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灣4選手備戰冬奧會 避談北京人權、資安等爭議


資料照:在南韓舉行的2018年冬奧會開幕式上台灣代表隊入場。 (2018年2月9日)
台灣4選手備戰冬奧會 避談北京人權、資安等爭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4 0:00

北京冬奧會即將於2月4日開幕,台灣代表團今年有4名選手取得高山滑雪、雪橇及競速滑冰的參賽資格,並將以“中華台北”的隊名出賽。台灣今年無論在參賽項目或女子選手陣容上都是歷年來之最。出賽前,多位選手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分享了他們在地處溫熱帶的台灣進行冬季項目訓練,所必需克服的許多挑戰。

截至1月23日,來自台灣的“中華台北”北京冬奧代表團確定由何秉睿及李玟儀取得高山滑雪項目的參賽資格,女將林欣蓉則將出征雪橇項目,而競速滑冰則由黃鬱婷取得500米、1000米與1500米三項資格,這是她第二度征戰冬奧。全隊三女一男可謂是台灣史上最強大的冬奧女將陣容。

台灣體育署早於1月19日就舉行授旗儀式,不過,代表團無一人出席,因為選手們不是在瑞士、奧地利等歐洲國家參賽,就是剛回到台灣接受隔離防疫,凸顯了台灣選手在備戰北京冬奧時所面臨的兩大挑戰:疫情和氣候。因為地處溫熱帶的台灣缺少雪場,選手們所有的正式的訓練與比賽,都得出國才能完成,也因為移地訓練,再加上冬季項目在台灣都屬於冷門運動,因此選手們除了擁有奧運選手的光環外,在台灣觀眾中的能見度有限。

氣候與疫情台灣冬奧選手挑戰多

人在台北的台灣滑雪奧運選手何秉睿 (照片提供:何秉睿)
人在台北的台灣滑雪奧運選手何秉睿 (照片提供:何秉睿)

對於移地訓練,24歲的高山滑雪選手何秉睿感受格外深刻。自幼愛上滑雪的他,中學時期就遠赴奧地利滑雪學院接受訓練,即使一度腿傷開刀也未曾中斷。但自2020年初爆發的一場新冠疫情卻讓他長達兩年連雪都碰不到。

人在台北的何秉睿告訴美國之音:“(2020年疫情初期)那時候幾乎就是用逃難的方法,直接趕在歐洲鎖國之前逃回台灣,因為那時候病毒看起來都是對肺部會造成很大的損傷,對運動員來說,這是一輩子的事情,所以寧可不要訓練,也要讓身體維持健康。”

台灣在海拔3100公尺的合歡山上曾設有“滑雪訓練中心”,但因氣候暖化如今已不復存在。在無法出國的日子裡,何秉睿只能靠自行車、健身房來訓練肺活量與滑雪所需的肌群。

模擬滑雪訓練機克服氣候限制

人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的台灣滑雪奧運選手李玟儀 (照片提供:李玟儀)
人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的台灣滑雪奧運選手李玟儀 (照片提供:李玟儀)

他的滑雪隊友李玟儀也面臨相同的挑戰。為此,她的父親兼教練李永德不惜斥資購入兩部模擬訓練機,設法讓她透過儀器所加載之2014年俄羅斯索契與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會的賽道場景,維持參賽的節奏感。

儘管機器無法完全複製天然雪場的各種複雜狀況,但目前正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參賽的李玟儀告訴美國之音,模擬訓練讓她於2021年8月赴美重啟訓練時,驚訝地發現自己雖然已睽違雪場一年半,但幾乎不需要熱身,就能完全適應雪地,“好像沒有離開過一樣”。

李玟儀說:“我們那台搖搖機因為它是模擬奧運的場地,增加一些我對於旗門路徑的判定(技巧),其實機器比起實際上的雪地,它的容錯率會更低。所以在機器上,如果你要做出跟雪地上一樣的姿勢,那你就要用更標準的方式來做。”

百日征戰33賽事 奪冬奧參賽權

維持訓練水平只是第一步,為了彌補因疫情延宕的參賽進度,李玟儀於2021年10月再度遠赴歐洲,並在3個月內往返征戰於立陶宛、波斯尼亞跟賽浦路斯等國之間。她說,父女倆開車跨國奔波長達一個月,累計里程相當於美國東西岸來回一整趟,其馀兩個月中,共參賽33場,等於每1.4天就要出賽一次。

人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的台灣滑雪教練李永德 (照片提供:李永德)
人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的台灣滑雪教練李永德 (照片提供:李永德)

女兒拚成績,父親李永德身兼教練、廚師跟司機,還要隨時聯絡位於台灣的滑雪協會,辛苦的代價是終於趕在時限之前,搶到北京冬奧會所需的“點數”門坎160點,順利取得奧運參賽資格。

不同於中國體育界的“舉國體制”是由政府投注經費和資源栽培選手,台灣選手一開始只能靠家人資助訓練費用,直到在國際賽事中嶄露頭角才有機會爭取台灣體育署的參賽補助或是個別廠商的廣告贊助,尤其相對冷門、全國推廣潛力較低的冬季項目,更不易於取得來自外界或政府的各項軟硬件或財務支援。

