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強制墮胎”到“強制生育” 評論指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人口學家,《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
從“強制墮胎”到“強制生育” 評論指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19 0:00

9月27日,中國國務院印發《中國婦女發展綱要(2021—2030年)》,其中提到要“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中國人工流產數量長年居高不下,幾十年一胎化政策導致大量婦女被迫墮胎,而當下中國的性觀念開放和性知識缺乏也帶來大量人工流產。消息一出,各界解讀不一。有人觀望,有人認為無需提前過分解讀,也有人認為這是中共一貫的專制傳統又在作祟,試圖把政府的人口發展目標再次強加給生育意願低靡的廣大婦女。

“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

9月27日,中國國務院印發《中國婦女發展綱要(2021—2030年)》和《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21—2030年)》,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貫徹落實。全文長達五萬多字,其中“完善保障婦女健康” 、“加強婦幼健康服務體系” 、“保障孕產婦安全分娩”等目標,看來和之前的綱要大致雷同,但是其中一句話引起媒體的注意:“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

通知一出,中國社交媒體掀起小小波瀾。應該如何解讀這短短一句話?

在對評論審控相對寬鬆的網易新聞,關於此話題的一條貼引來4萬多評論,幾乎所有都是冷嘲熱諷,挖苦政府當初暴力計生,如今又顯露強制生育的苗頭。評論裡有不少70後80後,小時候目睹婦女超生被強制引產墮胎慘像,至今無法抹去記憶。 “接下來避孕套要搖號才能買到了吧”,“月經主任馬上就到”,有評論戲稱。有人指責政府“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還有人說“放心吧,你跪那求我也不生!”

新浪微博關於此話題的討論也是眾說紛紜,解釋不一。有讀者認為這只是要減少年輕人未婚先孕的問題,也有人認為“國家先放話,看看輿論風向如何,然後再擇機解釋”。

中國政府今年5月10日發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宣布,全國人口共14.1億,過去十年人口平均增長率比上一個十年的平均增長率下降了0.04%,勞動年齡人口和育齡婦女人口均有所下降。根據普查公報,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億,佔18.70%,相比十年前上升5.44個百分點。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未來一段時期中國將持續面臨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壓力。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老年人口比例上升較快,老齡化已成為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的基本國情。”

今年8月,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決定,提倡適齡婚育、優生優育,一對夫妻可生育三個子女,標誌著“三孩”生育政策正式入法。

位於紐約的NGO“中國婦權”創始人張菁認為,所謂“減少非醫學需要的人工流產”,將是中國政府又一次為鼓勵生育進行的強制性政策。她告訴美國之音:“現在呢,人少了,人口不夠了,青黃不接了,他們又來了,又來這一套。又來強制性的了。總之呢,整個過程就是因為他要執行他的一個政策,沒有把婦女,老百姓的福祉放在眼裡。人權就不談了,從來就沒有放在眼裡面。 所以才會這樣子強硬的又來一遭。所以作為中國的婦女確實這很不幸的。”

人口學家,《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認為,現在中國還沒有出台相關的細節,所以無需過分解讀。他告訴美國之音,對待人工流產的態度,應該和人口政策相關。

他說:“以前中國將人口視為負擔,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不但鼓勵個人墮胎,政府還參與強制墮胎,墮胎廣告遍布大街小巷,墮胎像家常便飯一樣隨便,正規的和不正規的醫院,都敢進行墮胎手術,整個社會氛圍充斥著對生命的藐視,也無視孕婦的健康。現在人口政策開始轉變,也在逐漸從‘視人口為負擔’轉向‘尊重生命’,那麼就必然會規範墮胎,不能像過去那樣視墮胎為兒戲。對於中國當局的這一轉變,國際社會應該尊重,而不是指責。 ”

血淋淋的強制墮胎史

中國是世界上人工流產率和重複流產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且墮胎趨於年輕化。

中國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2018年撤銷,後與衛生部合併後改為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下屬的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於2020年初發表過一篇微信公號長文,稱中國2017年有統計的人工流產為962萬,約佔全世界人流總數的17.4%。在人工流產的婦女中,部分地區重複流產率高達56.4%。在接受人流的群體中,25歲以下女性佔47.5%,未婚女性佔49.7%,流產次數大於2次的佔55.9%。但是,此文提到,根據計生委科研所吳尚純的研究,中國每年實際人流數量約在1300萬左右,因為官方統計數據沒有包括私人醫院和診所。

文章說,超過一半的流產婦女年齡在20-30之間,這和中國城鎮化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農村年輕人進入城市有關。這一年齡段的人群人口流動性強,性觀念開放導致性生活活躍,然而又極度缺乏避孕節育等性知識。

然而,中國從70年代末開始到2011年逐漸放開,長達三十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了大量非自願墮胎,在某些農村地區甚至強迫婦女大月份引產,對她們身心均造成嚴重創傷,是中國歷史上一筆血淋淋的婦女苦難史。 1991年,中國大陸最臭名昭著的“百日無孩”運動在山東發生。當年4月,山東冠縣因為計劃生育落後被上級警告。時任縣委書記曾昭起發起“百日無孩”運動,要求從5月1日到8月10日,確保全縣沒有一個孩子出生。這三個月中,但凡懷孕的婦女,無論計劃內還是外,第一胎還是第二或三胎,一律抓起來流產引產。

根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鑑2010》,1980-2009年間,中國合計引流產統計數字是275,413,456。在2.75億次引流產中,究竟是多少出於婦女自願,多少出於強迫,恐怕無人能說清,或者是個永遠的秘密。

