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外交官在捍衛疫情的應對上被評展現“戰狼”特性


中國外交部大樓前的地球儀與和平鴿。(2020年3月1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8 0:00

從亞洲到非洲,從倫敦到柏林,每當中國被抨擊未能迅速採取措施剷除新冠病毒疫情的傳播時,中國的外交官就以好戰的反擊掀起外交風暴。

美聯社說,這些中國的外交官屬於新一代的“戰狼”外交官。“戰狼”一詞來自一部中國電影,講述中國特種兵在非洲和東南亞赤手斃命美國壞人的故事。

美聯社稱,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外交官過去幾年來一直採取的強硬態度在不斷升溫。習近平被認為拋棄了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主張。習近平政府敦促其外交官要奉行“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即號召中國重新確立其作為全球大國的歷史地位。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稱,“中國任人欺凌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今年初曾經指責瑞典媒體和記者“整天坐在辦公室裡憑想像惡意批評中國黨和政府”。桂從友還把瑞典記者比喻為“48公斤級的羽量級選手”,執意要跟中國這個86公斤級的重量級選手打擂台。

中國駐瑞典大使館3月19日在其網站上發表聲明稱,瑞典“自由世界”智庫的一些人在媒體上“企圖借新冠肺炎疫情把疫情政治化、對中國污名化、將病毒標籤化,實在令人不齒,必須堅決反對”,其結果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美聯社引述北京國際問題專家的話說,北京認為,批評者不僅攻擊其行為,而且還攻擊其領導權和執政權。中國人大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說:“如果任何人試圖在這個問題上攻擊中國,中國都會堅決反擊。中國領導人可能會認為,如果中國不反擊,會更傷害中國。”

此外,在中國當局封鎖推特和臉書的同時,中國的外交官們卻越來越多地利用推特和臉書這些社交媒體平台來為中國政府發聲。此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稱,可能是美軍去年10月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美國紐約市福特漢姆法學院中國政治問題專家明克勝(Carl Minzner)教授說,習近平已經很明顯地表示喜歡“戰狼”外交官。

他說,這些新型的外交官“預測未來,在海外使用誇張的語言,以此作為一種工具,來吸引國內的民族主義受眾-不僅在共產黨的精英階層,而且在整個社會-而不考慮在海外對中國形象造成的影響”。

不過,在海外,中國外交官戰狼般的好鬥言詞並不被待見。在中國駐法大使館發表了一個顯然反擊西方批評的聲明後,法國外交部長召見了中國駐法大使。中國駐法大使館的聲明指責法國養老院的工作人員遺棄並且“讓那裡的老人們餓死和病死”。

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表了病毒可能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的推文後,美國國務院召見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抗議北京暗示可能是美國軍人將新冠病毒帶到中國的言論。

中國駐尼日利亞、加納和烏干達的大使也因廣州發生針對非洲人的騷擾和歧視事件受到抨擊。

法國總統馬克龍質疑中國在抗擊新冠病毒疫情時做出的反應,稱“很顯然發生了一些我們並不了解的事情。”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4月16日稱,英國同中國的關係“在本次危機過後我們不能再像往常一樣了。”

中國駐柏林大使館4月16日發表聲明,指責德國《圖片報》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特別是妄稱中國應對此負責的報導是“拙劣”的報導。

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館在其官方推文中說,“言論自由是有限度的”,以此回應西班牙一個極右政治家上傳的一個視頻,稱“西班牙抗體抗擊該死的中國病毒。”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北京展開協調行動,在海外塑造中國的形象。中國從俄羅斯“抄作業”,動員了數以千計的機器人在推特上發布共產黨的路線和主張。中國還向官方廣播媒體投入巨資,加大阿拉伯語,西班牙語等幾十種語言的對外宣傳力度。

中國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儲殷對美聯社說,“過去,中國的外交遠離人民”,但是現在中國的外交官認識到,“展示他們強硬的一面是安全的。至少,強硬不會錯的。 ”

北京的外交官認為,這次疫情是在批評西方世界的國家中確立其領導地位的機會。很多國家的領導人讚揚中國派醫療隊,運輸捐贈的醫療物資。塞爾維亞總統更是親自迎接運抵醫療物資的飛機,親吻中國國旗。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經在去年發表的一篇題為“佔據道義制高點提升國際話語權”的文章中表示,“我們前所未有地走進了世界舞台中央,但手中尚不完全掌握麥克風” ,因此要“奮力提升話語權。”

(本文依據了美聯社的報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