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經濟逆風 中國央行警告高金融風險


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11月21日在北京舉行的2019年新經濟論壇上發表講話。

面對經濟下行趨勢,中國政府優先考慮金融穩定。中國央行週一表示,中國需要解決突出的金融風險,應對外部衝擊引發“異常”市場波動帶來的風險。

中國央行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下稱《報告》)中指出,金融市場對全球貿易形勢和全球流動性不確定的上升高度敏感。中國人民銀行將加強對股票、債券和外匯市場的實時監管,以防止跨部門的風險擴散。

報告稱,債券違約可能會繼續,因此當局必須防止此類違約風險引發的系統系風險,同時加大對證券市場違規行為的懲罰力度。

央行表示,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北京已加強對未來可能發生的“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的日常監管和評估,並制定了應急預案。

根據這份年度報告,截止2018年底,中國家庭的槓桿率上升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0.4%,在新興市場經濟體中處於較高水平,對一些地區和低收入家庭構成債務風險。

中國經濟放緩的前景可能挫傷當局去槓桿化的努力。中國央行最近下調了影響銀行邊際融資成本的貸款工具利率,但信貸增長對利率下調的反應最近有所減弱,信貸分配惡化意味著放貸在提振基金活動方面的效果有所減弱。

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學家拉斯穆森(Martin Lynge Rasmussen)表示:“鑑於近期貨幣寬鬆措施的效果可能不佳,經濟增長面臨的阻力也在加大,我們認為中國央行將在未來幾個月開始更大幅度降息。”

央行表示,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大減稅力度,大幅提高地方基建專項債券的發行額度。

報導寫道:“受內外部多重因素影響,中國經濟中一些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逐漸暴露,金融風險易發高發,經濟增長面臨的困難增多。”

2018年年底,中國央行在對4379家金融機構的年度評估中,有13.5%的金融機構被列為“高風險”,主要是農村和小型金融機構。約10.58%的機構未能通過央行的測試。

今年早些時候,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至30年低點之際,政府罕見地接管了包商銀行,又出手救助了錦州銀行和恆豐銀行,再次引發了外界對中國數百家小型銀行經營狀況的擔憂。

央行表示,中國四大銀行-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公司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面臨較大的壓力滿足穩步落實總損失吸收能力(TLAC)標準。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