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劉霞被視頻“報平安” 廣東海祭兩公民獲釋

  • 葉兵

劉霞 (資料圖片)

不久前去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在被隔離中18日晚再次出現在兩段簡短網路視頻上,向外界報平安,其中一段似乎被剪輯處理的視頻顯得輕鬆愉快。劉曉波確診肝癌住院治療一直到被海葬期間,官方多次以網友名義發佈經過剪輯處理的視頻。此次網路上出現兩段據稱是劉霞的精神狀態迥異的視頻,被指所要表現的重點自相矛盾。另一方面,一個月前在廣東海邊公祭劉曉波的7名被抓捕公民中,又有兩人取保獲釋被遣返原籍。

最新流出的兩段劉霞視頻看來是在同一個地方拍攝的,但是卻出現在兩個不同網站。視頻網站YouTube上出現的一段視頻顯示,劉霞聲音沙啞,語速緩慢,手裡拿著一支香煙。在視頻中,劉霞稱:“我在外地休養。請大家給我悼念時間,給我內心修復的時間,有一天健健康康地面對你們。在曉波生病期間,醫生們也盡了全力。曉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我也要自己調整好自己。以後在我各方面都有所好轉的情況下,再和你們一起。”

上傳該視頻的YouTube帳號註冊於今年7月,該帳號此前上傳了反郭文貴的視頻。

同一天,社交網站Twitter上則出現了另一段據稱是劉霞的視頻。視頻上傳者為“頂鍋的嘉和”,該帳號於本月剛剛註冊,發佈的內容多以支援郭文貴為主。

這段視頻裡逆光拍攝,戴眼鏡的被拍攝者,僅能看到輪廓,據稱是劉霞,面部不甚清晰,看不到說話口型,聲線較尖,語速較快,精神狀態明顯不同於另一段視頻。視頻中,劉霞語氣激動,提到看電影、吃飯等。一男聲回應:“一會兒人家口水都流光了。”

視頻發佈者還貼出一張微信截圖,稱“貌似霞姐非常開心”。

視頻發佈者沒有說明視頻拍攝的時間和地點,外界目前無法與劉霞取得聯繫。看上去是官方有意而為之的兩段視頻引發了許多網友討論和質疑。

劉霞的好友、紀錄片製片人曾金燕發推指出,從劉霞回避公共生活、回避把自己看做公眾人物的個性來說,看不到她主動做這個視頻的動機。

曾金燕推文表示,劉霞的聲線是沙啞的,從她面對攝像機的肢體語言來說,她和拍攝物件(拍攝任務)的關係並不親密、私人;再有,視頻中劉霞的話語內容邏輯清晰,內容直接,用詞方式和她平時說話偏碎片化、描述細節等話語方式很不相同。

曾金燕說:“我不認為那是她的聲線。(記者:她現在還沒有能夠跟外界聯繫,你覺得這種狀況怎樣?)我不清楚,我得到的資訊很有限。我不清楚具體情況是什麼樣子,我總覺得這是個不正常的狀態。”

劉曉波及劉霞的好友、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稱,根據視頻的背景來看,很像是雲南那
邊的客棧,視頻中劉霞精神狀態不好、精神壓力大,凸顯劉霞的問題嚴重緊迫,亟需國內外的繼續關注和努力援救。

胡佳說:“劉霞的精神狀況很差,她的嬉笑也罷,可以變得喜怒無常。其實七年以來,她已經多少次游離在崩潰的邊緣了,就差從樓上跳下去。的確現在是有精神創傷的狀態,而且這種創傷很容易發展出來一種結果,就是尋短見,就是走上這條一勞永逸解脫的道路。”

胡佳說,當局有意在郭文貴8月18日爆料之際放出刻意剪輯精心製作的視頻,是為了分散網友注意力,同時在劉霞和劉曉波事件上混淆視聽,應付國際壓力。

胡佳說:“在那裡有一個小的團隊,是國保的團隊,來自北京的,所謂陪伴她,實際就是侵控她,就是這些人錄製的。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要去看她,只要劉霞在非自由的情況下錄製的(視頻),我們都不足相信。”

多年來,劉霞一直處於被軟禁狀態,與外界聯繫極為有限。劉霞“被失蹤”的狀態持續引發各方關注,國際社會也在追問劉霞的下落。

胡佳表示,當局在此期間連續在網路上發佈兩段劉霞近況視頻,主要是為阻撓全世界對於劉霞行蹤、自由和健康等狀況的追索,向全世界證明,劉霞是自主避世。

胡佳說:“這一舉措,主要用於對付外交官。他們已經向外交官強調了,對於此事,十九大之前,不予回應,甚至有說法,明年兩會之後才能決定。十九大就像十八大和十八大之後對於與2013年的那個兩會,這是國家行政級別的全國人大會議,對於權力鞏固至關重要,在此期間,當局不想出現任何差錯和國際的波動,因此,劉霞被當做一個籌碼,想要國際社會消聲,可以拿劉霞做一張政治方面的牌。”

劉曉波逝世後的“頭七”晚上,一些廣東公民在海邊紀念劉曉波,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為由遭到當局逮捕。週六下午,參與海祭的何霖、衛小兵已經取保候審獲釋。何霖被一輛商務車送回了貴州,衛小兵被送回了四川雅安。參加海祭的線民“西域武僧”馬強8月14日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旅遊時失聯,目前下落不明。

衛小兵的律師張科科說,在衛小兵關押期間順利會見了當事人。張科科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衛小兵在看守所內被要求製作塑膠花,但沒有工作量的要求。國保強迫衛小兵認罪,遭到拒絕。

張科科說:“他還在公安那裡,但還沒有被(正式立案)逮捕,還沒有到被逮捕那個時間,因為我沒有見到他(與他)核實,但我估計是以取保候審的理由把他放了。因為並沒有撤案,這個案子只是說他沒有被羈押而已,但並不代表這個案子已經撤銷。”

參與海祭的何霖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現在已經取保候審回家,員警還沒有歸還他的手機,目前使用家人的手機,不想牽連家人,因此不便聯絡。

劉曉波被確診晚期肝癌在瀋陽住院期間,醫院保安嚴密,多方尋找劉曉波下落未果。劉曉波曾明確表達出國願望,但至死也未能如願。他逝世後骨灰在大連海域海葬。劉霞出現在官方發佈的劉曉波海葬視頻中,此前有報導稱劉霞被旅遊到雲南,僅通過“中間人”向外界報平安。在大連老虎灘祭奠劉曉波的姜建軍和王承剛被拘留10天后釋放。在北京舉辦公祭活動的人士被公安監控。在劉曉波逝世後不久,部分劉曉波生前好友被軟禁、被旅遊,或被警告不得前往海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