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日韓對“川金會”期待為什麼大不相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7 0:00

美國與南北韓正在為實現美朝首腦的歷史性首次會談而展開協調行動。星期二到星期三,(3月20到21日),美國與南北韓代表團在芬蘭會晤。對於即將到來的“川金會”,川普政府表示了“謹慎樂觀”。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南韓和日本對會談的期待則大相徑庭,與南韓的“積極樂觀”不同,日本對川金會非常擔憂,甚至感到“悲觀”。

日本懷疑北韓人的誠意,擔心美日同盟被拆散

日本因為美國和北韓的談判而在進行穿梭外交。3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會見了南韓總統特使、南韓國家情報院長徐薰,商討兩國今後在北韓問題上的合作與應對。

3月17日和18日,美日韓三國國家安全顧問齊聚美國三藩市,就朝鮮半島徹底無核化問題進行磋商,並討論即將舉行的兩韓和美朝首腦會談。

4月,為了協調談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還將訪問美國,與川普就北韓問題進行會談。

但是日本對北韓的懷疑並沒有減少。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理事長野上義二(Yoshiji Nogami)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行有關“美日同盟和北韓下一步行動”的會議上表示,他對即將到來的美朝會談感到悲觀。

他說:“關於北韓問題,我們首先與金日成,北韓現在領導人的祖父,談過、後來與金正日,北韓現在的領導人的父親,都談過,現在我們和金正恩談。這已經是個長期的問題,這是一個長期令人失望的歷史。說得更嚴重些,是長期被背叛的問題。沿著這樣的歷史,人們變得謹慎,我也希望那些去朝鮮半島談判的人也能有同樣的謹慎。”

他說,對日本來說,對這次峰會的最大擔憂是美日同盟被拆散,日本擔心美朝會就洲際彈道導彈以及美國人質問題達成協議,而對中程導彈以及日本所關心的人質被綁架隻字不提。

東京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小谷哲男(Tetsuo Kotani)說,日本對談判結果不看好是因為不管會談結果如何,北韓對日本的威脅繼續存在。

他說: “現在的局面與10年前不同,以前是他們放棄核武器,我們提供援助。現在他們已經擁有導彈能力和核能力,我認為他們不會放棄他們現在擁有的能力。我覺得,他們能提供的條件是將來的能力,也就是說,他們會尋求與美國人進行控制武器的談判,所以, 不管談判結果如何,他們現有的能力會保存,這繼續對日本造成威脅。”

小谷哲男說,美、日、韓對美朝會談的期待存在很大的差異。他說:“南韓是,我不願意用‘天真’來形容他們,他們是積極樂觀, 美國是謹慎樂觀,而日本是“謹慎悲觀’”。他建議,美朝或是兩韓會談前,美、日、韓三方要努力縮小期待上的差異。

其實日本對北韓誠意的質疑早就存在。在南韓平昌冬奧前北韓伸出“橄欖枝”以來,日本就不斷向南韓、美國表示,北韓的新變化是日美韓同盟合作加強制裁的成果,應警惕北韓重施故伎,拖延時間來進一步開發核武器和導彈。

南韓“不顧一切”試圖抓住這“奇跡般”的機遇

相對日本的懷疑和悲觀,南韓人表現了積極的樂觀。南韓不僅在積極準備兩韓領導人會談,也在積極推動美朝會談。南韓總統文在寅星期三表示,有關朝鮮半島問題的對話正取得進展,並可能達至南北韓與美國三方首腦峰會。

南韓人把這次峰會看作“奇跡般”的機遇。文在寅3月9日說,美朝領導人如果舉行會晤,將有望成為開創朝鮮半島和平的“歷史里程碑”。南韓政府將珍惜這次“奇跡般”的機遇,真誠、慎重且不遲緩地推動局勢取得進展。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與日本研究項目高級主任邁克爾 格林(Michael Green)說,南韓人“不顧一切”地推動這個會談應該是川普政府外交政策突然大變的後果。

他說:“我懷疑青瓦台不顧一切地希望推動這個會談,可能是他們真的擔心美國在考慮發動 ‘先發制人的戰爭’。 我認為我們可能是推動南韓這麼不顧一切尋求另一種途徑的原因,雖然這樣做也不一定很明智。”

他強調,持續的外交政策非常重要。有一個不可預測的總統理論上聽起來不錯,在與對手談判時,不可預測性可能是個好事,但是如果你的力量來自盟友,對盟友來說,不可預測是太糟糕了。

不僅是南韓官方,南韓老百姓也對即將到來的兩韓峰會和美朝峰會表示樂觀。南韓最近的一份民調顯示,超過70%的人贊成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預計4月舉行的峰會和5月的“川金會”。

美國沒有更好的選擇,會談總比戰爭好

川普同意與金正恩舉行會晤令很多人吃驚。美國政府以及國會的一些人擔心川普總統被金正恩利用,會談只是讓北韓為自己的核項目和導彈項目爭取更多時間。

白宮官員對會談表達了謹慎的態度。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在消息出來的第二天說,對於會談美國沒有作出讓步,她還表示只有當平壤採取具體步驟和具體行動後,總統才會與金正恩見面。

不過,川普總統表示,正是因為他的努力,才降低了核武器襲擊的威脅。他甚至認為北韓此次是準備“講和”了。他還表示,他相信北韓將遵守停止導彈試驗的承諾。

美國前官員認為,美國目前並沒有更好的選擇,會談有可能會帶來意料不到的好結果,也有可能帶來更糟的結果,但是美國應該給會談一個機會。

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及太平洋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科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星期一(1月19日)在美國進步中心說:“如果你有兩個選擇,戰爭或是外交的可能性,我想,你會選擇第二個計劃。我得承認,我沒法不這樣,我有點受到鼓舞,也感到有點激動。 我的看法是,我們得給這個政府一個機會,看看他們能達到什麼樣的結果。這樣做,其他國家也有可能重新調整他們的工作重點,也許中國會採取不同的方法來與我們接觸。”

他強調說,結果不可預測,但是,美國必須做好充分的會談準備,對自己需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有明確的方案。但是,他同時指出,川普政府在處理與別國的貿易問題時並沒有展示他們在會談前做過精心的準備,並有周密的計劃。

坎貝爾說,一旦與北韓的會談結果不好的話,會引發更大的焦慮。坎貝爾沒有說明更大的焦慮是什麼,但是很多美國分析人士認為,一旦外交嘗試失敗,美國國內要求用軍事手段解決北韓問題的聲浪就會更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