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海參崴建城日喚起回憶經營遠東之難讓俄羅斯更警惕中國


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的金角灣大橋。

俄羅斯慶祝遠東主要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160年,在中國引起憤怒反應。有評論認為,這事件,再加上中國崛起,遠東的衰落和當地對中國的巨大依賴,都使俄中兩國更難彼此信任。而蘇聯當年曾幫中共建政,也讓俄羅斯認為今天並不欠中國的。

中國呼籲勿忘國恥俄稱無惡意

7月2日是俄羅斯遠東主要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160週年紀念日。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當天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祝賀,但卻意外引起大批中國網民的憤怒回應,許多知名學者,前外交官和記者等等都紛紛加入其中。他們呼籲不忘記國恥,稱俄羅斯的舉動是挑釁和侮辱,更在中國人的心上撒鹽。

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否是俄羅斯外交部統一部署的行動。俄羅斯駐日本,駐愛沙尼亞等其他駐外使館也同樣於當天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

這起事件的發生也正值中國與許多國家都發生摩擦矛盾。中國與印度邊境局勢緊張,與日本在東中國海,與東南亞國家在南中國海的領土爭執在持續,台海兩岸局勢不斷繃緊。繼新冠疫情后,西方世界在香港事務上也批評中國。

當中國想與俄羅斯聯手對抗美國之際,俄羅斯卻成為中國社會輿論新的抨擊目標。這導致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和許多學者立刻發文和發表評論,急忙為中俄關係定調,以便能引導剛剛掀起的中國民族主義浪潮不要針對俄羅斯。

一些俄羅斯媒體報導了中國社會的憤怒反應,但認為俄羅斯大使館的舉動很正常,沒有惡意。符拉迪沃斯托克地方當局和媒體則介紹了駐當地的韓國、越南、日本、美國等外國領事館的賀信。作為符拉迪沃斯托克友好城市的中國上海,煙台等城市也同樣發出了賀信。

塑造民族英雄推動歷史教育幫中共掌權不欠中國

濱海邊疆區首腦科熱米亞科率領當地眾多官員當天前往位於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市中心的穆拉維約夫塑像和他的靈柩前獻花圈。科熱米亞科稱讚穆拉維約夫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以及幫助沙俄帝國獲得遠東大片土地時的貢獻。他還強調應加強對當地青少年的遠東歷史教育。

2018年時,黑龍江對岸的阿穆爾州有居民投訴,俄羅斯的中學歷史教科書在講解如何獲得遠東土地時,使用了趁中國之亂奪取中國土地的介紹。後來俄羅斯當局取消了教科書中的這段描述。

這一舉動獲得了包括議員在內的許多俄羅斯政界人士和媒體的支持。支持者們說,那樣的描述會給學生們會留下俄羅斯趁火打劫,掠奪別國領土的印象。另外,蘇聯當年曾給中國提供過大量援助,沒有蘇聯的支持,中共更無法贏得內戰並在中國大陸執政,今天的俄羅斯不欠中國的。

沙俄與中國滿清帝國分別在1858年和1860年簽署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這使大片遠東土地歸屬俄羅斯。穆拉維約夫作為當年沙俄帝國東西伯利亞總督,是璦琿條約的簽字人,更是當年推動確定兩國邊界劃分的關鍵人物。

在黑龍江對岸的俄中邊境城市哈巴羅夫斯克(伯力),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以及其他許多遠東城市赤塔,伊爾庫茨克,納霍德卡等地,都樹立有穆拉維約夫的塑像。

防衛遠東不鬆懈歷史經驗讓俄不信任中國

俄羅斯獲取遠東土地雖有條約依據,但俄羅斯也時常在有機可乘時違反條約,這導致俄羅斯一直擔心中國威脅。俄羅斯最新的一次違約是在2014年出兵烏克蘭和吞併克里米亞,從而首次改變了二戰後幾十年不變的歐洲邊界現狀,因此被國際社會譴責並遭受制裁。

