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人權律師節啟動在笑與淚中紀念“709”兩週年


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啟動

在震驚中外的“709大抓捕”兩週年之際,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在美國首都頓華盛頓拉開帷幕。

大約50人出席了星期天(7月9日)在華盛頓舉行的啟動儀式。活動發起人之一、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說,舉辦這個節日是為慶祝中國人權律師的勇氣、智慧和抗爭,記住他們的苦難和付出,記錄和追究政府和個人所犯下的罪行,推動國家社會持續關注和支持中國的人權狀況。

2015年7月上旬,中國各地300多名維權律師、律師助理、維權人士及他們的家人突然遭到中國當局大規模的逮捕、傳喚、刑拘,一些人下落不明。

“一批活生生的人,中國最優秀的人,突然之間就人間蒸發了,大家都非常恐懼,”中國旅美學者、《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說。

陳奎德說,不論是納粹德國還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都不乏對黨外人士、異見分子的抓捕行動,但是古今中外只有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身為律師,特別是維權律師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罪。

“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這種迫害超越了歷史上所有的專制體制、極權體制,” 他說。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說,709事件的受害者人數遠遠高於各方的統計數字。

陳光誠說:“根據我的了解,僅山東因為709遭到關押、問訊的就有200多人,這次大抓捕中,中國至少有2000多人遭到誅連。”

當709律師李和平和709案辯護律師馬連順、藺其磊通過Skype出現在大屏幕上時,現場的沉重氣氛才終於有了些許緩和。

一頭白髮的李和平神色輕鬆,和大家微笑致意。今年4月,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定他犯下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陳光誠問候了仍被監視居住的李和平,希望能有機會和他們一家在北京相見。

中國人權律師節的另一位發起人、權利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說,709律師們是英雄,這個節日為他們而設,但同時人們也不應忘記另一個群體,那就是709太太們。

709大抓捕後,這些拖兒帶女的女性為丈夫奔走吶喊,用柔弱的雙肩頂住強權壓力。她們的勇氣與抗爭,微笑與淚水,都定格為這個時代最令人動容的形象。

709 律師李和平和兩位709太太通過Skype向大家致意(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華盛頓時間上午11點多,當兩位709太太出現在大屏幕上時,現場爆發出熱烈掌聲。

Skype連線:“我是李和平的老婆王峭嶺, 我是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

“我們非常激動,從白天等到現在,生怕你們連不上我們,”快人快語的王峭嶺讓現場幾次爆發出笑聲。

“我們看到你們在一起慶祝非常羨慕,因為我們現在被有關部門告知不能聚會,”王峭嶺說:“我們在這兩年中經歷了許多意想不到,跟過去完全不一樣的生活。我們經歷了跟警察對峙,經歷了被抓走,我們也經歷了被逼遷,孩子不能入學……雖然經歷了很多不公正的事情,但是愛始終伴隨在我們身邊。”

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說:“7月9號能成為一個人權律師節,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鼓舞。對我來說,也是自豪,因為我家裡有一位人權律師。709到現在,還有三位沒有被釋放的,王全璋到現在已經是730天了,他是這裡面唯一一個音信全無的,到現在生死不明。在這裡我希望大家能夠陪著我們繼續堅持下去,讓他們能夠早日回家。”

全場觀眾起立為兩位709太太鼓掌,一位聽眾默默擦去臉上的淚水。

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等人和李和平律師問好(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江天勇律師的妻子金變玲和唐荊陵律師的妻子王艷芳來到現場,講述了很多維權律師在押期間遭酷刑迫害,甚至被強制服用不明藥物的悲慘境遇。

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政策聯絡主任斯科特・弗里普斯(Scott Flipse)和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到場聲援。

弗里普斯和許多中國的維權律師都是朋友。他忘不了李和平律師對他說過的話:在那些被關押的,晦暗不明的日子裡,支撐他的是信仰、家人和朋友。

李和平告訴弗里普斯,我的桌子上放著你的照片,那是你帶我們去見喬治・ W ・布殊總統的照片。我每天都會想到那張照片,想著你這樣的朋友。

“當我聽到這番話時,我流淚了,”弗里普斯說,“我覺得我為他們做得還不夠。所以今天我來到這裡聲援他們。我想說,只要一息尚存,我就會和你們一道努力。”

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由美國、歐洲、香港、台灣14個權益組織主辦。美國國會聯邦參議員魯比奧、眾議員史密斯、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杰榮以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通過視頻向律師節致辭。

香港民間組織也在709案兩週年紀念日當天舉辦了人權律師節活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