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六四28周年燭光集會現場報道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宣佈有11萬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日是六四事件28周年紀念日,香港支聯會從未間斷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的主題是「平反六四、結束專政」。近年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等多間大專院教學生會,因為身份認同等問題,不再出席六四燭光集會,支聯會今晚安排老、中、青三代香港人上台發言,並邀請一隊中學生樂隊,獻唱他們今年為紀念六四創作的《自由之歌》,以示世代傳承平反六四的訴求。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香港支聯會六四28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香港支聯會六四28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的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我現在在香港支聯會舉行六四28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的維多利亞公園,集會香港時間晚上8點正式開始,目前已經進行超過1小時,大會仍未結束,現場氣氛平靜秩序良好。

六四28周年香港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六四28周年香港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現場所見不少中國大陸人士來香港參加六四燭光集會,有中國民眾對美國之音表示,感謝香港人堅持28年在維園燃點燭光悼念六四,追求中國民主,改變目前專政的制度。

今年的燭光集會有獻花、燃點火炬、致悼辭、默哀、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錄像講話等環節,比較特別是今年首次邀請中學生樂隊「Boy'z Reborn」上台,獻唱他們為紀念六四創作的新歌《自由之歌》。亦有播放中國大陸製作「銘記八酒六四」被捕人士家屬錄音講話。

香港維園六四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維園六四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據支聯會的統計,去年有125千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初步估計,參加的人數有多少﹖

記者:今日香港的天氣非常炎熱,超過攝氏30度,在晚上8點集會開始前,大會宣佈參與六四燭光集會的群眾已經坐滿維園5個足球場,晚上8時45分左右,記者在高處觀看,參與的群眾已經坐滿6個足球場。

參加者高舉六四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加者高舉六四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會在晚上10時左右宣佈,有11萬人參與星期日晚的六四燭光集會,比去年減少1萬5千人,也是2008年以來新低數字。警方則估計,晚會高峰期有1萬8千人參與。

主持人:支聯會發表六四28周年燭光集會大會宣言,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今年支聯會紀念六四的主題是「平反六四、結束專政」。燭光集會宣言表示,28年前的昨夜、今天,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中共以坦克粉碎了年青學生的民主理想。在首都長安大街,解放軍以槍炮鎮壓了人民反貪腐的抗爭。28年來中共加速經濟上的改革開放,卻同時加強政治上的專政,不斷收緊對人民和社會的箝制。

參加者高舉六四電子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加者高舉六四電子燭光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宣言表示,六四事件後28年、主權移交20年來的香港,市民以堅定的意志、強韌的毅力,每年今夜,毋懼風雨在此地集會高舉燭光,以良知和勇氣向強權說「不」。支聯會繼續肩負守護六四真相的責任,不容扭曲篡改和否認歷史。支聯會堅信香港以至中國大陸,曾經歷六四的人民,都有共同的集體記憶,拒絕遺忘!

宣言表示,主權移交20周年,中共一直在香港港打壓民主人權,干預港事,將專政一套加諸香港,香港人拒絕中共的無形黑手!支聯會堅持站在民主、人權、自由的最前線,團結中國人民,結束專政,爭取民主。

主持人:近年香港大專學界批評,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只是「行禮如儀」,不再參與。今年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除了傳統的獻花、致悼辭等儀式,還加入了甚麼環節,以示世代傳承平反六四訴求

記者:支聯會今晚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延續去年安排「與青年對談」的環節,邀請大專團體「工學同行」的代表蕭翠萍;中學生樂隊「Boy'z Reborn」的主音Jason;8歲的時候曾經繪畫六四畫作,現年的17歲中學生蘇兆禧;與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就年輕人如何看待六四主題作對談。

支聯會常委、73歲的朱耀明;1989年六四屠城最後撤離天安門廣場的香港學生代表林耀強,亦會上台發言,以示老中青世代傳承平反六四的訴求。而「Boy'z Reborn」今年首次上台,獻唱他們為紀念六四創作的新歌《自由之歌》。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聯成員的5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去年退出支聯會,不再出席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上台發言,去年開始支聯會加入了「與青年對談」的環節,延續薪火相傳的傳統。

蔡耀昌說:我們覺得很重要的就是,仍然希望每一年的燭光集會裡面,都會有年輕人的聲音,所以我想只不過是形式的不同,對參與的人不同,但是我想很重要的是,在這方面我們都希望,無論是當時(1989年)有參與的人,現代的、現在的年輕一代,我想大家都是構成一個對於延續六四的抗爭,是很重要的一部份,所以我想當代的年輕人,我們都很希望,我想很多香港人都很希望,在燭光集會裡面聽到他們的聲音及感受。

香港退休新聞工作者繆熾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退休新聞工作者繆熾宏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對於大專學界因為香港人身份認同,不參與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有參與燭光集會的香港人有何看法﹖

記者:退休香港新聞工作者繆熾宏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過去27年他只有一年因為到英國工作,其餘26年都有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他認為六四是中國的悲劇,全世界包括兩岸四地的中國人都應該要記得,而香港是中國境內唯一可以公開大規模悼念的地方,可以說是全世界對中國爭取民主的指明燈,如果這個指明燈都沒有,中國的民主前景就會更加暗淡。

繆熾宏表示,現今很多年輕人因為香港人身份認同不參與六四燭光集會,他們覺得中國大陸距離很遠,亦看不順眼有老一輩的香港人年年行禮如儀,但繆熾宏認為,行禮如儀是有必要。

繆熾宏說:但有時對一些上了年紀的香港人,或者甚至海外華人,年年行禮如儀,正正就是如果你行禮都不行,你紀念都不去紀念,這個回憶、所謂追索昔日發生的事都無了,更加是一個民族的悲哀。

