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機場反送中集會引發衝突 示威者向旅客致歉


8月14日繼續有反送中運動示威者無懼機場管理局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 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黑警還眼"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9:31 0:00


為抗議香港警察涉嫌在8-11尖沙咀清場行動中,近距離向一名女性急救員發射布袋彈,重創她的右眼球可能導致永久失明,大批反送中示威者星期一開始在香港國際機場靜坐集會。至星期二晚大批示威者懷疑有中國公安混入,發生爭執及打鬥,警方介入並一度向示威者舉真槍示警,並有多人被拘捕。連續兩日的集會導致機場癱瘓,大量航班取消,大批旅客怨聲載道。機場管理局星期三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不過,一批示威者仍繼續在機場集會,除了呼籲國際關注香港警察涉嫌使用過度武力,為重傷女急救員討回公道,亦向受機場集會影響的旅客道歉。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以電話連線報道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連續多日的反送中機場集會,導致香港國際機場癱瘓,機場管理局星期三(8月14日)早上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主要的內容是甚麼﹖有沒有示威者繼續在機場集會﹖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過去兩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黑警還眼”集會,由於示威者眾多,甚至堵塞機場離境大堂,導致大批旅客未能完成登機手續滯留香港,亦有大量航班取消,香港唯一的空中交通樞紐國際機場陷於癱瘓,星期二晚更發生爭執及衝突事件。

機場管理局星期三早上宣佈,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任何人亦不得在機場出席或參與任何在機場管理局指定地方之外舉行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臨時禁制令清楚表明,不可理解臨時禁制令為批准任何有違反公安條例的示威、抗議或公眾活動。任何人士忽視遵守或遵照臨時禁制令,或任何人士協助其他人違反臨時禁制令,可能會被控藐視法庭,並可能會被監禁或罰款,或可被提出執行程序以強迫遵守臨時禁制令。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示威者準備了道歉標語, 為過去兩日的集會癱瘓機場向市民及遊客致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示威者準備了道歉標語, 為過去兩日的集會癱瘓機場向市民及遊客致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機管局宣佈,由星期三下午2時開始,一號及二號客運大樓離港層落客區、機場快綫分別前往博覽館及市區的月台、地面運輸中心南面及北面緩坡道、以及連接富豪機場酒店的行人天橋將設立進出檢查點,禁制令會於今日起14天內有效。機場快綫前往機場及博覽館方向列車改為每25分鐘一班。

機管局隨即實施進出管制,在離境層外架設鐵馬,持有24小時內離港的機票或登機證,以及有效旅遊證件,又或者是持證件的機場員工,才可進入客運大樓範圍,入口一度大排長龍。進入機場的各個通道,都有保安確認旅客身分,一度引起爭拗,亦有大批軍裝警員在離境大堂內戒備。

有數十名星期二晚參與機場”黑警還眼”集會的示威者,在機場入境大堂B區通宵留守,至星期三下午到機場參與集會的示威者及市民愈來愈多,估計有超過100人,他們預備了多國語言的標語,為星期日晚在尖沙咀懷疑被警方射盲右眼的女急救員討公道,希望國際關注香港警方涉嫌使用過度武力。

根據臨時禁制令,集會人士只可以在抵港大堂南北兩端活動,不過,並無標示在哪條界線外就不准示威,有人站在旅客通道向旅客派傳單,未有被阻止。至星期三晚,香港國際機場運作大致暢順。

主持人:過去兩次反送中運動機場集會秩序良好,為何星期一(8月12日)開始機場集會產生混亂,導致香港國際機場癱瘓﹖

記者:由星期一開始連續在香港國際機場過夜,參與集會的示威者李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本來第二次一連3日的”和你飛”機場反送中集會,星期日(8月11日)晚結束,但是可惜當晚在尖沙咀的示威行動中,一位26歲的女護士擔任義務急救員拯救傷者時,懷疑被警方近距離瞄準她的頭部發射布袋彈,導致女急救員的右眼球爆烈,可能永久失明,以致示威者群情激憤,決定星期一再到機場集會,呼籲國際關注香港警察涉嫌使用過度武力,為重傷女急救員討回公道。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以"黑警還眼"為主題, 抗議警察懷疑在8月11日的尖沙咀清場行動中,近距離 向一名26歲女急救員發射,重創她的右眼球可能導致 永久失明,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警方使用過度武力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以"黑警還眼"為主題, 抗議警察懷疑在8月11日的尖沙咀清場行動中,近距離 向一名26歲女急救員發射,重創她的右眼球可能導致 永久失明,呼籲國際社會關注警方使用過度武力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小姐又表示,由於當日參與集會的人太多,導致機場癱瘓。

李小姐說:“她只有26歲就雙目失明了,這樣就一輩子了,其實我們很憤怒,我們明知道任何這些事情發生,或者對抗、示威的事情,你(警察)都不會對准醫護人員的,其實今次不是第一次,但是今次是第一次有醫護人員永久傷殘的時候,我們就很憤怒,所以我們才會星期一來機場集會。因為我們可以在街上做的集會已經沒有了,因為它(警方)全部出”反對通知書”,我們沒有任何渠道可以發聲,所以我們選擇來機場,所以第一日我們真的有太多人來機場,所以癱瘓了機場。”

