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稱 美國加息 中國將成最大受害者


摩根斯坦利新興市場投資業務負責人魯奇爾夏爾瑪在紐約亞洲協會年度預測討論會上發言。(亞洲協會網站截圖)

聯儲局星期三下午宣佈加息0.25個百分點。摩根斯坦利新型市場投資業務負責人魯奇爾夏爾瑪說,由於資金外流的巨大壓力,“中國將成為聯儲局加息的唯一最大受害者。”

夏爾瑪是在紐約亞洲協會預測2017年的年度討論會上作上述表示的。夏爾瑪解釋道:“(中國)有太多資金等著流出。我們看到今年一月和二月的交易情況,導致了全球恐慌。如果這種情況再度出現,將極為嚴重。唯一能保證中國達到增長6個百分點目標的就是繼續借債。但中國正失去借債能力,因為資金流出中國,他們無法為增長留住這些資金。”

南華早報說,中國當局正勇敢面對聯儲局的加息決定,但這可能是北京保守的最糟糕的秘密,中國的決策者們正在急切注視著聯儲局決定可能帶來的影響。

聯儲局加息促中國資金外流

觀察人士指出,聯儲局加息導致中國外匯儲備急劇減少的情況在歷史上並不罕見。在2015年12月聯儲局加息時,中國外匯儲備曾創下爆減1079億美元的紀錄。而且在2016年1月又減少了994億美元。

中國外匯儲備減少在今年春夏有所減緩,部分原因是 聯儲局 保持了美元政策性利率不變,也因為北京對其經濟和金融健康的關切做出了努力。但是最近幾周中國外匯儲備一直在加速縮水。今年11月成為自1月以來單月外匯儲備減少最快的一個月。

然而聯儲局加息並不是中國經濟面臨的唯一壓力。 《國家興衰》一書的作者夏爾瑪說,“縱觀經濟發展史,唯有一個因素可預測一個國家是否陷於麻煩,那就是這個國家的債務。”

中國債台高築史無前例

夏爾瑪說,2009年金融危機後中國為了維持增長而大量舉債。中國過去5年積累的債務相當於經濟總量的60%,“這是世界上任何一個重要經濟體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最大債務。”

夏爾瑪表示,如果拿美國作參照,當美國房屋泡沫發生時,3美元債務產生1美元GDP增長,“但中國現在要用4美元債務產生1美元的GDP增長。”

很多人說,中國的情況不一樣,雖然債台高築,但都是內債,外債很少,中國情況獨特,債權人和債務人是同一實體,不過是把錢從一個口袋挪到另一個口袋而已。

但夏爾瑪指出,儘管如此,“中國早晚將為此付出代價。”他表示,“今天中國的情況令人瞠目結舌,他們壓下一個泡沫,然後又升起另一個泡沫”;“我們看到去年夏天股市大崩盤,之後他們說,讓我們來做房地產市場吧。中國房屋價格過去18個月漲了30%到50%。中國貨幣的流動量現在大於美國的流動量,資金急於外流。過去談論的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賬戶開放現在都逆轉了,基本上就是出台一項項措施以阻止資金外流。”

政府嚴控資金外流

南華早報的報導說,從去年開始,中國政府就加緊控制資本外流,使大陸公司更難獲得外匯。中國還加強了對向境外匯款的監管審查,停止大額度境外投資交易的審批。

報導說,人民幣成為全球貨幣的雄心已經遭遇挫折,因為離岸人民幣市場變得愈來愈小,活動愈來愈少,在貿易支付和結算中的使用人民幣的願望已經減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