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梵中正式宣佈續簽臨時協議 陳日君批評或有政治目的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批評,梵中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或有政治目的,可能為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以及教宗方濟各訪問中國鋪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7:41 0:00

梵蒂岡與北京兩年前簽署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星期四(10月22日)到期,雙方正式宣佈續簽臨時協議兩年,但是未有公佈協議的具體內容。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梵中臨時協議簽署兩年來根本沒有作用,期間沒有任命新的主教人選,他批評續簽協議或有政治目的,可能為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以及教宗訪問中國鋪路。

為期兩年的“梵中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星期四(10月22日)到期,梵蒂岡教廷新聞室當地時間中午12時發布157字公告表示,兩年前與中國簽署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將延長兩年。

梵中雙方正式宣佈繼簽臨時協議

公告表示,教宗有意繼續開放性及建設性的對話,從而促進天主教會的生活和中國人民的利益。公告未有提及臨時協議的具體內容,亦沒有提及梵蒂岡與中國之間的政治或外交關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四表示,中國與梵蒂岡經友好協商,決定將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延期兩年,雙方將繼續保持密切溝通和協商,持續推動改善關係的進程。

台灣外交部表示對協議充份掌握

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台灣外交部星期四就梵中續簽臨時協議表示,對此充份掌握,並與教廷保持溝通,教廷曾多次對外公開表示,“梵中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在處理教務議題,不會觸及外交或政治事務,台方認真看待教廷的承諾。

台灣外交部強調,台方對梵中臨時協議的立場沒有改變,希望有助改善中國日益嚴重的宗教自由問題,但是近來中共政府迫害教會的手段卻變本加厲,中國的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持續惡化。

陳日君批梵中續簽臨時協議或有政治目的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梵蒂岡與中國兩年前簽署的是秘密協議,內容從來沒有公開,但是從效果而言,他認為梵中臨時協議本身並不重要,而且兩年來根本沒有作用,期間沒有任命新的主教人選,他批評續簽協議或有政治目的,可能為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以及教宗方濟各訪問中國鋪路。

陳日君說:“為何梵蒂岡這麼緊張要再延長(梵中臨時協議)呢﹖又說這兩年進行得很順利,這些是‘大話’(謊言)來的,甚麼叫順利呢﹖你都沒有任命到一個主教,怎樣叫做順利呢﹖它肯定有政政目的,它真的想有一日能夠真正建交的,有得談判即是表示有希望可以建交。”

教宗方濟各可能不了解中共

陳日君表示,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Cardinal Pietro Parolin) 一直推動教廷與中國簽署臨時協議,以達致梵蒂岡與中國建交,他認為帕羅林操縱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以及現任教宗方濟各,由於帕羅林精於外交手法,可能教宗方濟各需要帕羅的幫助。陳日君又認為,來自南美洲阿根廷的教宗方濟各,對中共並不了解。

陳日君說:“教宗是南美洲來的,他可能對共產黨印象‘幾好’(不錯)的,因為南美洲你知道吧都是一些強權的政府、軍人政府以及一些‘財主佬’勾結,壓迫那些窮人,那邊的共產黨出來幫窮人講話的,有時政府拘捕他們,有時死在監獄裡面的,很偉大的那些共產黨,但是我們(中國)的共產黨不同的,我們的共產黨有政權在手裡,就難為我們的教會,難為一些不聽話的人,所以教宗可能對(中國)共產黨不是太認識,他可能只是認識南美洲那些共產黨。”

陳日君表示,可能教宗方濟各也希望訪問中國,因為過去很多教宗都希望達成這個目標,因此就算教宗方濟與教廷國務卿帕羅林等人,對梵中臨時協議等議題有不同看法,但都沒有提出反對,他不明白為何教宗方濟各會這樣行事。

陳日君說:“可能他(教宗方濟各)又想、不知道啊、去中國吧,很多教宗都想去中國的,若望保祿都想去的,去不成啊,是不是。我清楚見到、又聽到他(教宗方濟各)講的說話,明明同(帕羅林)那班人的看法是不同的,但事實上他又准他們做一些、完全是一些我覺得是很邪惡的事,所以我不明(白)、我真的很不明(白)、不明(白)教宗為甚麼這樣。”

教廷希望最終達成與中國建交

陳日君表示,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推動梵中續簽臨時協議的政治目的,就是希望最終達成教廷與中國建交,在歷史上留名,但是他認為中梵建交仍然有很多因素,並不是這麼簡單。

陳日君說:“國務卿(帕羅林)就是有這個目的,因為如果(梵中)建交成功,他就是歷史上很有名譽了,是不是﹖這麼多年、70年了都斷交,現在他成功再次建交,現在中國這麼強大。因為我對這個人已經很失望,因為我看到這個人是沒有信仰的。”