人在瑞士聖莫里茨的台灣雪橇選手連德安 (照片提供:連德安)
人在瑞士聖莫里茨的台灣雪橇選手連德安 (照片提供:連德安)

缺雪橇賽道柏油路和滑冰場克難訓練

相較於滑雪,挑戰雪橇賽的連德安跟他的隊友林欣蓉,訓練過程更加艱辛,因為雪橇在台灣是冷門運動,而且高度依賴器材的科技水平。連德安已備戰多時,但今年卻因一名之差而與奧運失之交臂,他說,台灣選手就算與對手同樣表現得毫無瑕疵,但對方就是能憑器材優勢略勝一籌,而且在冰刀等零件材質上擁有所謂“黑科技”加持的高檔雪橇,各國藏私,台灣有錢也買不到。

此外,台灣沒有任何雪橇相關的訓練場地。為了備戰冬奧,連德安只能把雪橇裝上輪子,滑上柏油路面,相當克難。相較於冰上賽道可以滑出高達150公里的時速,在柏油路面最快也只能滑出時速60、70公里,訓練效果十分有限。

至於林欣蓉,出賽時,雙手得戴裝有釘爪的手套“扒冰”來出發,但台灣苦無場地讓她訓練,她只好去俗稱“冰宮”的一般滑冰場,在滑冰玩耍的民眾旁,孤獨而刻苦地訓練著。

現在人在瑞士聖莫里茨鎮的林欣蓉告訴美國之音:“在冰宮裡面,我自己會去做抓冰的訓練,就是拿我們手上的爪子在平面的冰上做出發的訓練,讓我比 較快可以銜接滑道出發的那個速度,但是我們的訓練就是很枯燥乏味,就是一個很無聊的訓練。”

冬奧賽道“雪遊龍”測試賽傳意外

連德安與林欣蓉兩人都曾於2021年底參加過北京的冬奧測試賽,實際體驗了中國國家雪車雪橇中心的賽道“雪遊龍”,該賽道全長1975米、垂直落差120米,並號稱擁有全球罕見的360度“迴旋彎賽道”,從空中俯瞰猶如巨龍蜿蜒的姿態。

人在瑞士聖莫里茨的台灣雪橇奧運選手林欣蓉 (照片提供:林欣蓉)
人在瑞士聖莫里茨的台灣雪橇奧運選手林欣蓉 (照片提供:林欣蓉)

林欣蓉說,測試賽時,由於一處彎道的設計較為開放、且冰面處理不善,導致某選手飛出賽道受傷,但據說北京事後已修正缺失。

A4

連德安認為,相較各國賽道,北京的“雪遊龍”難度較高。目前人也在瑞士聖莫里茨的連德安說:“他們(賽道)做得比較長,規劃的形狀也有點像中國龍的那種感覺。難度的話,因為這個滑道算是全世界最長的,所以大家都會花大概58秒到62秒之間,中間一旦碰撞,因為後面算是上坡,上坡的速度都會減慢,那相對在終點成績就不好。”

北京冬奧遭外交抵制、疫情雙沖擊

除了賽事,本屆北京冬奧會還面臨歐美多國的外交抵制和北京爆發疫情等困境,迫使中國官方近期宣布,除了不接受境外觀眾購票外,也將進一步緊縮境內觀眾的售票政策,改採定向組織群眾觀賽,而各國選手入境後,也必須在全封閉式的“防疫泡泡”中參賽,全程禁止接觸到北京的生活圈。

冬奧賽前 北京資安、食安惹議

除了境外記者採訪受限,北京奧組委還要求選手及所有進入場館者都必須於14天前下載手機APP“冬奧通”,以隨時回報健康狀況。但外界認定此手機程序存在資安漏洞,包含美國在內等多個國家已呼籲其奧運選手避免攜帶個人手機前往北京,以防機敏個資外洩或遭監控。

此外,德國反興奮劑機構(NADA)也警告選手不要食用中國豬肉,因為其中所含的瘦肉精“克倫特羅”(Clenbuterol)成分恐在藥檢中遭誤驗出興奮劑陽性反應。

對於北京冬奧所面臨的一連串國際爭議與外交抵制,台灣教育部次長林騰蛟1月19日在授旗儀式後接受媒體聯訪時表示,台灣官方將循冬奧往例不派遣官員前往,而由中華奧委會率團並負責照顧選手與教練,讓選手們可以保持中立的立場,全力爭取佳績。

多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選手和教練都表示,目前已全力投入賽事準備,對於冬奧衍生的中國人權爭議、資安或食安疑慮,他們將遵循代表團團本部的安排和指令。

目前人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市的高山滑雪教練李永德告訴美國之音:“我站在教練的角度,就是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我覺得把它分開來看,大家都會比較快樂一點。食安問題的話,中華奧委會團本部這邊的指令,我相信選手都可以照做。”

根據台灣的規劃,1月25日開始,中華台北隊的四位奧運參賽選手將陸續前往北京熟悉場地,並展開最後的賽前準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