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將禁止外國教材進入中小學課堂


2019年12月9日拍攝的這張電腦屏幕照片顯示,復旦大學章程中已經將“思想自由”刪除,同時加入"黨的領導"和"堅持馬克思主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2 0:00

中國教育部官方網站1月7日刊登有關文件顯示,中國正在對全國各類學校的教材進行整頓,名為“全國教材建設規劃和四個教材管理辦法”的文件,是由中國國家教材委員會和教育部聯合印發的。

上述文件說,中國的學校教材“缺乏專門管理辦法”,管理職責不清晰,編審標準和程序不明確,中小學教材管理不夠細,職業院校教材管理比較鬆,高校教材管理比較弱。

文件提出,中國學校教育應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把牢政治方向”,始終貫穿習近平的教材建設重要論述。學校教育要為“為學生打好中國底色,厚植紅色基因”。

夏明是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針對的外國教科書,顯然是指社會人文科學類教材:“中國政府教育部陷入了一個陷阱。人文科學、社會科學也是科學的領域,如果中國共產黨用它的路線方針,或者一黨的利益, 來衡量(境外)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的價值,或者它的正確與否,那是荒謬的,是唐吉珂德式做法。”

夏明說,同自然科學的“大數量”研究不同,社會人文科學研究往往是“小數量”研究。全世界數量有限的西方國家500年民主、自由、法治方面的先行經驗非常寶貴,如果被中共因威脅其領導和政治安全而禁止,中國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的研究將走上絕路。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援引香港中國問題學者林和立的話說:“中國對國外教材的禁令,是中共大力控制中國人思想頭腦,使其不受外部影響努力的最新例證。禁止外國教材未經審查進入課堂,是中國思想控制機器的組成部分。出台時間正值香港反送中抗議者,以及台灣總統蔡英文大選前公開抨擊共產黨的價值觀。”

國際媒體報導這一動態時,突出中國的中小學義務教育將“禁止”國外教材。報導援引中國教育部教材局負責人的話說,“義務教育學校不得選用境外教材”。除中外合作辦學機構或項目、經省級教育行政部門批准開設的普通高中境外課程項目外,“普通高中不得選用境外教材”。目前中國的現狀是,“境外教材選用管理缺位”,“管理責任和要求不明確”。

不過,中國教育部教材局負責人說,在境內教材確實無法滿足教學需要時,可選用境外教材,但是“鼓勵選用我國出版社翻譯出版、影印出版的國外優秀教材”。選用境外教材,要堅持“凡編必審”“凡選必審”“管建結合”。

對此,夏明教授認為,編審和批准使用境外教材的過程由什麼人掌握很重要。但是情況往往是,代表黨的所謂專業人員,或者純粹的政工幹部,肯定在決策過程中,對送審的境外教材擁有絕對的生殺大權。

對於中國教育部強化教科書使用,禁止國外教材,夏明說,信息時代禁絕國外資訊是不可能的。然而,正如有學者犀利刻畫的那樣,中國現在是由一幫騙子在統治,被統治的是一幫傻子,另外,還有一幫人是不願表達的啞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