不明白教廷為何親中多過西方國家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19日公開呼籲教廷不要與北京續簽主教任命協議,他認為這項協議原本希望讓中國的天主教徒受益,但是中共踐踏宗教信仰的情況反而越來越嚴重。蓬佩奧警告,如果中共得手,天主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都將會被“臣服”,蔑視人權的中國政權將會因此更有“底氣”。

其後,蓬佩奧9月底訪問梵蒂岡,教宗方濟各以時間點太接近美國大選為由,決定不與蓬佩奧會面。

記者問及,為何梵蒂岡最近的立場好像親中國多於西方國家﹖陳日君表示,他亦很不明白為何會這樣,他認為教廷國務卿帕羅林很聰明,知道很多實際的情況,不可能對中共有甚麼幻想。

陳日君樞機表示,教廷可能為了續簽梵中臨時協議而讓步,有意任命親北京的人選繼任香港教區主教,他批評香港教區的主教任命都要得到北京祝福,等於一國兩制已經蕩然無存。(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日君樞機表示,教廷可能為了續簽梵中臨時協議而讓步,有意任命親北京的人選繼任香港教區主教,他批評香港教區的主教任命都要得到北京祝福,等於一國兩制已經蕩然無存。(美國之音湯惠芸)

地下教會信徒境況愈來愈淒涼

陳日君表示,對他來說教廷與中國是否續簽臨時協議根本沒有關係,因為中共當局做的事情完全不是同臨時協議有關,只是利用臨時協議來做藉口,做其他事情,一直忠於教宗領導,不願意參與由中共當局領導的“天主教愛國教會”的“地下教會”信徒的境況愈來愈淒涼。

陳日君說:“之前教廷批了一個地上(愛國教會)的(主教),如果地下(教會)已經有主教的,地下那個是正權主教,地上那個是輔理(主教),政府面前政府單單承認地上那個(主教),不承認地下那個(主教),但是梵蒂岡面前地下那個才是正權主教,漸漸不是了啊,地上那個承認了之後,他就是正權主教了,地下(教會)沒有主教了,所以現在地上的主教多過地下不知多少,一倍那麼多,所以地下很淒涼的,一些老主教死了都沒有接班人,羅馬也不支持他們的,不是教宗不支持,是羅馬教廷那些人不支持,現在方濟各跟他手下那些人走了,即是地下很淒涼,所以甚至他們(愛國教會)合法那7個(主教),即是完全不像樣那7個,要同時地下(教會)兩個(主教)讓位,很殘忍的。”

天主教中國化完全要聽共產黨話

記者問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不斷推動“宗教中國化”,教廷如何看待天主教中國化﹖陳日君表示,教廷知道梵中臨時協議簽署兩年來,完全只有退步,以前中共當局一些沒有執行的法例,現在反而都執行了,最嚴重的是18歲以下的人不准入聖堂、不准參加宗教活動,而天主教的本地化完全與中國推動的中國化不同,他認為中共當局推動的天主教中國化,完全只是要聽共產黨的話。

陳日君說:“我們天主教裡面有個講法叫做‘本地化’,Inculturation,即是說我們(天主教)的福音都要配合當地的文化,都要認識那個文化、跟它融合,在可以融合的地方融合,不對的地方要它改進,但是現在的教廷國務卿(帕羅林)他不是蠢的,他知道它們(中共)的(宗教)中國化不是我們的本地化,但是他(帕羅林)就‘咋啼’(假裝),完全是說謊的,他不可能這麼無知的,這個(宗教)中國化完全不是我們的本地化,這個中國化就是聽政府的話,聽共產黨的話。”

美國為宗教自由發聲是好事

陳日君表示,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西方國家都知道,中國是一個專制國家,因為沒有自由,連宗教自由都沒有,西藏很久以前已經被西方國家關注,最近到新疆、法輪功、基督教、天主教等問題,他認為美國有時覺得自己是世界的領導,為沒有宗教自由的國家發聲,包括中國的宗教自由發聲也是好事。

陳日君說:“這個世界愈來愈政治化了,別人說你美國有甚麼政治目的呢﹖以這個宗教自由來攻擊中國,即是不關我們事的,政治的東西我們不是很明白,美國的政治我們不是很清楚了,但是肯定如果它們(美國)見到我們(中國)沒有宗教自由,為我們發聲,都是一件好事來的。”

陳日君對中梵關係與中港天主教前景感到擔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5:40 0:00

國安法實施後香港人失去自由

對於6月30日深夜起實施的“港版國安法”對香港宗教自由的影響,陳日君形容這件事是“不得了”,他批評中共一直都“咋咋啼啼”(假惺惺),說有一國兩制,他認為實施國安法之後,甚麼都沒有了,當局要做甚麼事都可以,包括“送中條例”,他詳細看過國安法的條文之後,覺得“真係嚇死人”。

