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6年,北韓當局進行了密集的導彈試射和核試驗,引發國際社會的嚴重關切和制裁。與往年所不同的是,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中國不但沒有阻止安理會通過對北韓進行嚴厲制裁的決議案,而是與美國合作,推動決議案獲得一致通過。參與談判北韓問題的前美國和南韓高級官員認為,儘管中國對北韓的基本政策還沒有發生改變,但是思維發生了轉變。

2016年是北韓的導彈和核試年

2016年可以稱為是北韓的導彈試射和核子試驗年。在這一年,平壤當局至少試射了19枚各種射程的彈道導彈,其中包括在4月15日首次進行舞水端中程彈道導彈測試以及多次在潛艇上發射彈道導彈。平壤今年還首次在靠近日本控制的海域進行導彈試射,共發射了近30枚各種各樣的火箭。

平壤當局在進行密集的彈道導彈試射的同時還分別在今年的1月6日的9月9日進行了該國有史以來的第四次和第五次核子試驗。9月9日的核子試驗是北韓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核子試驗。據估計,裝載在彈道導彈上的核彈頭的爆炸當量超過了美國二戰期間投擲在日本廣島的原子彈。

有分析認為,北韓最近沒有採取什麼挑釁行動是因為它不希望給陷入危機的南韓總統朴槿惠找到轉移執政危機的藉口,同時也在對美國新當選總統川普持觀望態度。

在奧巴馬政府對北韓採取的戰略耐心策略下,北韓的導彈與核能力正在日益提升。一些美國官員相信,北韓已經擁有將核彈頭微型化的能力,只是發射這個核彈頭的彈道導彈技術還有待完善。

國際社會加強對朝鮮的制裁

針對北韓核專案構成的威脅,美國與其亞洲盟友日本和韓國加強了在北韓問題上的政策協調與合作,並對北韓採取單方面的制裁措施,其中美國還首次對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進行制裁。

與此同時,在中國的合作下,美國推動聯合國安理會兩次通過決議,對北韓進行史無前例的嚴厲制裁。

在美國今年9月對涉嫌幫助北韓逃避制裁並獲得核武材料的中國企業丹東鴻祥實業集團的董事長馬曉紅等人提出刑事控罪並對其實施制裁後,中國當局也出人意料的逮捕了身為遼寧人大代表也是中共黨員的馬曉紅。

中國終於受夠了北韓

對此,前美國副國務卿並擔任過助理國防部長的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日前在一個有關北韓問題的研討會上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對北韓的態度發生真正的改變?他們終於受夠了?”

何慕禮:北京對北韓思維發生真正轉變

華盛頓著名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何慕禮(John Hamre)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表示,儘管中國不支持推翻北韓政權,但是中國的所作所為表明,它的對北韓思維發生了真正的改變。這位前副國防部長說,他從來沒有想到中國國家主席會首先訪問南韓而不是北韓。

希爾大使:有漸進改變,但無重大政策轉變

曾經擔任過北韓核問題六方會談美方談判代表的前助理國務卿希爾大使(Christopher Hill)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談到了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他說:“我認為,中國越來越被北韓的行為所煩惱(troubled)。我認為,這種改變是漸進的,而不是重大的政策改變。但是我認為現在是美國和南韓謹慎的與中國合作的時候了,以確保中國不對我們產生誤解,因為美國和南韓與中國進行更多的合作,我們就能更快的解決這個糟糕的問題。”

今年的7月8日,在北韓進行多次導彈試射後,美國同意把它最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末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薩德系統)部署在韓國,以防禦來自北韓的導彈威脅。但是此舉引起中國的強烈反對,認為這一導彈防禦系統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安全。按照現有的計畫,簡稱為薩德的導彈防禦系統到2017年年底就可以投入使用。

儘管朝鮮半島的無核化是中國和美國的共同目標,但是兩國在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問題上存在很大的分歧。北京一方面支持聯合國安理會對平壤採取嚴厲制裁,但是它並不希望看到金正恩政權垮臺,因為這個結果不僅會給中國北方帶來難民危機,也會導致與美國結盟的一個統一的北韓。

