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泰國提心吊膽過活,跨國恐怖主義陰影下的中國流亡者


泰國囚車裡的中國政治流亡者楊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0 0:00


一對流亡泰國的中國政治難民夫婦當地時間星期五(8月31日)上午在曼谷出庭。儘管目前兩人暫時脫離了被遣返回中國的風險,但滯留在泰國的數百名中國異見者的人身安全和生存狀況仍然令人擔憂。

曼谷市中心繁忙的火車站附近, 一輛窗上蒙著鐵絲網的押送車緩緩停靠在巴吞灣法庭門前。一名泰國員警打開封閉的後廂, 吳玉華(網名哎烏)和丈夫楊崇走下車子,同一副手銬將他倆銬在一起。

聯合國難民署發給楊崇夫婦的難民證
聯合國難民署發給楊崇夫婦的難民證

星期三,這對夫婦被曼谷警方拘押。儘管已經獲得了正式的難民身份,但是他們沒有泰國的居留證件,在警察局扣押兩天後,他們被送上移民法庭。

楊崇,1971年生人,曾是中國南方街頭運動的積極參與者。那場2011年發源於中國南方多個城市的社會運動,參與者多為草根活動人士,他們向民眾宣講世界人權宣言、聲援烏坎、在鬧市區舉牌,呼籲民主憲政、要求官員公開財產。

在中國共產黨治下,任何反對聲音都視作對當權者挑戰,這樣一場公民運動自然受到官方打壓。南方街頭運動的骨幹成員很快被抓捕判刑,楊崇也被判刑一年。

出獄後,楊崇繼續參與社會運動,期間多次被抓捕、綁架、毆打、傳喚。他的妻子吳玉華(網名艾嗚)也幾度丟掉工作。2015年初,感到在中國再無生存空間的夫婦二人逃亡泰國,在那裡繼續為中國的憲政民主發聲。一年後,夫婦二人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

曼谷警察局鐵窗後的中國政治流亡者吳玉華(網名哎烏)
曼谷警察局鐵窗後的中國政治流亡者吳玉華(網名哎烏)

在泰國,像吳玉華和楊崇這樣的中國政治難民目前有數百人。賀維熠牧師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一個月前,他在泰國註冊了“世界難民自助救助行動”組織,希望國際社會關注這些歷盡艱險逃離中國,卻在異國他鄉陷入困窘的流亡者。因為移民政策的不斷變化,中國難民們遲遲無法被安置到第三國。

“這些人的處境非常糟糕,有些甚至在撿垃圾,生活在沒有尊嚴的狀況下,” 賀維熠對美國之音說。

旅居芬蘭的中國異見者李方這樣回憶那段曾經流亡泰國的日子:

“我們生活在曼谷的底層,因為這個王國不承認難民地位,我們得過著半地下的生活。我們不能獲得合法工作機會,有人就打黑工,有人也因此被抓去坐牢,極度貧困,沒有人身安全”

流亡的艱難不僅僅來自於困苦的經濟條件,還有心理上的恐懼。今年7月在多個非政府組織說明下從泰國抵達美國的中國異見者向莉說,即便深處異國,來自恐怖國家的跨國威脅也從未遠離。流亡者面臨被中國秘密員警抓捕回國的風險,跟蹤、監視、恐嚇等黑社會手段也屢見不鮮。

近年來,泰國軍事統治者將流亡者秘密移交北京的案例不斷增加。2015年7月,泰國向中國遣返了大約100名維吾爾人;10月,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被綁架;同樣在10月,擁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維權人士姜野飛和董廣平被遣返。今年7月,他們被中國法院分別判處六年半和三年半刑期。

“因為中共目前在海外肆無忌憚的行動,以及影響力的日益劇增,近幾年從泰國、緬甸、柬埔寨,還有眾所周知的香港,綁架這些聯合國已經認定的中國難民已經形成一個很大的常態,”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說。

傅希秋創辦的這個中國宗教自由監察組織參與了不少營救中國異見者的工作。星期五,傅希秋在推特上說:“感謝上帝!川普政府和大家努力,經過美國干預和國際社會關注,楊崇和哎烏(吳玉華)夫婦暫時沒有被遞解回中國的危險了。”

開庭前幾個小時,傅希秋曾向聯合國難民署發去緊急信函,希望他們能立即出面干預,敦促泰國當局停止遣返進程。

他寫道﹐ “讓兩位人權捍衛者回到他們的迫害者手中,會為世界各地的中國人權很為事業創下一個最惡劣的先例”。

傅希秋對美國之音說:“作為一個基督徒,一個牧師,我有時感到力不從心,很虧欠,因為有那麼多的人都需要幫助,需要營救。”

泰國境內傳來的消息說,吳玉華和楊崇在庭審結束後被送到距離曼谷一小時車程的移民監獄。因為拒絕當庭認罪,六天後法院還將繼續開庭審理他們的案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