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文在寅因“三不”陷兩難 美中都不高興

  • 斯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來訪的南韓總統文在寅檢閱儀仗隊(2017年12月14日)

南韓總統文在寅星期五結束在北京的訪問,前往重慶繼續他的中國之行。由於兩國在駐韓美軍部署終端高空防禦系統(THAAD,簡稱“薩德”)問題上存在分歧,文在寅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晤後,既沒有發表聯合聲明,也沒有舉行聯合記者會。

分析人士指出,文在寅政府對中國做出的包括不追加部署薩德系統在內的所謂“三不承諾”,(南韓政府一直表示,是“三不立場”)令文在寅陷入“兩難”。

中韓因“薩德” 沒有發表聯合聲明

在峰會前,來自南韓青瓦台的消息說,由於兩國在“薩德”問題上存在分歧,兩國首腦會晤後將不會舉行聯合記者會,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

青瓦台高層人士對記者說:“目前兩國不會對(薩德問題等)未決事項表明彼此一致的立場,因此決定不發表聯合聲明。”

南韓總統就任後首次訪華時不簽署聯合聲明,是自1994年3月前總統金泳三之後23年來的第一次。當時是兩國關係成熟之前,也是“第一次朝核危機”的高潮時期。

韓中關係因為南韓在2016年7月決定同意駐韓美軍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防禦系統以應對來自北韓的核與導彈威脅而進入低谷。中國認為,“薩德”部署嚴重危害了中國的安全利益,並隨後在經貿領域採取一系列反制措施。

2017年10月下旬,為緩和韓中矛盾,南韓外長康京和在國會答辯三提出“三不原則”,(即南韓不參與美國的導彈防禦體系、不追加部署“薩德”系統、不加入韓美日軍事聯盟)後,中韓達成修復關係的共識。隨後,文在寅與習近平在越南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會晤。“三不原則”也為文在寅此次訪華鋪平了道路。

但是,此後,兩國在“三不原則”的表述上一直不同。中國將此描述成為南韓向中國做出了“三不”承諾,而南韓強調,“三不”只是我們的立場。文在寅總統訪華前接受了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採訪時也強調:“在'薩德'問題上,韓方的立場是一貫的,這是南韓一直闡述的立場。”

不過,文在寅總統的外交政策顧問,南韓韓東大學教授金俊亨(Kim Joonhyung)星期四(12月14日)在華盛頓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文在寅總統的這次訪華還是成功的,是朝正確方向發展的良好開端。

他說:“我知道在首爾有人在抱怨,有沮喪,但是,我們就四個問題達成共識,特別是和平解決北韓半島問題,這十分重要。即便是圍繞薩德仍然有很多問題,但是,這是正確的方向,需要時間。這是兩個軌道的問題,我們會繼續解決薩德問題,在其他問題上我們需要建立合作。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不可能通過幾次會晤就解決所有的問題。”

12月15日,韓官方表示,韓中就半島和平穩定四項原則達成一致:一是,決不允許半島發生戰亂;二是,堅定半島無核化原則;三是,通過對話與談判的和平方式解決北韓無核化等所有問題;四是,兩韓關係改善有利於最終和平解決半島問題。

分析認為,這四個原則對川普政府用軍事手段解決北韓問題產生牽制力。

金俊亨說,“薩德”問題已經被政治化了,解決“薩德”問題不應該只是中韓兩國的事情,應該包括美國和日本在內的多個國家共同解決。他說,將北韓、中國和俄羅斯與美國、日本和南韓對立起來不是健康的方式。他認為,相反,日、韓、中應該舉行更多的會晤來解決問題。

韓美同盟因“三不保證”產生分歧

金俊亨星期四在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與南韓國家統一顧問委員會聯合舉辦的韓美外交政策與安全合作的研討會上說,他擔心“三不保證”對韓美同盟產生負面影響。

他舉出了三個例子。第一,美國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11月初間接表示了對南韓做出“三不”保證的不滿。他說,(康京和)外交部長的表態並非“最終決定”(definitive)。他還說,“我不認為南韓會放棄這三方面的主權”,暗示“三不原則”意味著南韓“放棄了主權”。

第二,駐韓美軍司令、美韓聯軍司令文森特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表示,為了保障首都和周邊地區的居民安全,有必要追加美國的安全保障。

第三,今年9月文在寅總統訪問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時,就曾在韓美日三國領導人工作午餐會上對川普總統和安倍晉三首相明確表示“美國是南韓的盟友,但日本不是。”

金俊亨認為,這些都有可能引發韓美同盟的衝突。

不過,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強調說,把日韓的合作僅限於解決北韓問題上,而不是日韓同盟上,應該是可行的。

美國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東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布魯斯克林納( Bruce Klingn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擔心,因為“三不保證”,南韓讓自己的國家安全臣服於中國人的利益。

他說,“是不是為了克服'薩德'爭議韓中達成協議?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南韓政府應該更全面地、重複解釋兩國之間並沒有達成協議,即便是與中國的看法和描述不是那樣的不同。另外,南韓也可以利用每次北韓挑釁的時機說,本著為我們的國家利益考慮的基礎上,我們將繼續決定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可能需要部署額外的防禦系統,為了更好地保護南韓民眾,我們可能需要把我們的防禦體係與與其他國家整個起來,這些同盟根據當時的情況共同決定的。”

克林納曾經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北韓情報分析師。北韓駐聯合國代表團九月份曾經向他發出邀請,希望他前往平壤,幫助北韓更好了解美國的意圖,不過,克林納拒絕了這項邀請。

除此之外,他還說,雖然文在寅總統在北韓問題上的立場越來越向中間道路靠近,但是,美國還是擔心他是否會因為北韓的“魅力攻勢”而再次改變。文在寅上台之初希望對北韓執行“陽光(接觸)政策”,但是在北韓的數字挑釁後,變得更加靠攏美國的北韓政策(最大限度的施壓),但是,南韓反對美國對北韓進行先發製人的軍事打擊,而美國覺得南韓限制了美國的選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