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一帶一路大會將至國際建設之路險阻重重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1月8日在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會議上宣布斥巨資推動“一帶一路”經濟帶的建設。

中國趕著在下個月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會議之前談成價值高達數十億美金的建設交易案。中國與數個國家達成協議,目標是創造“一帶一路”項目的成功遠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已經成為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一個執政基石。

世界各地至少20個國家領導人預期將出席在5月中舉辦的“一帶一路”會議。這場會議是北京本年度最大的政治外交盛事之一。

從3月開始,中國各部長飛往世界各地簽署建設合同。其中包括與沙特阿拉伯簽署的六百五十億美元投資案、修建印尼雅加達與萬隆之間高速鐵路的四十七億的美元的項目以及在價值37億5千萬美元的在澳大利亞西部修建基礎設施的項目。4月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芬蘭的時候,也促成高達8億5千萬美元的生物煉製協議。

前後矛盾

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的為了打開並拓展舊有的絲綢之路貿易路線,陸路通過中亞到歐洲,海路則通過馬六甲海峽連接東南亞海域,環繞印度並連結到中東。

不過,分析家說,中國在宏觀上大力渲染其擴展貿易和外交的能力,而這只是計劃的一部份。

中國基本上仰賴國有企業來推動“一帶一路”項目。有些人指出,這個事實與北京許下重新整頓與改革國有企業的誓言相違背。國企已經背負著產能過剩、高額債款與巨大虧損的重擔。

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成鋼說,國有企業負債是中國經濟的一個主要負擔,中國政府在數個國家資助建設項目時,“一帶一路”計劃只會加重這個問題。

許教授說:“所謂的'一帶一路'指的是基礎設施建設。如果一些國家加入,那麼中國就會說:'你看,我們藉錢給你,你們向我們貸款。'”

由於有這麼多重心放在基礎設施建設上,“一帶一路”可能會導致關閉鋼鐵廠等虧損企業等計劃被擱置。

許成鋼教授說,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中國不僅僅是把外交放在經濟改革前面,而且可能會把國企做得更大,增加國企私有化改革的難度。

改革停滯

三年多以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要快速改革經濟以及國有企業,但是,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改革舉步維艱,因為這其中涉及各種困難選擇和既得利益。

國有企業改革意味著整合狀經營狀況好壞不一的公司、把龐大無法管理的公司分散成為較小的實體、關閉高負債以及沒有外來資助就無法繼續營運的企業。

布魯金斯學會中國問題高級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說,不過,國有企業改革最大的障礙是政治。

杜大偉告訴美國之音說:“許多共產黨高官經營著國企,或是地方政府官員經營地方國企,他們喜歡掌握這些收入與就業來源。所以,要他們放棄這些資源,是很不容易的。”

2016年8月1日斯里蘭卡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在首都可倫坡為期五天的抗議遊行中,向支持者揮手致意。

弊病輸出

分析家指出,通過“一帶一路”,中國也會輸出中國式的項目融資制度,那就是,在合同簽署的時刻有政治上的意義,但在很多情況下並不能創造足夠的收入來償還貸款。

許多國家的經濟學家以及政治派系紛紛開始質疑中國對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一些交易案因此被取消。泰國去年取消了與中國簽署的一項高速鐵路項目合同,取而代之的項目規模只相當於原計劃的大約三分之一。

曾經擔任美國財政部駐華經濟與金融特使的杜大偉說,中國在政府治理良好與堪憂的國家都有投資項目。

杜大偉說,中國官員“還把貸款提供給像是非洲的安哥拉、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等一些政府治理非常差的國家。而在項目不順利的地方不會有收益,但是那些國家照樣借債,中國在未來很可能必須同意免除其中一些債務。”

貪腐輸出

一些分析家問到,“一帶一路”是否會讓中國國企趁機輸出他們特有的貪腐現象。

在斯里蘭卡和菲律賓,重大的政治爭議已經產生了。緬甸也已經暫緩一個大型水電大壩項目。雖然鄰國持續施壓,但尼泊爾還是和中國簽署了幾項協議,不過一直還沒有付諸行動。

中國國有企業眾多高管不是坐牢就是在家被中國政府反貪局訊問。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中國反腐問題研究教授魏德安(Andrew Wedeman)說,進入巴基斯坦、印度或孟加拉國的中國企業不會教給當地人任何新的把戲。

魏德安教授說:“'一帶一路'當然會造就新的貪腐現象。但是它不會製造先前並不存在的腐敗問題。它只會增加貪腐的金額,涉及貪腐的人員層級大概也會升高,也就是發生量的變化,但不會產生質的改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