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全球600個招聘站中共海外獵才不只千人計劃那麼簡單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際網絡政策中心2020年8月20日發表標題為《引鳳:中國共產黨的全球技術和人才搜索》(Hunting the Phoenix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global search for technology and talent)的報告,圖為報告封面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8 0:00

澳大利亞研究人員日前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共產黨的全球人才招募計劃在世界各地設立了至少600個招聘站,招聘網絡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西方國家此前的估計。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這份報告說,每引薦成功一名海外人才,招聘站可以從中共中央或地方的政府部門獲得高達20萬元人民幣的酬勞,並獲得每年15萬元的活動經費。

報告作者、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師周安瀾(Alex Joske)在報告中提到,中國在2006年或更早就開始設立海外人才招聘站,近年來海外設點的速度顯著提升,僅在2018年就成立了115個人才站。

報告說,美國是中國海外人才招聘站數量最多的國家,有146個,其次是德國、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日本和法國等。

報告說,中國的海外人才招聘站通常由外國當地組織經營,這些組織往往與中方簽訂若干年的合同。海外地方團體包括同鄉會、商業協會、專業組織、校友會、技術轉讓和教育公司以及中國學生和學者協會(CSSA)。

報告說,這些外國當地的合作機構中,有的是由中國國家外國專家局和中共統戰部等機構的支持建立的,中國軍方通過同樣的人才招聘網絡招聘海外人才。

據報導,一些中國公司也在海外設立人才招聘站。愛爾蘭的都柏林孔子學院據稱也有人才招聘職能。

中國的海外人才招募項目“千人計劃”樹大招風,已經成為西方國家反經濟間諜工作的關注重點。報告說,美國政府增加了對中國人才招聘項目參與者的調查,中國的這些項目不但不改善自身的透明度,而是越來越提高保密性,從2018年9月開始,中國政府開始從互聯網上刪除“千人計劃”的提法,並命令各機構採用更隱蔽的招聘方式。

報告提到一份標註日期為2018年9月29日、落款為“'千人計劃'青年項目評審工作小組”的文件。文件的一處段落說: “為進一步做好海外人才安全保障工作,請各單位在通知面試答辯過程中不要使用郵件,應採用電話、傳真等方式、以邀請回國參加學術會議、論壇等名義進行通知,文字通知中不出現'千人計劃'字眼。”

報告特別強調,中國地方各省市區政府部門的海外人才招募活動往往受人忽視。報告說,地方級別的招募活動佔中國所有海外人才項目的80%以上,吸引的海外科學家數量是國家級項目的7倍。

報告舉例說,被美國特斯拉公司2019年3月起訴的前華裔員工曹光植,就曾經在2009年與三名友人在美國合作成立了“全美溫州博士協會”。該協會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曾於溫州統戰部門簽署合作協議,為後者在美國招募人才。報告說,這個協會成立幾年就吸納了一百多名“精英”成員,其中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秘書長林建海,谷歌、亞馬遜、IBM、摩托羅拉等公司的多名工程師、哈佛和耶魯大學學者以及六名美國政府僱員。

報告說,該協會至少有一名成員加入了浙江省的千人計劃,還幫助溫州大學招募了美國能源部阿貢國家實驗室的一名材料科學家。

曹光植被指控擅自複制並將超過30萬份與自動駕駛儀源代碼相關的文件到自己的雲存儲空間。他承認自己進行了這一活動,但否認竊取特斯拉的商業機密。預計法庭將在2021年1月對此案進行審判。

在美國,參與外國人才計劃並不違法,但美國官員要求參與者在申請美國納稅人資助的項目撥款時必須披露這一聯繫。美國政府說,中國的人才招募項目往往會鼓勵參與者竊取知識產權,有時造成美中競爭者之間的利益衝突。例如,一些科學家在美國的科研機構任職的同時也在中國進行短期項目。

近年來,美國司法部對中國人才項目參與者和中國軍方研究人員提起了多起訴訟,指控他們隱瞞為中國從事的工作,或是隱瞞自己的軍方背景。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8月2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沒有對有關這一報告的提問作正面回應,只是說,報告的發布機構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炮製過各種顛倒黑白、荒謬至極的涉華報告”、“意識形態色彩非常濃厚”。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