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任志強案開庭 恐遭判重刑以鎮壓體制內反對派


當押送任志強的警車抵達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時一名警察在向記者做手式。 (2020年9月1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4 0:00

中國退休房地產大亨、綽號“任大砲”的任志強週五 (9月11日) 上午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出庭應訊,這是他自3月中旬被羈押以來首次公開露面。任志強被指控的四大罪名分別是貪污、收賄、挪用公款和濫用職權。

雖然民運和觀察人士研判任志強可能難逃刑期10年左右的命運,但他們堅持認為,任志強僅是行使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應立即無罪釋放,而今日的庭審代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任志強的“政治迫害”。他們說,已經退休多年的任志強因經濟犯罪而受審,但背後真正的原因應與今年3月他私下指責習近平是“一位渴望權力的小丑”脫不了關系,是另一起異議分子因言獲罪的案例。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將中國官方對任志強的審判界定為中國政治史上的標誌性大事,他週四(9月10日) 在自由亞洲電台網站發表的評論表示:“這個審判…是對(共產)黨內反對派的強力鎮壓;或者說,習近平是否能夠維持他的獨裁統治的分水嶺。”

位於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也向美國之音表示,任志強案“顯示出共產黨內暗潮洶湧、反對習近平勢力的鬥爭。而習近平正窮其所有能使出的手段來加以壓制,以防止反習力量的集結。”

公開的秘密審判?

任志強案受到高度關注,不少外媒和支持者周五一早就聚集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門外,法院雖早已公告這是一場公開審判,但據守在門外的媒體和支持者表示,現場警方明白告知,只有“特別邀請的人”才能進入法庭旁聽,警方還對在法院外拍照攝像的人士進行盤查驅趕,要他們盡快離開。

任志強的一審案在中國國內受到刻意封鎖,搜尋微博和各中國官媒,截至週五下午6點,沒有任何有關週五庭審的評論或報導,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也沒有發布任何說明或書面聲明。

據台灣中央社發自法院外現場的報導,一名默默表達聲援的支持者表示:“任志強在華遠集團當董事長時,就是個大砲型人物,不是今天才這樣,為何到了現在才來定他的罪?而現在定的罪,卻又是他的陳年往事?”

這位自稱是中國國資委系統退休的財會人員向中央社表示,他自己查過當年華遠集團和任志強的帳,“帳是清楚的。況且,任志強當年是年收入人民幣好幾百萬元的高收入人群,這種情況下,任志強還需要貪污嗎?”

美國之音致電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發言人廖春迎,但其辦公室電話無人接聽,發送電郵給她也未獲回覆。

維權律師:任案進度太快

兩位中國維權律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則表示,任志強案具有高度的象徵性,應該不會當庭作出宣判。

其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說,該案一審就在中級法院開庭,顯示是“刑期起點比較高的重案。”而且,任志強從被捕到開庭,前後只查了6個月,相較於過去其他真正面臨調查的中共貪官一查就是1-2年才能開庭,“進度太快了,可能早就查好,等著治他的罪。”

另一位曾被羅織罪名入獄、現已出獄的維權律師則研判,任志強案這麼快就開庭,可能有三個原因,一是沒有施壓的空間了,他說,通常檢方“久拖不決是想極限施壓,盡可能讓被抓的人妥協、再妥協。”但他以過來人的經驗判斷,現在檢方對任志強可能已經到了再施壓也沒有空間的地步了。

其二是,當局要“利用重判,來殺雞警猴。”該維權律師說,任志強和清華大學前法律教授許章潤、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一樣,都屬於體制內的反對派,雖說他們每次都是單獨發言,但他們的“接力發言”引起背後相應的支持者非常大的共鳴,所以,習近平可能要快刀斬亂麻。他分析,當局很可能要盡快透過對任志強的重判來公開警告所有異議分子,尤其是體制內“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反對派,“管你是紅幾代、出身如何、有多大的影響力,一樣可以重判。”

