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蓬佩奧發話 美國加速打擊中國商業間諜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就美中關係發表演講。

星期三(8月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再次聚焦中國,宣布從五大層面禁止中國電訊​和科技公司進入美國網絡,竊取美國公民的私人訊​息和美國企業寶貴的知識產權。中國的商業間諜活動再次成為華盛頓鎖定打擊的目標。

蓬佩奧表示,要限制包括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等中國的雲服務提供商在美國收集、存儲以及處理大量數據和敏感訊​ 息。

“中國的商業間諜問題已經成為美中關係的主要燃點”,美國記者馬語琴(Mara Hvistendahl)對美國之音說。她表示,中國的商業間諜活動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但是隨著全球遭遇新冠疫情的衝擊以及美中關係的緊張加劇,這個問題更加被放在聚光燈下檢視。

今年2月,馬語琴在其著作《科學家與間諜:一個有關中國、FBI和工業間諜的真實故事》( The Scientist and the Spy: A True Story of China, the FBI, and Industrial Espionag e)一書中,詳實記述了2011年中國公民莫海龍及其同夥在美國愛奧華州挖土盜竊玉米種子的故事。

上個月,美國關閉中國在休斯頓的總領館,指控該領館是中共的“間諜窩點”;美國當局逮捕唐娟等多名中國軍方學者,指控他們隱瞞解放軍身份在美國高校進行研究工作;7月21日,美國司法部起訴兩名中國黑客,他們被控試圖竊取美國的新冠疫苗技術,兩人此前還曾竊取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的相關信息。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在7月公開表示,他們每10個小時就要新開一個和中國有關的反情報案件,而在全美各地正在進行的近5000件反間諜案中,幾乎一半與中國相關。

中國商業間諜活動“遍地開花”

這是美國集中火力對準中國,還是中國的間諜活動已經遍地開花?

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表示,中國商業間諜活動的比例很高,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共對美國的對抗性。

他說:“其他國家一些間諜活動只是為了自己的私利,但是中國自習近平上台來,提出與美國對抗,中國一直把美國當成假想敵,至少是軍事上,美國這邊這兩年,特別特朗普當選以來,以及疫情以來真正把中國當成了一個敵手,逐步進入一個全面對抗階段,這種情況下,間諜盜竊的目的會和其他國家有所不同,這是美國現在非常關注的原因。”

中國已成竊取美國商業機密的主要國家

中國並不是唯一一個在美國竊取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的國家。

1996年美國通過《經濟間諜法》( Economic Espionage Act of 1996 ),當時該法案針對的主要國家是以色列和法國。

馬語琴表示:“據稱,當時的法國航空在頭等艙里安裝竊聽器,通過這種方式來收集商務乘客的情報。確切情況是怎麼樣,也不是十分清楚。”

如今美國情報機構的焦點無疑是在中國。馬語琴說,這個變化大約從2000年代中期開始發生。

馬語琴說:“2000年代中期,你開始看到對經濟間諜的強調,有很多關於中國竊取知識產權的說法。有一部分是因為美國商界原本懷抱很大的希望,以為他們只要等的夠久,就能打入中國市場,開始看到極大的市場增長。然而到2000年代中期,很多公司逐漸認識到並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實際上他們被這個市場關在了大門外。所以很多CEO對他們從中國遇到的一些問題發聲。這樣一來,(經濟間諜)這個問題就有了企業界,還有情報界的關注。”

美國打擊中國商業間諜的步調不會停

美國政府官員多次強調要保護知識產權、保護創新科技、保護國家安全,對打擊商業間諜犯罪的投入逐年加大。

2010年,FBI創立經濟間諜小組;2018年,美國司法部開展“中國行動計劃”(China Initiative),特別針對涉嫌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的中國公司和個人展開調查並起訴。

張洵認為,事態發展已經到調查相關軍人背景、關閉領館的地步,加上大選年到目前為止美中關係在各方面的激烈對抗,對中國商業間諜活動的打擊效果會很顯著。

他說:“我認為總體講,大選以後這種打擊力度肯定會持續下去。”

他解釋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的一系列行動,包括打擊對知識產權的盜竊,開啟了FBI等執法機構對很多案件的調查,從而有了更多的發現。鑑於美國的分權制度,FBI和司法部等的行為並不會完全受到總統的左右。既然對中國商業間諜的打擊行動已經開始,那麼不論下一任總統是誰,這一趨勢都很可能會繼續下去。

美國偷不成,到其他國家去中國竊取行動不會停

張洵也警告說,中國竊取發達國家創新科技和商業機密的步伐不會停止。

“(中國)經濟實力是靠技術支撐的,經濟實力又是權力穩固的保護,所以必須得有可靠的技術來源。如果美國這邊受阻的話,我預料它在其他發達國家取得技術的努力甚至會加強。”

對於美國加速打擊中國商業間諜活動的趨勢,馬語琴有一些顧慮和擔憂。她認為打擊商業間諜和知識產權竊取的同時,不要忘記美國很大一部分的科研生力軍是華裔。她希望執法機構能夠做到公平,避免出現種族偏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