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審查國內新聞殃及全球生命


中国审查国内新闻 殃及全球生命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8 0:00

中國審查國內新聞殃及全球生命。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5 0:00

自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用高壓手段控制新聞及言論自由、打壓吹哨者、驅逐美國記者和關押獨立公民記者等作為,引起國際間對中國企圖隱瞞疫情真相的聲討。

研究人員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利用其經濟力量,嘗試改寫全球新聞及言論自由定義的企圖,是國際社會一大隱憂。

失去新聞與言論自由的影響有多大?就中國壓制國內言論,懲罰吹哨者,致使新冠病毒疫情擴散至世界各地而言,這個影響代表的是更多的人染病隔離,更多的生命因病死亡,全球的經濟,工作與生活蒙受更大的損失。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問題研究員王亞秋(Yaqiu Wang)說:“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這個事情擴展成一個全球危機和中國政府在最初對言論自由的打壓是很有關係的,現在李文亮是一個全世界知曉的名字,因為他是個醫生,他只是在他的微信群裡收了一些消息然後就被政府懲罰,所以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成為一個全球危機和中國對言論自由打壓有關係。”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édric Alviani)說,這次疫情顯示出,中國打壓新聞及言論自由,已經不單是中國國內的問題。

艾瑋昂說:“在這次大流行病之後,世界上沒有人能說中國的新聞及言論審查影響的只是中國人民,世界上任何威權國家新聞及言論的審查問題,甚至是地球上任何民主體制內的審查制度都會變成全球問題,成為國際社會必須一起處理的問題。”

根據無國界記者今年4月公佈的2020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在接受評比的180個國家中名列第177,居於底部。與此同時,至少三名獨立公民記者在武漢報導疫情時與外界失聯,其中包括今年2月被警方帶走的李澤華。他在失踪近兩個月後,於4月中重新出現在個人網絡平台。

人權觀察的王亞秋說:“為了想要報導真實獨立的情況,你只有作為一個公民記者自己去那裡,沒有任何機構的關係,誰也沒有給你收入,這是一個很無奈的現象,這個現像是因為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所產生的,這幾年的公民記者情況就是說越來越少了,比如說你到網上去說,就是部落客,這也是我覺得也是可以被稱為公民記者,這樣的人越來越少,因為被打壓的很厲害,即使你說無償的在網上發布消息,你有可能坐牢,然後這次疫情至少有三個公民記者他們去了武漢,然後都被關起來了,都被所謂的去隔離,李澤華重新出現了,另外兩個人陳秋實和方斌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我們都什麼都沒有聽到。”

而在疫情蔓延之際,美國主流媒體的記者也難逃中國政府的壓制,一些記者被驅逐出境,這讓新聞自由狀況雪上加霜。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葉兵談到了他近年來在中國採訪的經驗。

他說:“在中國工作幾年看到新聞自由空間不斷收窄,外籍記者和新聞助理在一些地方被跟踪,騷擾,扣留,粗暴對待甚至毆打,採訪器材被人損壞,採錄內容被強行刪除,在實地採訪中我們有多次親身體會,武漢爆發疫情以來,原來可以自由出入的北京居民小區和胡同都設了門桿處處設卡盤查,採訪難度和乾擾風險加大,近期一些美媒駐華記者及其中國助理,被阻止工作,多位美媒記者被驅離中國,美國之音記者的新聞助理被中國當局解僱,我的記者證有效期從一年縮短到六個月,最近又被降到三個月,儘管壓力倍增,許多外媒記者堅持客觀報導,以不同視角反映中國實事和現實,希望起到兼則明的作用。”

王亞秋說:“因為中國沒有獨立的媒體,然後他對自媒體的打壓這幾年是非常的厲害,所以唯一有點可以自由說話的就是在中國的外國媒體,一個是因為他們是職業的媒體人,就是有機構的保護,其次他們是外國人,就說中國政府要懲罰和抓外國人還是有點顧慮的,至少要比對抓國內的人要顧慮得多,所以說外國媒體這幾年它起到的報導中國消息的真實情況的作用越來越大了,尤其是這些被驅逐的記者是幾個最大的媒體,《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他們是最有資源去做一些深度報導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對我們能得知中國的信息,準確信息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研究人員認為,中國企圖用自身的經濟實力,干涉其他國家的新聞與言論自由,是比其他專制國家更為危險的地方。

艾瑋昂說:“因為世界上很多媒體還沒有完全過渡到網路電子形式,他們面臨經營上的困難,因此來自中國的投資一直是他們考慮接受的,但是中國當局的最終目的不僅是要掌控所有關於中國事物的敘述,還要重新改寫新聞的定義。”

王亞秋說:“比如說一個最近的例子,歐盟要出一個關於中國假信息情況的報告,然後中國就是用一個很老的手段,就說如果你要批評我,我就不讓你在中國賣東西,然後壓制了歐盟的這個報告,歐盟後來修改了這個報告。所以你就想想看,歐盟這樣一個巨大的經濟體,是一個民主自由的集體,中共都能有這樣的影響,不用說小一點的國家像東南亞、南美洲之類的。”

歐盟外交政策主管博雷爾(Josep Borrell)否認報告寫作人員因為屈從中國政府的壓力而淡化了這份報告。“我們沒有向任何人低頭,”博雷爾4月30日在歐洲議會的一次聽證會上說。但是,一些歐洲議會成員不接受他的解釋。

人權人士指出,如果這次疫情讓世界汲取了一些經驗教訓,其中一課應該是犧牲新聞及言論自由,將會付出更慘痛的生命,生活與經濟代價。

王亞秋說:“因為新聞自由是一個價值,我覺得像歐盟這個事情就是它沒有堅持自己的價值,就是我有言論自由,我應該說真話這個價值,它不堅持這個價值是因為中國用市場作為一個威脅,所以我覺得最簡單的就是,人們要開始堅持自己的價值,就是有些東西你是不可以妥協的,可能你需要做一些犧牲,但是這是你信仰的東西,你應該堅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