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G7峰會本週開幕共同捍衛民主抗衡中國


英國倫敦蘭開斯特宮,英國財政大臣蘇納克在七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前的七國集團財政部長會議上發言(2021年6月4日)。
G7峰會本週開幕共同捍衛民主抗衡中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8 0:00

本週晚些時候,七國集團(G7)領導人將出席在英國舉行的年度峰會。這一民主國傢俱樂部希望向世界證明,西方能夠團結一致捍衛民主價值觀,贏得與中國的競爭。美國總統拜登

這也是在贏得大選後的首次海外訪問。白宮表示,拜登出席會議凸顯他對恢復美國聯盟、重振跨大西洋關係,以及與美國盟友和多邊夥伴密切合作以應對全球挑戰的承諾。

分析認為,無論是結束世界各地的新冠大流行,還是應對不斷加劇的氣候危機,更是為了對抗中國日益加劇的侵略性,都需要民主國家更加密切地協作。

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安全問題專家庫珀(Zack Cooper)告訴美國之音:“七國集團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因為這些領先的民主國家必須表明,他們能夠為自己的人民帶來回報。他們不必在每個問題上都採取相同的政策,但領先的民主國家必須證明他們有一個適合時代發展的政治制度。”

美國領導力回歸

七國集團(G7)由世界上最大的七個發達經濟體組成,包括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英國和美國。該集團有共同的民主和人權等普世價值觀。

俄羅斯在1998年加入組成八國集團,後由於俄方侵占克里米亞而被逐出。儘管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因其人均財富水平較低,也未被納入。

英國是今年的主席國,將在6月11日至13日於康沃爾舉行的峰會上接待七國集團的領導人。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南非的領導人今年被邀請作為嘉賓參與峰會。

去年的峰會原定由美國主持,但因為新冠流行而取消。在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內,跨大西洋夥伴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特朗普讓美國退出了數個國際機構,他還抨擊G7集團“非常過時”,並一度威脅要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這次峰會被視為美國領導力回歸的重要一步,拜登將藉此機會重申對多邊主義的承諾。在G7峰會後,拜登將出席北約峰會、美歐峰會,併計劃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

智庫威爾遜中心的歐洲項目主任漢密爾頓(Daniel S.Hamilton)告訴美國之音:“拜登總統與美國最親密的盟友精心策劃了這一連串的峰會,以發出一個強有力的信息,即美國重新成為一個可靠和令人放心的伙伴,致力於多邊主義和維護基於規則的秩序。”

拜登顯然對此行給予厚望。他週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題為“我的歐洲之行是為了團結世界民主國家”的署名文章,稱“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在一個迅速變化的世界中,民主國家能團結起來為我們的人民帶來真正好處嗎?在上個世紀佔有重要地位的民主聯盟和機構,能否證明它們有能力應對當今的威脅和對手?”

他接著說:“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本週在歐洲,我們有機會證明這一點”。

G7峰會將考驗美國新政府的領導力,特別是在G7集團本身面臨挑戰之際。目前這七個核心國家在世界經濟中的份額不斷下降,該集團在1975年成立時佔全球經濟生產總值的約80%,現在這一比例降至約40%。為了彌補這一缺陷,該集團這次邀請了四個其他主要民主國家參會。

G7集團需要找到其他切實可行的政策措施。這七個富裕國家面臨國際社會的壓力,在滿足國內需求的同時,向發展中國家捐贈更多疫苗。缺乏這方面的領導力將給予中國推行疫苗外交的機會。

儘管面臨疫情后經濟復甦的壓力,該集團仍需要為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氣候峰會指明方向,調整實現將碳排放削減至“淨零”的方法,推動全球對氣候變化採取一致行動。

早期的跡像是積極的。在美國的推動下,G7成員國財政部長上週末達成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全球性協議,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定為至少15%,這顯示出該集團初步具備達成共識的能力。

“這是多邊主義復興的一個可喜跡象。對於七國集團來說,原則上同意放棄一些稅收主權是他們在全球問題上合作意願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凱投宏觀資深全球經濟學家麥克亞當( Simon MacAdam)週一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在此背景下,西方盟友之間的貿易爭端不太可能發生,應對氣候變化的協調行動倒是更可能發生。”

應對中國挑戰

分析認為,應對中國帶來的挑戰為G7集團的團結協作提供了新的動力。

歐洲智庫布魯蓋爾的研究員普瓦捷(Niclas Frederic Poitiers)告訴美國之音:“作為西方民主國家協調與俄羅斯和中國的專制政府關係的論壇,七國集團已經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德國馬歇爾基金最新的跨大西洋民意調查顯示,美國和歐洲對中國的看法有很多相似之處。在調查所涉及的11個國家中,人們普遍對中國在全球事務中的影響感到負面。

拜登在上述評論文章中三次提到中國,呼籲民主聯盟採取更堅定的行動,尋求在中國問題上加強合作。

他寫道:“世界主要的民主國家將為升級實體、數字和衛生基礎設施提供一個與中國不同的高標準替代方案。。。在布魯塞爾與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領導人見面時,他們將聚焦確保民主的市場國家,而不是中國或其他任何國家來製定21世紀的貿易和技術規則。”

中國被指存在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包括對重點行業的不公平補貼,盜竊知識產權等,這損害了西方的技術優勢和工人的利益。西方經濟體一直要求中國在享有市場經濟優勢的同時,遵守國際規則和貿易規範,但北京卻罕有採取行動改革。

中國還用經濟優勢換取地緣政治利益,引發了民主國家的深度擔憂。據彭博社報導稱,G7計劃推出一個替代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綠色方案,支持發展中國家的可持續發展和綠色轉型。中國的全球基礎設施項目常常被指導致當事國陷入債務外交陷阱。

西方也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越來越反感。今年3月,除了日本以外的G7成員均加入對中國的多邊行動,制裁了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實體。上月,G7外長峰會聲明也強烈譴責中國在新疆和西藏侵略人權的問題。

近日,英國七位前外交大臣公開致信首相約翰遜,要求將香港危機列入峰會議程。作為這次峰會的主席國,英國經常批評中國違反香港回歸時作出的國際承諾。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稱,G7領導人也將在新疆強迫勞動問題上採取嚴厲措辭。

面對西方的質疑,中國官媒本週發出多篇評論文章唱衰G7峰會,稱美國政府在“搞小圈子”,並稱西方經濟體正處於不可阻擋的衰退中。

漢密爾頓認為,拜登傳遞的信息不是美國試圖將盟國拉入反華陣營,而是希望民主國家在一個競爭更為激烈的世界中堅守價值觀,並能夠贏得競爭。

他說:“拜登的信息不是以美國或其盟友應該反對什麼為框架,而是以他們應該支持什麼為框架:民主、多邊主義、尊重人權和法治的開放、多樣性和更公平的社會。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