主持人:示威者對星期二(8月13日)晚的機場集會發生混亂及打鬥事件有何看法﹖

記者:李小姐表示,原本星期一的集會是相當和平,不過,警方故意在當日下午5時左右放出一些假消息,包括大批防暴警察在機場戒備,可能在傍晚清場,機場鐵路一度停駛,示威者及市民要徒步超過一小時到附近的東涌才可以搭車離開機場等等。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示威者展示一名曾經用槍指向示威者的警員的紙板人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示威者展示一名曾經用槍指向示威者的警員的紙板人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小姐認為,警方放出這些假消息是製造白色恐怖,要示威者及市民離開機場,這些假消息反而激怒示威者,令到民情更激憤,才會再次在星期二繼續到機場集會。

李小姐表示,星期二(8月13)的集會人數比前一天少,但是由於星期日(8月11日)警方首次披露派出喬裝警員混入示威者,在銅鑼灣拘捕了15人,於是星期二有示威者懷疑有中國公安混入機場集會,與兩名中國遊客及記者發生爭執及衝突。

李小姐說:“無必要昨日派公安或者臥底,或者警方的”針”(線人)混入示威者裡面,挑起事端,然後想用此來挑起群眾的情緒,令到示威者有一個壞的形象,整件事是沒有必要的。它們(警方)做這些事情就是想挽回民意嘛,但是大家明眼人都知香港發生甚麼事,根本就不會(相信),所以其實你只會令到大家更加憤怒,更加怒氣的時候,而你更加達不到你的目的挽回民意。”

主持人:示威者星期三(8月14日)再次在香港國際機場集會,主要目的是甚麼﹖有沒有為過去兩日的混亂向公眾及旅客致歉﹖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有集會人士以白色紗布蒙著右眼, 象徵懷疑被警察以布袋彈射盲右眼的女急救員,為她討回公道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有集會人士以白色紗布蒙著右眼, 象徵懷疑被警察以布袋彈射盲右眼的女急救員,為她討回公道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者:有連登網民昨日發帖,稱希望舉辦”道歉大會”,以八國語言向不同國家的旅客道歉。參與者手持標語,分別寫上”Civil Disobedience(公民不服從)”、”SORRY FOR INCONVENIENCE HK is SICK(對唔住阻到你,但香港生病了”等字句,並作出90度鞠躬。有署名”一眾渴望自由民主的香港人”亦發公開信,請求各界體諒年輕人為社會爭取自由、民主、人權而作出的行動。

李小姐表示,星期三繼續有示威者到機場集會,其中一個原因為是代替香港政府向旅客道歉。李小姐認為,因為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挑起一連串社會矛盾及紛爭,才會引起示威者一連串大型抗爭行動,包括機場集會導致旅客不便。

李小姐說:“有道歉的標語,是有人貼出來的,是有人覺得香港今日這樣動盪的局面,尤其是香港政府帶出來的事情,香港政府不向旅客道歉的時候,最多我們身為香港人的時候,我們愛香港,所以我們代香港政府對旅客道歉。”

主持人:有沒有擔心在禁制令生效之下,繼續集會要承擔法律風險﹖之後還會不會繼續在機場集會﹖

香港機場管理局8月14日上午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 出境旅客進入航空公司櫃檯亦實施新措施,必須出示 登機證明或者機場員工證才可以進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機場管理局8月14日上午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 出境旅客進入航空公司櫃檯亦實施新措施,必須出示 登機證明或者機場員工證才可以進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者:參與機場集會的示威者郭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相信在機場禁制令生效之後,仍然會有示威者留守在示威區進行”陪你飛”集會,因為留在機場指定示威區的話不會觸犯機場禁制令,之後示威者會繼續集思廣益,再決定是否繼續留守。

郭先生表示,希望讓外國遊客看到香港的示威者願意不斷學習及改進抗爭的手法。不過,郭先生坦言,如果留在機場集會在禁制令生效之後要承擔法律後果,他個人會有壓力,但是可以靈活應變。

郭先生說:“我會的、我的確會、如果有一個法律責任,我是會有一點壓力的,即是我會有一點壓力的。”

記者:(就會留守在示威區裡面﹖)

郭先生說:”留守在示威區,或者若果真的可能連坐下的機會都沒有的時候,我們機場有戲院的,我們都可以去看看戲(電影),我這一刻是一個示威者,我下一刻可以是一個看戲(電影)的人。“

主持人:雖然香港警方多次在例行記者會否認,有中國公安或者武警混入香港警隊協助示威清場行動,示威者是否相信警方的說法﹖還是他們認為真的有中國公安混入香港警隊﹖

記者:參與機場集會的示威者李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二晚與示威者發生衝突的中國《環球時報》記者,不斷地挑釁示威者,尤其是故意拍攝示威者的大特寫,而且拒絕出示記者證,令示威者懷疑他很可能是公安或者臥底。