該律師說,審判中最至關緊要的是要逼當事人認罪、悔罪,這對所有異議人士來說,都是一種對“尊嚴和人格的摧殘、對自我的否定”,尤其對年近70的任志強來說,更是如此,除了審判外,日後的服刑過程、任何身體上衍生的病痛、所需的醫療照護、甚至家人探監的焦慮、怕連累家人的隱憂,都可能一一成為當局消磨他個人意志、逼他低頭的手段。

楊建利:任志強恐難逃10年刑期

兩位律師分別指出,任志強不過是行使公民的權利,本來就“無罪,”現在當局羅織經濟罪名辦他,依他所面臨的四大罪狀,如果都成立,可能面臨從10年、無期徒刑到死緩的判決。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也研判,任志強可能難逃10年的刑期,而習近平透過對任志強的政治迫害,也可能會產生一時的寒蟬效應,“但誰都不能保證,日後不會再有第二個任志強。”

他說,習近平於2018年3月取消任期限制,讓他可以無限期稱帝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再加上,這兩年中美關係急速惡化、國內天災、經濟、以及新冠疫情問題一再處理不當,社會反習的聲浪愈來愈大,而習近平自己也知道,所以要把這些聲浪和可能形塑的反習運動壓制下去。

據媒體報導,中國當局近來下令嚴打體制內的批評者,要求“絕不允許喝著共產黨的奶水,拿著共產黨的好處,又批評共產黨”,必須對這些人予以嚴懲。

魏京生也說,“習近平嚴厲打擊體制內的反對派,正是他面臨黨內和平演變的威脅而採取的措施。”他透過評論呼籲,中國的民間反對派和體制內反對派合流,把握這個將中國和平演變推向民主的機會。

楊建利認為,威權如習近平者,無法忍受任志強用“小丑”一詞罵他。

任志強今年3月初傳給微信朋友圈的一篇私人撰文,因不慎遭一位友人流出,而輾轉在網絡上廣泛流傳,這篇標題為《剝光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文章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明顯是在砲轟習近平和中共當局專斷獨裁、壓制輿論,封鎖致命性新聞,而導致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給全世界造成至今難以修復的大禍害。

他寫道:“我也好奇並認真的學習了這篇講話(習近平在17萬人大會所發表的講話),但我從中看到的卻與各種新聞媒體和網絡上報導的'偉大'完全相反。那裡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鄧聿文:習近平為何怕任志強?

中國獨立學者鄧聿文4月在<<上報>>的一篇專欄中,特別解析“習近平為甚麼害怕任志強?”

他說,任志強除了抽像地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習近平的個人權威、醜化了習近平英明領袖的形像外,他對習近平的殺傷,還與他擁有的資源多、能量廣有關。

鄧聿文說,任志強集四重身份於一身,分別是紅二代、億萬富豪的地產商、中共權貴密友,以及公共知識分子,這使他可動員的社會關係網路和資源顯然要比很多人大得多。 “他熟悉權貴階層的思維方式和遊戲規則,知道習近平想甚麼,因此批起後者來,一針見血,讓大眾大呼過癮。”因此,在習近平眼中,一旦任志強成為反習大將,他所可能引發的破壞力和社會影響力決非幾個公知書生可比。

鄧聿文說:“任志強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背後有道義和輿論的支援,有中國的官僚、財富和知識精英在觀戰,這就是習近平為甚麼害怕他的地方。因此,這回他落到習的手上,危矣。”

現年69歲的任志強生於1951年3月,籍貫山東,父親是大陸前商業部副部長任泉生,為典型的“紅二代”。任志強以敢言著稱,他的發言常不見容於當局,但在微博興起後,卻為他贏得眾多粉絲,成為微博“大V”。

2011年4月,任志強被上級免去華遠集團董事長一職,但仍擔任地產上市公司董事長,直到三年後,他才透過微博,宣布正式退休。

2016年2月28日,任志強的微博帳號遭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責令關閉,應與他公開批評習近平要“黨媒姓黨”有關。三個月後,他再“因公開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而遭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給予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3月中旬,任志強無故失踪後,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於7月底發出聲明,指對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決定給予任志強開除黨籍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對於任志強的拘禁,他的企業家友人王瑛曾痛斥“這是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