但為了表達捍衛克里米亞的決心,俄羅斯在2017年推出200盧布紙幣,兩面分別印有克里米亞當地的著名古蹟和塑像。同時發行的2000盧布紙幣上,則分別印有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新建的大橋,和黑龍江對岸阿穆爾州的東方火箭發射場。把克里米亞與遠東並列,顯示俄羅斯對遠東土地的重視。

為表達捍衛遠東土地的決心,俄羅斯同樣在2011年發行的5000盧布紙幣上,特別印上了穆拉維約夫的塑像和哈巴羅夫斯克(伯力)的市徽,另一面印上了沙俄帝國當在黑龍江上興建的大橋。

但俄中兩國的邊界問題多年前已全部解決。黑龍江上的黑瞎子島,俄羅斯稱為大烏蘇里島被一分為二,島上的東正教堂劃歸俄羅斯一側。這座教堂曾是上個世紀90年代當地政府同樣為向中國宣示對遠東的擁有而建設。

俄羅斯在遠東的防務上更毫不鬆懈。俄軍東部軍區下屬部隊中,除了太平洋艦隊有針對日本和美國任務外,陸軍的幾個集團軍則全部駐防俄中邊境,它們都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蘇中邊境衝突之後組建。而東部軍區的空軍和防空部隊司令部則設在黑龍江對岸的哈巴羅夫斯克市(伯力)。

俄羅斯同樣在加強與日本有爭議的南千島群島,也就是北方四島的兵力,並興建基礎設施,以此表達捍衛那片土地的決心。但同時俄羅斯也在加強與日本的關係來牽制中國。

守土更難中國仍在虎視眈眈?

但如何守住遠東大片土地成為從沙皇到今天普京政府的頭疼問題。北京條約簽署後,滿清王朝推動洋務運動,中國國力開始有所提升,沙俄帝國立刻對此警覺,甚至不顧當時經濟拮据,動工興建西伯利亞大鐵路,目的是為了促進遠東經濟發展,加強遠東與歐洲的聯繫,同時也為了確保能向遠東投送兵力。

在這之後,蘇聯同樣為了方便遠東用兵,開始興建貝加爾-阿穆爾鐵路。蘇中邊境武裝衝突後,蘇聯在上個世紀70年代基本完成了鐵路建設。

一名俄羅斯資深外交官說,赫魯曉夫時代他在大學唸書時,蘇聯就呼籲振興遠東,幾十年下來,今天的普京仍然在推動這一國策,可見俄羅斯經營遠東之難。

一些俄羅斯評論人士說,俄羅斯大使館一條短短的推文就能輕而易舉在中國社會喚起對百年屈辱的回憶,同時也顯示中國沒有忘掉遠東,仍對那裡虎視眈眈。而遠東的持續衰敗,另一側中國的崛起和國力的不斷增強,所有這些都會加深俄中間的不信任感,為兩國關係的未來增添複雜因素。

遠東地區人口持續大量減少,經濟落後的趨勢並沒有因為莫斯科中央政府近年來的各種努力而得到改變。交通不便和運輸昂貴使當地與鄰國有更多聯繫。許多遠東居民都曾去鄰近的中國、韓國和日本等國旅行,但卻從未到過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等歐洲地區的俄羅斯城市。

新冠疫情爆發後,俄羅斯首先關閉了遠東與中國相接壤的陸路邊界,一度禁止貨物運輸,這使遠東居民的日常生活立刻受到嚴重影響。許多當地城市商店中的蔬菜,食品和其他日用品的價格都曾出現過大幅上漲,顯示遠東今天對中國依賴之深。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遠東地區的不穩定,對莫斯科中央的反感和離心傾向會越來越強。

尼科里斯基:“因為那裡現在變得更加貧窮,人們無法指望遙遠的莫斯科能幫忙。我注意到當地的反對派勢力也在壯大,過去從來沒有舉行過反政府示威的地方也出現了示威活動,人們直接要求更換政權。”

十月革命後的一段時間裡,遠東曾出現過一段無政府時期,當時日本,美國等國都曾出兵遠東,其中以日本派兵規模最大,駐紮時間最長。當時的中國北洋政府也曾派遣軍艦和陸軍駐紮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