李小姐坦言,的確有合理懷疑中國公安已經混入香港警隊協助示威清場行動,例如有很多影片拍到混入香港的中國公安的訓練方法不同,譬如持警棍的方式,以及中國武警的紥馬是香港警察不會這樣做。

李小姐說:”以及他們(中國)武警訓練了這麼多年的紥馬方式,香港沒有一個警察出來的時候會紥馬,連飛虎隊都不會紥馬,為甚麼你一個人去拘捕一個女途人的時候,會紥馬紥到這樣,其實太明顯了,以及他們身上面尤其這一班紥馬的人身上有的標記、標誌,連一個軍裝(警察)全部包著頭的,一個防暴警察連委任證都沒有的時候,為何他們有一些紅色的標記,又或者有些(中國)國旗,又或者有些塋光棒的標記,其實是很明顯讓它們內部有個分辯的作用,其實所有事情太過浮出水面的時候,時間久了大家就愈知更多的真相了。“

主持人:香港市民對示威者繼續在機場集會有何看法﹖

記者:多次參與反送中和平遊行示威以及機場集會的香港市民莊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二晚機場集會的混亂衝突,懷疑是有臥底混入引起,她認為示威者的抗爭行動已經連續超過兩個月,很疲累導致情緒不穩,加上有人挑釁的話可能會失控也是人之常情,她不會怪責示威者。

莊太又表示,示威者任何後續行動她都會無限量支持,又呼籲香港政府回應反送中五大訴求,尤其撤回送中條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查送中運動各方面的問題。

莊太太說:”我覺得到今時今日就是所有任可事情,你說有衝突好、沒衝突好,其實前線的人真的最無辜的,所以一定要政府出來搞定這個爛攤子,就是5大訴求,以及一定要做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很重要的,因為不光是查”黑警”(警察)的,你都可以查那些小朋友,你都可以查那些示威者的,那個出來搗亂過或者怎樣,大家一起查吧,到時是一個政治解決也好、怎樣都好,即是聽很多評論員講,其實很多方法令事情降溫,或者不是政府講你停(止示威)我才解決,不是這樣,根本現在就沒得退了,就算我們衝不到的,我們一定出來支持,我下半世跟這個政府鬥到底的,如果我在香港。“

主持人:香港警方及建制派對過去兩日的反送中機場集會引起混亂有何回應﹖

記者: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表示,星期二是香港黑暗的一天,全香港市民見證香港”暴徒”如何以不人道手法對付無辜市民和旅客,亦讓全世界親睹這顆東方之珠如何被暴力打碎。

香港機場管理局8月14日上午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 出境旅客進入航空公司櫃檯亦實施新措施,必須出示 登機證明或者機場員工證才可以進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機場管理局8月14日上午向法庭取得臨時禁制令, 出境旅客進入航空公司櫃檯亦實施新措施,必須出示 登機證明或者機場員工證才可以進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志偉表示,香港國際機場星期二被大批示威者佔領,令大部分航班取消,多名旅客被迫滯留機場,經濟損失難以估計。他又表示,”暴徒”不單阻止登機人士進入禁區登機,更四處搜捕他們認為是”可疑人士”作非人道毆打、淋不明液體、用索帶綁起手腳、搜略身上所有物品、脫其部份衣服褲子,並向傳媒公開其所有個人資料及整個凌辱經過,林志偉說”暴行令人齒冷”。

林志偉表示,當警察嘗試進行拯救及拘捕時,一名軍裝警員被施襲,搶去警棍並以警棍連番襲擊該名警員頭部。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一刻,警員拔出手槍指向施襲者示警,他認為這個做法是專業、果敢,及時制止了更嚴重暴力的傷人案件發生。林志偉又表示,警察員佐級協會予以肯定並對施襲暴者予以強烈譴責。

多個建制派政黨及成員星期三召開記者會,譴責星期二晚的機場抗爭行動。其中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表示,事件反映恐怖主義苗頭”的的確確存在”,他又表示事件與港獨有關。

主持人:香港民主派對過去兩日的反送中機場集會引起混亂又有何回應﹖

記者: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表示,市民星期二晚在機場的暴力行為是錯誤,阻礙旅客登機亦”講唔通”,應擔心民意反彈。

毛孟靜強調,她不是與示威者割席,只是”是其是,非其非”。她認為,警方承認有人喬裝示威者後,市民特別是年輕人明顯變得緊張、不安、焦慮、猜疑。她又表示,大家看到不少市民已發道歉聲明,甚至在機場舉牌、鞠躬致歉,民主派對此”理解”及”接受”。

毛孟靜表示,希望國際社會接受他們的道歉,她又表示,現時未能清楚星期二的事件細節,當中有否被煽動,或在人群中有無牽涉煽動者是不知道,因此她不予置評。

約100人參與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約100人參與8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反送中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專業議政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表示,示威者到機場示威,原意是想得到世界上更多人、更多國際聲音支持反送中運動,不過,他認為星期二的一些行為”可能適得其反”。

梁繼昌表示,機管局已取得法庭禁制令,所有示威活動只可以在接機大堂裡面的劃定地方進行,如果違反禁制令可能會被起訴藐視法庭罪。他又表示,不認為民主派是與示烕者”割蓆”。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