他們每一日面對都是這種危機感,這樣就讓人看到這個地方,是已經不是說那個出版自由或者言論自由,已經不是以前那麼自由了。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呼籲香港人堅持獨立思考,不要讓官方定義所有議題及辭彙的解釋權。(美國之音湯惠芸)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呼籲香港人堅持獨立思考,不要讓官方定義所有議題及辭彙的解釋權。(美國之音湯惠芸)

劉銳紹新書被叫停批白色壓力令人退卻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寫了一書關於中共建黨百周年與香港的書籍,當中有褒、有貶,從不同角度分析中共建黨百周年的歷史,結果在印刷階段被叫停,不能夠出版,他表示不會怪責任何人,批評是國安法之下產生的一種“白色壓力“造成的後果。

劉銳紹說:而在一個大氣候的情況之下,是令到很多人有一種無端的退卻的,這個我就覺得我們更加要追溯那個源頭了,那個源頭就是在於你官方的政策,以致你官方製造出來那個時件,讓人一個感覺,你不能夠講這個不是官方做的,你就掩蓋了“你雖不殺伯仁、伯仁為你而死”這個效果。

劉銳紹表示,今年書展他有兩本著作出售,包括《萬獸寓言》、《慾奴·牢獄》,其中《萬獸寓言》是描述香港、人類,以及世界大環境的問題。書籍內容有如“紅色寓言”,折射當代官場異象,希望透過寓言向香港人以及年輕一代,訴說如何在現時風高浪急的政治氛圍下“滑浪而過”。

香港書展中資出版商售賣中共百年黨史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治國理念的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書展中資出版商售賣中共百年黨史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治國理念的書籍。(美國之音湯惠芸)

呼籲香港人堅持獨立思考

劉銳紹又表示,在目前的環境下,香港人不應該被官方定義所有的議題的解釋權, 應該堅持獨立思考。

劉銳紹說:你怎樣保持這個獨立的思考,你一講“獨立”很多人怕的,我說不要被官方壟斷了這些辭彙的解釋權,你應該很理直氣壯地講,我們在講的“獨立”是包括“獨立包裝”、“獨立屋”、“獨立思考”,大陸都是這樣講的,為甚麼我們一定局限“獨立”是好像同政治有關的呢﹖這些要理直氣壯講出來,如果當局說你這樣都是有“影射”的,這個是“文字獄”,你就告訴它你能不能夠用法律來處理﹖我想它不致“瘋癲”到這樣處理吧﹗它只會用其他的旁敲側擊、旁門左道,這個就是要老百姓的心態裡面去處理了,那個心態就是我常常說,我現在在做的事情,我是“新三民主義”,拓展民智、壯大民氣、提高民技,回應政府政策的技巧,我不一定跟你對抗的,是不是﹖這個不是我厲害,共產黨教我的。

《動物農莊》等政治寓言書相當受年輕人歡迎。(美國之音湯惠芸)
《動物農莊》等政治寓言書相當受年輕人歡迎。(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生指國安法禁不了思想自由

在書展購買《動物農莊》等政治寓言書籍的18歲中六畢業生陳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喜歡這類書籍,因為書中的內容比較貼合現今的時代,她又表示,今年適逢中共建黨百周年,書展亦有相當多關於中共歷史以及習近平思想的書籍,她坦言對這些書籍沒有興趣,亦不擔心參展商自我審查令選擇減少,她認為國安法禁不到思想的自由。

18歲的中六畢業生陳同學(右三)與朋友一起逛書展,她認為國安法下書展的選擇少了,但是禁不了思想自由。(美國之音湯惠芸)
18歲的中六畢業生陳同學(右三)與朋友一起逛書展,她認為國安法下書展的選擇少了,但是禁不了思想自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同學說:因為思想很難被人禁的,即是可能如果講得太“直白”那些書,就被人禁就無話可說,譬如《元朗黑夜》都是寫100%真人真事,都是作者柳俊江親身經歷7-21事件,都不算是很敏感,而且現在都即是白衣人那個暴動案都在審理中,這些都是歷史的一部份,所以覺得都不會是很敏感。

香港書展主辦單位貿易發展局副總裁周啟良星期二(7月13日)在記者會表示,不會審查場內書籍,若有人投訴場內有書涉嫌犯法,會建議投訴人找相關執法部門,貿發局會充分配合。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