2008年5月23日,湖北洪湖市龍口鎮村民張文芳,在懷孕9個月即將臨盆之際,被當地計生幹部強行帶往醫院進行引產手術。兩天后,張文芳在被打催生針之後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失去孩子,醫院沒有通知她的家人,孩子也不知道去了哪裡。更可怕的是,幾個月後張文芳做身體檢查時,發現子宮和右卵巢已經被切除。深受重創的張文芳,從此落下殘疾,至今生活無法離開輪椅。

如今還在為爭取養老保險四處奔走的張文芳 ,提到當初的遭遇和現在扭轉的生育政策,只能深深嘆氣。

她告訴美國之音說:“作為我們老百姓能怎麼想呀。這些事情,女性的權利,根本上就得不到真正的維護和保護。我當時懷孕是9個月,我是在臨盆的時候,他們做的這種事情。我就在那幾天生,然後我的孩子到今天為止,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我說這就是我永遠的噩夢。心裡這道坎永遠都過不去。我只能忍,咬著牙,心裡滴著血,慢慢的過自己的日子。”

山東臨沂盲人律師陳光誠,曾因關注當地暴力計生問題並替受害者維權遭受當地政府迫害。 2012年,陳光誠逃離中國,目前定居美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陳表示,非醫學需要的流產,基本上就是要禁止一切墮胎了。

他說:“一方面中共為了他的需要調整他的所謂政策,實際上就是朝令夕改了。治標不治本,沒有一個長期的戰略性的考量。今天生了就犯法,明天不生又不行。就這麼個狀況,隨便的就是說,左右的搖擺。胡亂,亂搞一氣。就像當年你要生孩子,你沒有準生證,哪個醫院哪個單位都不能接。如果你幫忙接生那就是觸犯了共產黨的大忌,就會受處分。這個呢實際上歸根到底都是專制政權的隨意的剝奪公民基本權利的一種表現。”

如何減少墮胎,是否有效

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顯示,儘管當局允許從2016年起“全面二孩”,但2014到2018年間,每年平均墮胎仍達970萬次,墮胎率居高不下。在9月27日國務院印發的婦女發展綱要裡,除了引人矚目的“減少非醫學需要人工流產”,同時也提到,“將生殖健康服務融入婦女健康管理全過程,保障婦女享有避孕節育知情自主選擇權”。

誰來規定墮胎究竟是“醫學需要”與否,如何減少,目前顯然還需更多解釋。

人口學家易富賢不認為中國會完全禁止人工流產。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儘管會規範墮胎,但是不會如現在美國和澳大利亞那麼嚴格,更不可能禁止墮胎,在保護生命的同時,個人還是有很大的自由度的。外界也不應該過度解讀。如果中國在不侵犯人權的前提下,對人口政策進行一些探索,國際社會應該鼓勵,也會為其他國家提供借鑒。生育率下降是全球趨勢,日本儘管鼓勵生育,但生育率只有1.3,台灣韓國祇有0.8-0.9,美國也從2007年的2.12下降到2020年的1.64。都需要探索提升生育率的辦法。”

被中國網民稱作“三座大山”的教育,醫療和住房,是很多人認為當代年輕人不願意生孩子的主要原因。中國政府近期大力整頓教培行業,試圖減輕家長在教育孩子上的焦慮感,是否能達到目的還需要時間來證明。

中國婦權的張菁覺得一旦中國政府下決心,可以非常雷厲風行的執行。GB-5 她說:“中國這段時間以來對各行各業這種大刀闊斧的整治,也是很快的,雷厲風行,上面一句話,下面馬上就動起來了。而且一動起來以後就是死無葬身之地,連迴轉的餘地都沒有。比如說教培行業,上面一句話,下面馬上動起來,砍得乾乾淨淨。所以我就覺得他們會大刀闊斧的,會很快的就會動起來的。動起來這個不是很難的,因為一胎化政策在中國已經四十年了。所以只要一聲命令一下來,所有的婦女,要去墮胎的,反正想要終止懷孕的 ,馬上醫院裡面醫生不給就行了。誰給誰負責,扣誰的工資,扣誰的獎金。這樣子的話,誰都不敢動了嘛。”

對此,張菁覺得憂心忡忡:“我一點都不樂觀,如果說中共強制的這個政策,強制的生育政策下來,不准墮胎,不准隨便隨婦女的意願去墮胎的話,我不知道這個後果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但是我肯定的一點事,目前年輕婦女是不願意多生的,而且會想方設法的找避孕方式。 所以,當你懷孕了以後,可能那種黑市的打胎啊,或者黑市的那種藥物,又會流行起來,那對婦女的傷害是很大很大的。”

四川省攀枝花政府8月3日印發《關於促進人力資源聚集的的十六條政策措施》,宣布對在市鄉鎮衛生院及以上醫療保健機構分娩的攀枝花戶籍產婦,提供住院分娩免費服務,符合醫保報銷外的資金納入市級財政預算。對按政策生育第二個及以上孩子的攀枝花戶籍家庭,每月每孩發放500元育兒補貼金,直至孩子3歲。

陳光誠認為,類似的獎勵機制,並不會起到太大作用。他說:“我覺得會有一些地方去效仿。但是我個人覺得呢,很可能這是中共的一個試驗。儘管他表面上沒說一個試點或者怎麼樣,我覺得多少會有點用,但是不會解決根本問題。因為導致現在大家不願意養更多孩子的原因和因素很多。包括中共長期以來留下來的一些問題。從根本上就是,中共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導致社會配置錯位,通過幾百塊錢就解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辦法真正調整這樣一個狀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