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李鵬之死 死得其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7 0:00

中國前總理李鵬去世,中國官方訃告肯定李鵬在1989年天安門鎮壓中“旗幟鮮明”,並再次將30年前的這場民主運動稱為“反革命暴亂”。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有句古話叫“千夫所指,無疾而終”,中國前總理李鵬生前沒有因六四鎮壓被送上審判台,算他善終;但李鵬之死,死得其時,它對香港的抗議民眾提出警示,中共暴力鎮壓的底線沒有變。他的死也將放大三峽大壩引發的一系列問題。

高文謙對美國之音說,“第一,他死在香港送中運動正處與關鍵的十字路口之時。這個六四鎮壓的效應直接影響著中共從鄧小平以降:江澤民、胡錦濤,到現在的習近平。這是一種國家的治理模式,即暴力鎮壓。現在李鵬之死之所以又重提反革命暴亂,就是仍然堅持這種思維,或者說政治底線。對香港來說有一個威懾效應。

最近有關三峽大壩引發的問題引起民眾關注,中國中部地區罕見的水災和李鵬家族成員在電力等不同領域的顯赫地位。高文謙說,

“李鵬除了六四鎮壓,另一筆賬就是三峽大壩。他死得其時,就是又會將這個問題進一步放大,來追究李鵬的責任。”

紐約大學法學院資深教授孔傑榮對美國之音說,雖然李鵬在上世紀80年代為發展中國核電專案發揮過積極作用,但李鵬作為當時中國政府的負責人在六四天安門鎮壓中扮演了屠夫角色。

“他站在鄧小平一邊,跟那些認為嚴厲軍事鎮壓是應對1989年學生和勞工運動抗議的最佳方式站在一起。這是一個悲劇性錯誤,它導致屠殺了那麼多想要改善中國政治制度的人。這些人不是反革命分子。但他們今天卻再次遭到這種指責,他們是被屠殺的,這場屠殺給予中國從此不能復原的聲譽,而現在卻似乎要在此基礎上發展。”

孔傑榮說,李鵬將以一種極具爭議的方式載入歷史,”這取決於誰寫歷史”。他說,”可悲的是,現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復活了反革命標籤,以此努力證明不合理的政策是合理的”。孔傑榮說,”這是嚴酷和殘忍的,導致了不幸的死亡和對求生者可怕的未來。”

2000年8月李鵬在紐約參加聯合國世界各國議會聯盟會議時,一些天安門受害者在紐約聯邦法院對李鵬提出民事訴訟,指控他在1989年參預殺人、非法拘留、酷刑和其他暴力行為,並要求得到賠償。當年組織這次訴訟的中國人權將訴狀送到了美國國務院派遣保衛李鵬的保鏢手裡,中國人權前主席劉青表示,雖然未能將這一訴訟進行下去,但這一舉動對李鵬及其他中共高官的威懾作用還是顯現出來了。

“就是借助了國際法律體系使迫害者離開大陸時心裡有所畏懼。所以他們後來不管什麼信件,那是一概撒腿就跑,一概趕緊躲開,他們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好保鏢也好,凡是碰到這種情況就把場面封鎖住,讓被追究的人趕緊逃走,往往都是很狼狽的。”

劉青認為,中共評價李鵬重提反革命暴亂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習近平為了保黨、保自己的獨裁地位,要對大陸社會進行嚴厲鎮壓。“他要把六四血腥鎮壓堅持到底,以此震懾中國社會。中共高層全知道六四是犯罪,都想淡化這件事。但是習近平不想淡化,他要把反革命定性再次重新提出,其重要目的就是震懾大陸社會,為今後出現這種苗頭就鎮壓製造藉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