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俄形成“專制國際” 企圖界定國際政治規則?

  • 莉雅

在北京的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前,中國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走在一起(2017年5月14日)

隨著西方民主國家在反國際化浪潮下日益把目光轉向自身,中國與俄羅斯之間日益密切的夥伴關係引起了人們越來越多的關注。中俄夥伴關係能否形成一個與西方民主市場體係不同的國際政治模式的核心呢?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是否應該警惕中俄之間的接近?

中俄形成專制共識或是“專制國際”?

最近幾年,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儼然成為了一個國際共識。不僅如此,這兩個大國對國際體係以及現有世界秩序的看法也持相同或者非常相似的看法。

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研究員波波. 羅(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波波·羅(Bobo Lo)是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中俄問題專家。

他說:“他們一致認為,在現有的國際秩序中,美國的實力受到很多其他強國的平衡。他們都反對西方的自由干預主義。他們顯然也相信在面臨民主與其他壓力的情況下必須鞏固政權的穩定。”

這位《便利軸心》的書作者日前在布魯金斯學會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闡述了他有關這個話題的一篇論文的主要論點。他說,在從烏克蘭、敘利亞、南中國海到網絡主權等一系列的具體問題上,中俄兩國看起來也持有趨同的看法。兩國之間也沒有什麼爭議。而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之間的個人關係也比其他國際領導人更為密切。

學者:中俄分歧影響它們建立不同國際秩序的能力

從很多方面來看,中俄關係成了現代戰略夥伴關係的典範,即一些人所說的新型國際關係的典範。但是羅認為,這種看法是言過其辭。

他說:“在我看來,認為這是一個專制共識或是專制國際是一種誇大。我認為,它忽視了中俄在四個主要領域存在的關鍵性分歧,而且這些分歧並不是微不足道的,因為它們影響到兩國製定他們自己規則的不同國際秩序的能力與意願。”

羅提到的中俄之間的關鍵性分歧包括他們對現有國際秩序的看法、對今後世界秩序的願景、他們對與美國進行接觸與合作的態度以及他們在亞太地區的優先考慮。

在如何看待現有國際秩序的問題上,羅說,儘管中國與俄羅斯都認為,由美國領導的現有秩序在很多方面不如他們的意,但是在如何評價現有秩序這個關鍵的問題上,他們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

莫斯科對現有國際秩序的看法非常負面,認為是強加在俄羅斯身上的,而且系統性的不讓俄羅斯獲得它在世界上應有的地位和影響力。莫斯科還認為,這個體系處在不可救藥的衰落過程之中,因此應該加快它的消亡。

相比之下,中國人並不尋求現有秩序的消亡,而是尋求對它進行改革,因為他們意識到,美國的領導地位以及西方式的全球化對中國其實非常好,在短短的30年時間裡幫助它從一個區域性的不發達國家轉變成一個初期的超級大國。

羅說,如果說俄羅斯是西方自由主義秩序最大的受害者,那麼中國就是這一秩序主要的受益者。

他認為,在如何看待各自在今後的世界秩序中所發揮的作用這個問題上,俄羅斯與中國也有很大的不同。在俄羅斯看來,美國是西方世界的領導者,中國是東方世界的領導者,俄羅斯則是介於二者之間的一個強國,扮演者連通東西兩個世界的橋樑角色。但是在北京看來,在一個雙極世界裡,美國仍然佔主導地位,但只有中國是它真正的對手,美中關係是全球治理的支點,俄羅斯也很重要,但不處於與美中兩國平起平坐的地位。

中俄接近給西方的啟示

鑑於這種情況,西方國家應該如何看待中俄關係並從中獲取經驗教訓呢?

羅說:“第一個啟示是平衡的必要,即避免對單個事件做出過度反應,不管是軍事演習、高峰會晤還是所謂的里程碑式的能源交易。對於西方的決策者來說,對每一個事件本身的好壞進行評估是至關重要的,要有比例感,不要被眼前的景象弄得眼花繚亂,被震撼得不知所措。”

他認為,西方決策者應該從中俄關係的發展中得出的第二個啟示是要理解他們的影響力的限度,因為不管他們說什麼還是做什麼,對中俄關係的影響都不大。他甚至認為,試圖把它們拆開的想法是可笑的。

在他看來,這裡面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啟示。

他說:“我們應當把中國和俄羅斯當作單獨的強國來對待。毫無疑問,中國的崛起對亞太地區以及全球治理構成了巨大的挑 戰。同等的是,一個咄咄逼人的俄羅斯對國際秩序的穩定提出了嚴肅的問題。但是,他們相反的觀點、不同的優先考慮以及有時相互衝突的利益意味著,中俄夥伴關 係小於它的各個組成部分的總和。”

西方真的不能影響中俄關係?

前歐亞集團董事長戈登(左)與波波.羅在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前歐亞集團的董事長戈登(David Gordon)在研討會上表示,中俄之間除了羅提出的那些不同以外,他們對歐洲也有很不同的看法。

這位前國務院高級官員對羅所說的西方國家很難影響中俄關係的發展進程稍有異議。

他說:“在美國總統大選與總統就職期間,我有幸兩次訪問北京。不管我去哪裡,不管是政府官員、智庫人士還是商界和金融界人士,他們問我的一個壓倒性問題就是,美國會不會聯俄抗中?”

戈登認為,中國方面的這個擔憂是合理的。

川普為什麼沒有與俄羅斯發展更好的關係?

他還認為,川普總統沒有與俄羅斯發展更好的關係是因為他是一個最重視軍方的總統,因此任命了很多軍隊將領擔任他的重要幕僚,而軍方是美政府中最反俄的。

川普本來希望與俄羅斯修復關係,但是他因為日前解雇了當時正在調查他的競選團隊是否與俄羅斯勾結影響美國大選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而陷入麻煩。美國司法部星期三任命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為獨立檢察官,領導涉俄調查。川普說他是政治構陷的受害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