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新聞自由捨命的陳秋實,你在哪裡?


被失踪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6 0:00

在世界新聞自由日(5月3日) 前夕,被失踪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的朋友呼籲世人繼續為他的自由呼籲,不要忘記這個名字。

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的主題是“無畏無私的新聞”,這也正是奔赴武漢報導疫情的陳秋實留給朋友和很多人的印象。

“陳秋實是拿命去換採訪,”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網民說。陳秋實確實也曾對人說過:“我能犧牲的只有這條命了。”

陳秋實失踪後,他的朋友每天繼續用陳秋實的推特賬號發布消息,呼籲外界關注陳秋實的下落。陳秋實曾對美國之音說,他在“牆外”設立的社交媒體賬戶由信賴的朋友在管理。

“陳秋實在武漢報導冠狀病毒疫情后已經失聯84天。請救救他!!!”星期五(5月1日),這位朋友在陳秋實的推特賬號上發布。

陳秋實是中國農曆除夕夜(1月24日), 在中國官員剛宣布對武漢封城時趕到這座人口1100萬的城市的。

“我的責任是一個公民記者,作為記者,出現了災難,你不敢第一時間衝到前線來,算什麼記者呢?”他說。

在隨後的近兩周里,他探訪了武漢多家醫院、殯儀館、居民區,採訪了多位當地百姓,並將這些未經當局審查、過濾的視頻發佈在互聯網上。

不止一次,陳秋實在視頻中流露,中國的國家機器正向他迫近。他接到過很多警告電話,“隨時準備被當局帶走”。2月6日晚間,在探訪武漢新落成的方艙醫院後,陳秋實與外界失聯。

“陳秋實作為公民記者,沒有做錯什麼,他只是真實客觀地記錄了自己所見所聞。我們應該繼續關注陳秋實,繼續為他的自由呼籲,不要忘記他,”陳秋實的朋友對美國之音說。

在這位朋友眼中,生於1985年,有著律師、演講明星、公民記者、知名博主的多重身份的陳秋實“勇敢、純真、智慧”。

陳秋實失聯後,這位朋友也經常在推特上發布陳秋實過往拍攝的視頻。這些視頻和他的社交媒體賬號一道被中國當局封殺。

“'秋實,你要注意安全!'這是最讓我尷尬的一句關心。我真的不太在乎自己的安全。如果諸君全像我一樣敢於說實話、說心裡話,我自然就安全了。恰恰是因為中國人都太在乎自身的安全,中國才變成今天這個鬼樣子,我才變得越來越危險。”

這是陳秋實最令朋友印象深刻的一段話。“因為太真實了,直指人心,” 他的朋友說。

去年11月,在與美國之音的一次專訪中,陳秋實也說,他其實並不很在乎自己是不是被監控,人身是不是有危險。

他說,如果中國國家安全機關的人真的認真看過他的視頻,審查過他的微信通話記錄,就會發現他“也許比這些國家安全機關的人還要熱愛這個國家”。

在那次訪談中他還說起,曾經有人問他:“秋實,你能為這個國家犧牲多少?”他的回答是:“我能犧牲的只有這條命了”。

一位陳秋實在中國大陸的觀眾說,其實陳秋實被抓是早晚的事,但是“眼睜睜看著他被抓走,自己又幫不上什麼,感覺真的很無奈”。

曾與陳秋實在節目中連線的另一名公民記者、武漢居民方斌也於2月1日被當局抓捕,目前生死不明。第三位因為報導疫情被抓的公民記者李澤華在人間蒸發兩個月後於上週(4月22日)現身。

與此同時,中國三名90後公益人士從4月19日起與外界失聯。陳玫、蔡偉和他的女友小唐是“端點星”網站的志願者。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時,該網站備份了大量被當局刪除的疫情文章,發布疫情動態,保存了疫情記憶。

蔡偉和小唐分別畢業於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社會學系碩士項目。在他們失踪一周後,家人才收到警方通知,稱二人因涉嫌“尋釁滋事”被指定監視居住”。陳玫的家屬尚未接到任何通知。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認識蔡偉和小唐。她說,蔡偉上過她的課,是個“很老實的孩子,有些木訥”。

“不明白尋釁滋事具體何指,有什麼證據?有什麼法律依據?如果沒有,這樣抓人就是違法執法,” 郭於華對美國之音說。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星期一(4月27)發布聲明說,中國當局應該立即並無條件釋放這五名公開報導冠狀病毒疫情暴發的活動人士和公民記者。

在無國界記者組織上週發布的2020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中國的新聞自由度排名第177,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位列倒數第四。香港下跌了7位,排在第80名,是該組織自2002年開始公佈該指數以來的最低排名。

聯合國從1993年起將每年的5月3日定為世界新聞自由日,旨在提高新聞自由意識,並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論自由的權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