陳日君說:“我都即是很天真,國安法出來我都很詳細看,一個個字看啊,看得很清楚,看完之後我說浪費時間,看來幹甚麼呢﹖現在它們(港府)甚麼都做得的了,又說本來這樣、不過在特殊情形之下,它們(警察)搜查都不需要搜查令的,現在特殊情形下拘捕你都未必有律師幫你忙的,現在拘捕你、家人都不能來探你,國安法會抓去大陸審的,所以“送中法”包括在裡面了,即是完全我看過之後,我說完全做甚麼都可以了,它(北京)不需要說這麼多,真的“嚇死人”了,講話都不准講了,言論的自由都沒有了。

香港主教任命要有北京祝福失去一國兩制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已經懸空超過一年,陳日君9月底就繼任人選安排到訪梵蒂岡,但不獲教宗接見。陳日君表示,本來教廷覺得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是一個理想的人選,但是有人認為夏志誠去年曾經參與一些示威活動,包括一些祈禱會及遊行,可能不受中共歡迎,另一位得到北京祝福的蔡惠民神父應該是更好的主教人選。

陳日君表示,教廷國務卿帕羅林肯定更喜歡親共的蔡惠民繼任香港教區主教,但可能他們聽到香港有很多反對的聲音,後來可能決定找夏志誠及蔡惠民之外的“第三者”,即是梵蒂岡與中共都可能接受的人選。

陳日君表示,找“第三者”的人選亦不容易,加上續簽梵中臨時協議一直以來都是梵蒂岡比較熱衷。他認為在這樣的談判情況下,教廷可能為了續簽協議而讓步,有意任命親北京的蔡惠民為香港教區主教。他批評香港的主教任命都要得到北京祝福,等於一國兩制已經蕩然無存。

陳日君說:“在這樣的談判情形之下,當然是梵蒂岡要讓步多一些,它們(北京)會提高條件,其中可能說它們喜歡姓蔡的,迫梵蒂岡要任命那個姓蔡的做主教,這樣就不是太好了,因為我們如果一國兩制還有的話,它們從來都沒有否認,如果還有一國兩制,我們香港任命主教不受北京管的,現在香港的主教都要北京祝福,即是等於一國兩制沒有了,如果真的這樣,我們真的怕梵蒂岡會任命這個姓蔡的。”

親北京人選擔任香港教區主教對香港不利

陳日君表示,如果任命親北京的人選擔任香港教區主教,將會對香港不利,他以現任“很聽北京話”的特首林鄭月娥為例,批評她將香港“搞到一塌胡塗”,如果香港教區主教都是完全聽北京話,教會裡面都會“亂籠”(內部混亂),他希望教宗可以考慮他的意見。

陳日君說:“如果我們天主教的主教都要完全聽北京話,我們教會裡面‘亂籠’了,即是不是照聖經、不是照教會的訓導,依照習近平的命令了,這樣就不對了,所以我很緊張想見教宗,見不到教宗不要緊,至少他收到我的信,知道我想跟他聊天,至少他知道我對這件事很緊張,現在卒之怎樣我們不知道的,我們天主教信天主的,不是信人的,人有時可能很‘論盡’(手忙腳亂)的,但是天主要搞定的。”

陳日君表示,蔡惠民雖然未收到教廷正式的任命,但是他可以說已經開始做主教的工作,例如安排一些對他忠誠的人選擔任教會裡面的工作,陳日君批評這些是世俗的手段,很多地方不合教會的訓導,包括要求神父講道的時候不可以講政治。

若親北京人選出任主教陳日君將會“消失”

陳日君表示,香港的教徒很單純,教宗任命那個人選出任香港教區主教,他相信教徒不會出來“造反”,而他亦不會出來“造反”。不過,如果教宗任命蔡惠民擔任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表明,他不會再出來說話,他“會消失”以示抗議。

陳日君說:“如果姓蔡的真正做主教呢,我就不會在教會那些隆重的場面跟他一起出現,我一定會避免跟他一起出現了,我不會公開去反對他,因為這個是我們的底線來的,即是我消失都是一個抗議吧,是不是,但是不會再講這麼多我們不要這個主教,教宗給了就是給了,但是都可悲的,我甚至講我死了之後,都不想葬在主教大堂(香港天主教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了。”

帕羅林指臨時協議無關梵中建交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教(Cardinal Pietro Parolin)在羅馬時間星期一接受《梵蒂岡新聞》記者訪問,就梵中續簽臨時協議回應表示,協議內容將會保密,不過只是“相對地保密”,因為很多人都知相關內容。

對於續簽臨時協議是否意味梵蒂岡與中國將會重新建立外交關係,帕羅林表示,目前還沒有外交關係的討論。教廷的重點是教會,臨時協議並沒有解決所有問題和困難,協議既不涉及外交關係,也不預見外交關係的建立。帕羅林強調,臨時協議關係到教會的處境,特別是一個具體問題,就是任命主教。

帕羅林補充,梵蒂岡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會談,時機尚未成熟,現時雙方都是聚焦在教會事務上蹉商。

梵蒂岡與中國在2018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雖然協議內容從未公開,但是梵蒂岡和教宗方濟各一直強調,他們在中國天主教會的主教任命權上,有最終的決定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