繆熾宏並表示,傳承六四的歷史,家長扮演重要的角色,他認為家長可以盡量帶小朋友參加維園燭光集會,跟他們談六四的歷史,這一點燭光是一種信念,這種潛移默化的信念對小朋友很重要,如果連這一點燭光都不傳遞下去,火源就會愈來愈弱、愈來愈熄滅。

主持人:繼去年香港中文大學等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舉辦聯校六四論壇,今年亦有5間大專院校學生會,星期六聯合舉辦六四論壇,他們的主題是甚麼﹖

記者:香港公開大學、香港教育大學、嶺南大學、香港珠海學院,以及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5間大專院校學生會,星期六晚聯合舉辦題為「思前想後、港人命運何去何從」的六四論壇,以六四事件為借鏡,由行禮如儀的集會遊行,改為探討香港未來的命運該何去何從。

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李瀚林(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李瀚林(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李瀚林在論壇宣讀宣言表示,六四事件至今已經28年,當日中共如何屠殺抗爭的學生,這段歷史大家已經聽過不下數十次。當年北京學生的抗爭,是為了爭取中國幾千年來都沒有的民主制度,但是換來民主制度的幻想一掃而空。

宣言表示,過去27次的六四燭光集會,到底中國人得到甚麼﹖香港人又得到甚麼﹖是悼念六四死去的烈士,抑或悼念已經逝去的民主﹖今日在香港悼念,或者已經跟不上時代的步伐,因為近年本土意識崛起,為香港的民主道路帶來新的方向。宣言強調,對六四事件犧牲的烈士致以萬分的敬意及欣賞。

李瀚林說:對於殺人如麻的中共政權,及肅清異己的港共政權,我們一眾旗幟鮮明,表示抗爭到底。

主持人:對於外界質疑,大專學界近年不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會否分散力量,5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代表有何回應﹖

記者: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李瀚林在論壇表示,今年再次舉辦聯校六四論壇,主要由於過去一年發生不少政治事件,包括兩次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中國人大釋法;新特首林鄭月娥即將在7月1日就職,他們認為今次論壇再探討本土思潮,或者香港的未來,會有新的火花。

李瀚林表示,今年舉辦聯校六四論壇,不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是希望借鏡六四,探討香港的未來為主,他們沒有質疑是否應該悼念六四,或者是否應該記得六四事件,他們認為可以做到百花齊放,或者遍地開花。

主持人:近年香港對於悼念六四出現身份認同的「世代之爭」,參與聯校六四論壇的學生代表,對於悼念六四以及爭取民主,有何看法﹖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黎曉晴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黎曉晴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者: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黎曉晴在論壇上發言表示,1989年參與民運的學生目標一致,但是現今香港的社會運動,老一輩未必明白年輕人想要甚麼。黎曉晴認為,老一輩會認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香港人是中國人,要同中國一起爭取民主,但是對於香港新的年輕一代,出生的時候已經在一個與中國大陸文化上、制度上、法律上都非常不同的地區,已經沒有中國人的情懷。

黎曉晴表示,支聯會傳承六四,不能夠強迫年輕一代認同,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或者要香港年輕人認同他們都是中國人。

黎曉晴說:你(支聯會)正正是因為回應不到,其實現在年輕一代簡直根本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你回應不同這件事情,而你強迫你這個前提,六四的前提其實一定是中國人的時候,其實他們(年輕人)就不會來(燭光集會)。我自己都很同意,其實六四是要傳承下去,但是你用一個甚麼身份去悼念,或者你用一個甚麼身份去記著這件事,留下來作歷史其實是非常之重要。

主持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今年不再參與舉辦聯校六四論壇,並且在六四前夕發表聲明,認為集體式悼念終需有停頓或結束的一,請你講講聲明的主要內容。

記者:多間香港大專院校的學生會,最近表明不會出席今年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星期六(6月3日)以《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為題發表聲明表示,1989年6月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於天安門暴力鎮壓、屠殺八九民運人士,可見中共是殘暴不仁的殺人政權。

聲明表示,事隔28年,今日維園六四悼念晚會再現,「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依舊,「平反六四」訴求遙不可及,支聯會不思進取,行禮如儀的悼念,意在消費六四,利用民眾之道德感情,換取政治本錢,中大學生會絕不予以認同,同時寄望港人認清六四的本土意義,以免令悼念淪為愛國情懷之政治搖籃,或是將悼念成為另類政治正確。

聲明表示,中大學生會今年不會舉辦或參加任何六四相關活動,但不代表遺忘六四。聲明並表示,尊重當年六四學子為民主自由的付出,會堅守他們所堅持之普世價值,港人28年來風雨不改的悼念,可印證對此的執著。如基於人道理由悼念六四亡魂,日後港人仍可自行悼念,如仍對六四意義之去留存有疑問,港人亦可繼續討論去尋找答案,但中大學生會認為,集體式悼念終需有停頓或結束的一日。

主持人:除了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之外,星期日還有那些關於六四事件28周年的活動﹖

記者:香港大學學生會延續過往兩年,在校園內舉辦六四論壇,不過,今年在下午兩點至4點舉行,不再與燭光集會同時舉行。今年論壇的主題是「愛國情懷到盡頭、燭光悼念為何留」,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支聯會秘書李卓人以及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出席,探討28年過去,六四屠城對今日的香港社會還有甚麼意義;以及香港新一代有人主張不再悼念六四等議題。

中大學生報今年出版了28周年《八九民運特刊》,他們的成員星期日晚在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結束後,在維園噴水池討論「六四如何走下去」。香港中文大學聯書院星期日下午亦舉辧「香港中國漸行漸遠、六四意義從何說起」論壇。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