不過,目前擔任丹佛大學國際研究學院院長的希爾大使認為,朝鮮半島如果統一其實符合北京的利益。

他說:“對於中國來說,他們不需要這些由北韓這個無賴的核國家所引發的種種不穩定。”

在北韓進行了今年以來的第二次核子試驗後,聯合國安理會在11月30日對朝鮮主要的硬通貨來源--煤炭的出口設定了限額,此舉旨在加強此前基本沒能遏制北韓核專案的制裁措施。

據統計,在聯合國2016年3月2日通過了制裁北韓的2270號決議後,中國從北韓進口的煤炭不降反升。

中國開始對北韓施加更大壓力

美國的北韓問題專家、前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車維德(Victor Cha)認為,中國最近同意將它從北韓進口的煤炭減少16%是一個重要的舉措。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希望,這是中國對北韓鮮政權施加更大壓力的開始,因為在目前,我們進入了一個未知的領域。我想,大家都希望使北韓重新回到談判桌上來,所以我們希望盡一切努力使這種情況發生。”

不過他不認為中國會在對北韓的實體制裁方面採取比目前更多的行動。他也不確定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採取的最新制裁是否能夠迫使北韓重新回到談判桌。

南韓前外交部長韓升洲(Han Sung-Joo)認為,中國同意對北韓進行嚴厲制裁有它的考慮。

他說:“北韓的核武器專案不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希望採取一些行動來幫助實現朝鮮半島的無核化,或是阻止北韓核武器的增加,但是中國希望以不造成北韓癱瘓的方式來做。我認為,這是中國很難對北韓施加影響的地方。”

目前是南韓高麗大學名譽教授的韓升洲認為,中國邁出了很大的一步,支持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進行新的制裁,當然中國是否會認真實施制裁還是個問題。

來自中國北韓邊境貿易城市丹東的媒體報導顯示,儘管兩國之間的邊境貿易還在進行,但是自從今年9月以來,所有的事情都變得更加困難了。

不過在韓升洲看來,中國同意對北韓進行制裁並不會減少它對朝鮮的影響,因為它控制著北韓受到制裁傷害的程度。

韓升洲:北京的基本政策沒有改變

他還認為,中國在制裁北韓方面表現出比以往更大的合作意願只是側重點不同。

他說:“我不認為這反映了任何基本政策的改變。中國在維持北韓政權方面的利益還是一樣的,但與此同時也希望限制、減少甚至是完全將北韓無核化。這是一個很難維持的平衡。中國一直在這樣做。中國可能會把著重點更多的放在無核化而不是庇護北韓上,但這不意味著政策上的變化。”

鑒於北韓的挑釁行為給中國在外交上帶來的麻煩,中國國內要求中國政府與北韓劃清界限的呼聲也日益高漲。一些學者甚至公開撰文說,中國再不與北韓進行了斷就晚了。對此,韓升洲認為,就像在美國一樣,中國內部對北韓也有三種不同的立場,一是對北韓提供更多的支持;一是維持現有政策;還有就是主張放棄北韓。中國所做的一直是維持現有政策,尋求平衡,有時候這個天平會朝這邊傾斜,有時候又會朝另一邊傾斜。

在他看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韓問題上有他自己的一邊(on his own side)。他說,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和江澤民更傾向於對北韓進行直接的勸說,而習近平沒有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北韓政策,但傾向於有他個人的立場,而不受美國的影響。

韓升洲指出,江澤民和胡錦濤以前與美國總統之間有熱線電話,但是他不清楚習近平與奧巴馬之間是否還有這個管道,因為電話交談一般是就某個具體問題進行溝通,而首腦會晤往往涉及多方面的問題。

今後的美中關係影響在北韓問題上的合作

川普明年1月就任總統後會對北韓採取何種政策,目前還是個未知數,但是他抱怨中國未能真正幫助美國解決北韓問題。可以預見的是,美中兩國整體關係的發展將會影響到兩國在北韓問題上的互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