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為何此時推出針對中國外交官的新規定?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1 0:00

美國要求中國駐美外交官以及來美從事公務的官員在會見美國官員以及參觀美國科研機構前須報備的新規定招致中國的批評。美國官員表示,美國並不是要限制中國外交官在美國的活動自由,只是要求他們報備,而美國駐華外交官在中國的一些會見則需要事先獲得批准。特朗普政府為什麼在目前這個時候對中國的外交官做出這樣的規定呢?

中方敦促美方“糾正錯誤,撤銷有關決定”

在美國要求中國所有駐美外交官在會見美國各級政府官員和參觀教育與研究機構前須向國務院報備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批評美方的這個舉措是 “人為地設置障礙” ,並 “敦促美方糾正錯誤,撤銷有關決定” 。

包道格:美方對中國做法的厭惡情緒日益升高

擔任過老布希總統的特別助理兼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表示,中國對外國記者、外交官以及商人採取的歧視性對待在美國引發了不斷上升的對中國的厭惡情緒。

他說:“很多人多年來一直呼籲美方採取更為對等的行動,但是遭到那些認為美國應該保留其開放傳統的人的否決。中國未能發展成為一個更加開放的社會,甚至陷入了倒退,因此這似乎是向中國傳達追求平等待遇的資訊的一種更為有效的方式。”

不過他懷疑這個做法是否會奏效,至少不會很快。

卡齊亞尼斯:美方試圖施壓,讓北京簽署貿易協定

前身為尼克森中心的國家利益中心高級主任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說,他支持特朗普政府重新平衡美中貿易關係以及抵擋中國主導亞洲的野心所做出的努力,但是這個最新的規定顯得很傻。他認為,此舉可能與美中貿易談判有關。

他通過電郵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官員應該得到他們應得的尊重,受到標準的外交禮儀的對待。我懷疑特朗普政府正試圖找到任何可能的施壓點,讓北京坐到談判桌前,簽署一項貿易協定。”

卡齊亞尼斯說,這個最新的舉動似乎是另外一種方式讓中國人明白,華盛頓是動真格的。不過,他認為這種做法不會有什麼作用。

他說:“這種行動最終更多的只是成為一個讓人感到討厭的東西,而不是某種可以導致重大改變的舉動。而且,事實上,我確信,北京會採取報復。”

美國官員:希望讓中國允許美外交官在中國自由行動

美國國務院的高級官員日前在一個背景吹風會上多次強調,美國並不是要限制中國外交官在美國的活動自由,因為新規定並沒有要求中國外交官在美國會見有關人士之前尋求美方的批准,只是報備。他們希望通過這樣做,讓中國當局放鬆對美國外交官施加的種種限制。

這位官員說:“我們的目的是讓中國當局允許我們的駐華外交官能夠與省和地方領導人、中國的大學以及其他教育和研究機構自由的進行接觸,就像中國外交官在美國能夠做的那樣。”

目前,美國駐華外交官在與省和地方政府官員以及研究機構打交道時必須事先獲得中方的批准,很多情況下這種要求得不到批准。

美國官員:與目前惡化的美中關係沒有直接關係,尋求公平

這個新規定是在美中關係不斷惡化並在展開貿易戰之際出臺的。最近,美中就貿易問題達成了口頭上的“第一階段協定”,但還沒有落實到文字上。雙方將舉行更多的談判。

國務院的高級官員否認這個新規定與目前美中關係的現狀有直接的關係,但是表示,在美中關係的很多方面,特朗普政府都在積極的尋求創造一個公平的環境,包括在貿易和其他領域。

這些官員也否認此舉與美國對中國在海外的滲透活動的擔憂有關聯。不過,美國聯邦調查局一直警告美國的大學警惕中國雇傭的研究人員盜竊智慧財產權的行為。美國官員認為,錄用外國人才和從事尖端研究的大學很容易成為北京盜竊這些技術的地方。美國司法部多年來一直指責中國盜竊美國公司的秘密,來發展它的經濟,並在2014年對5名中國軍人提出了起訴,指控他們從事網路盜竊。美國官員說,他們正在幫助美國的大學保護他們的研究成果,但是沒有鼓勵這些學校根據國別來跟蹤他們的科學家。

美國官員:中方對美方的抱怨長期置之不理,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談到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採取行動,美國國務院的高級官員說,在美方對中國限制美國外交官的行動提出抱怨而在很長時間裡得不到任何回應後,他們覺得是採取一些措施的時候了,讓他們知道美方會採取能夠做的事情來使這種情況稍微對等一些。

美國官員希望,如果這個做法能夠達到預期效果,那麼美國對中國外交官提出的報備要求以及中國對美國外交官的要求都將被解除。

美國國務院官員目前還不知道他們會收到多少來自中方的這種報備,但是估計每個星期會收到50個報備。

美國專家:中國需要採取對等的行動

不少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包括那些被中國認為是知華派的學者,也指出,在很多方面,美中兩國的做法都是不對等的。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高級學院的榮譽教授藍普頓(David M. Lampton)此前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中國的學者可以持十年有效簽證到美國從事學術交流,而美國的學者每次去中國都需要申請簽證,運氣好的時候能夠拿到一年有效簽證,有時候根本拿不到簽證。他還舉例說,中國可以任意收購美國的公司,涉及戰略利益的除外,而美國公司在中國購買資產卻受到很大的限制.

他說,中國曾經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在很多方面得到特殊的對待,但是隨著中國國力的強盛,現在需要對等。

他說:“對於一般的美國人來說,我也把自己包括在這一類,就像我們所說的,中國現在進入了大聯盟,而不是一支小打小鬧的球隊。所以,中國得有意願提供一個更加公平的競技場。我認為,中國必須更對等。”

隨著中國國力的加強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國的看法發生的改變,可以預見的是,美國方面,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會越來越多的對中國採取對等的行動。特朗普政府已經收緊了對中國學者的簽證,甚至取消了一些學者持有的十年有效簽證。中國在美國的投資也受到了更多的限制,導致中國對美投資大幅減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