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上任後的首場記者會為何遲遲才來?


拜登總統3月11日在白宮就新冠疫情一周年發表講話 (法新社)

拜登總統即將於美東時間3月25日舉行上任以來的首場正式記者會,屆時距離他宣誓就職已64天。這讓拜登成為了一百多年來最晚舉行記者會的新任美國總統。

預計,拜登總統將在記者會上回答從新冠疫情、經濟紓困到邊境安全、槍支管控等一系列問題。白宮發言人莎琪3月23日在回答有關此次記者會的問題時表示,拜登總統正在為此做準備,“這是一個讓他通過新聞報導,通過你們(記者)向美國人民講話的機會”。

拜登為何遲遲不舉行記者會?

拜登總統的首次記者會可謂千呼萬喚始出來。他的15位前任均在上任33天內舉行了完整的記者會,而拜登總統上任已兩月有餘卻遲遲不見動靜,這招致外界、尤其是新聞界的廣泛批評。除了福克斯新聞等保守派媒體頻頻藉此事批評拜登政府不夠透明、拜登本人無力招架媒體之外,其他新聞機構也紛紛表達了不滿。

《華盛頓郵報》編輯部在3月7日發表社論稱:“迴避新聞發布會不應該成為拜登的常規習慣。他是總統,美國人完全有權利期待他會定期接受實質性的質詢”。

喬治華盛頓大學戰略計劃主任、政治溝通專家弗蘭克·塞斯諾(Frank Sesno)認為,拜登遲遲未召開記者會是出於白宮的“溝通策略”。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拜登在有條理地展開他的議程。他們有一個非常堅定的信息策略。他們想與特朗普時期的信息混亂形成鮮明對比。他們試圖管控信息,盡可能減少即興發揮。所以迴避記者會是一種從頂層制定信息,讓所傳達的信息與他們試圖強調的主題保持一致的方式。”

記者會對總統來說確實是一場“壓力測試”。記者們往往會拿各種尖銳問題對總統“狂轟亂炸”,有些問題甚至會出其不意,總統在作答時稍有不慎就面臨“翻車”。

政治媒體“POLITICO”的高級媒體事務記者傑克·謝弗(Jack Shafer)3月19日撰文稱,總統記者會有時只是為媒體提供了一個製造新聞的機會,媒體希望總統說出有新聞價值的話,為此甚至會刻意讓總統顯得“笨手笨腳”。 “拜登知道這一點,他並不急於滿足媒體的這種慾望,”謝弗寫道。

拜登目前擁有60%左右的支持率,他所主導的1.9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又剛剛獲得通過,可謂勢頭良好。在謝彿看來,拜登此時迴避記者會也是一種“政治策略”。他寫道:“拜登一定在問自己:滑行能讓你到達你一直想去的地方,為什麼要流汗跑步呢?”

除了推動新冠疫苗的普及和其他防疫措施之外,拜登總統近日還要在全國各地宣傳他的1.9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另一項重大的基礎設施計劃預計也將很快推出。此外,拜登政府還在邊境安全和移民改革的問題上採取了一系列舉措,並將在國會推動槍支管控的立法。

美國媒體Vox的政治副主編亞倫·魯帕(Aaron Rupar)3月11日撰文稱,面對如此緊迫的公共衛生和經濟危機,拜登有充足的理由推遲記者會。他寫道:“考慮到這個國家在特朗普時代所經歷的一切,以及拜登接手的爛攤子,美國人民似乎並不介意他到現在為止一直在關注更緊迫的事情。” 他同時指出,相比於總統與媒體溝通的數量,其質量更為重要。

記者會在問責總統上的作用不容取代

事實上,拜登在上任後雖未召開記者會,但並不缺乏和記者的互動。他常常在公開活動後回答記者團的提問,召開了由CNN主辦的市民大會,並恢復了白宮每日新聞簡報。其白宮新聞簡報經常有內閣成員和其他高級政府官員出席,曾被媒體誇讚內容詳實。

不過,這並不能完全取代總統記者會的作用。

喬治華盛頓大學戰略計劃主任、政治溝通專家弗蘭克·塞斯諾對美國之音說:“ 總統記者會擁有很高的關注度,會涉及很廣泛的議題,它是問責新聞的第一層。在那裡,總統沒有提前準備好的講稿,而且經常會有連續的追問,有時候那些問題很難應付,記者們會以尖銳和堅持不懈的方式向總統施壓,這是總統講話或者一般的採訪中所沒有的。所以它是向總統問責的機會。”

美國歷史上的首場總統記者會是從德懷特·艾森豪威爾(Dwight D. Eisenhower)總統開始的。當時記者會採用錄播的方式,現場畫面需要先經過白宮的審批才能播放。直到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擔任總統時,總統記者會才改為現場直播。

絕大多數的總統都對記者會深感壓力。艾森豪威爾總統曾將其稱作“背上每週的十字架,讓你(記者)釘釘子”。

拜登政府的媒體策略

每任總統與媒體打交道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比如前總統特朗普就是一個跟媒體互動更頻繁的總統,雖然這樣的互動常常充滿火藥味,他也更樂於繞過主流媒體通過推特直接向民眾傳達信息。相比而言,奧巴馬總統對記者會的興趣則沒有那麼大,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內只舉行了36次記者會。奧巴馬的團隊更熱衷於製作總統的“幕後花絮”,通過社交媒體發布一些媒體無法獲得的視頻和圖片。

至於拜登政府的媒體策略,政治溝通專家弗蘭克·塞斯諾認為,它首先是為特朗普時期白宮與媒體的緊張關係降溫,其次是盡可能地讓拜登處在“有腳本的環境中”,減少突如其來的問題出現的機會。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出於兩個原因。首要原因是信息紀律,這讓他可以說,好,我們今天就只專注在1.9萬億法案的這一部分,我們今天就只談航空業援助的問題,我們要保持專注。另一個原因是拜登並不善長即興發言,他容易口誤。如果他磕磕絆絆或者忘詞,這又會引發對於他是否年齡太大無法勝任總統之職的討論。”

一些保守派人士批評說,媒體並沒有拿出當年質詢特朗普總統的火力來挑戰拜登政府。

曾擔任美聯社和CNN駐白宮記者十數年的塞斯諾認為,和特朗普時期相比,媒體在面對拜登政府時或許“語氣更溫和”,少了過去的“怒氣”,因為特朗普和媒體之間有“深層的敵意和猜疑”,而拜登給這種緊張關係降了溫,但這並不意味著媒體沒有或不會向拜登提出尖銳的問題。

他指出,如今拜登在很多問題上都應該被嚴厲質疑,比如經濟刺激法案是否過於龐大?是否會加劇負債和通脹?美墨邊境危機是怎麼回事?下一步的開支計劃如何支付和執行?他預計這些問題都會被提出,因為白宮記者的工作就是要挑戰在任者,“雖然語氣會有不同,但根本使命不會改變”。

“我們看看3月25日的記者會上會發生什麼,”塞斯諾對美國之音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