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灣與中國外交官斐濟衝突 - 蛋糕是亞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


台灣駐斐濟代表黎倩儀2020年10月8日在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雙十酒處雙十酒會發表講話(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臉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9 0:00

台灣與中國外交官在太平洋島國斐濟發生的肢體衝突事件這兩天成為多家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社媒上也出現許多關於此事的貼文。了解南太平洋地緣政治的專家說,中國“戰狼”外交官越來越粗暴的作為是一個“令人擔憂的發展”,對中國在斐濟,甚至是在更廣泛太平洋地區的形像沒有好處。

專門寫斐濟事務的記者格拉罕·戴維斯(Graham Davis)星期天(10月18日)在他的博客“Grubsheet Feejee”以突發新聞發出“兩名中國外交官攻擊一名台灣駐斐濟代表處成員”的“嚴重外交事件”報導後,這起10天前發生的事件才因此而傳開,不過台灣外交部和中國外交部星期一各執一詞,相互指責對方挑釁。

戴維斯在這宗突發新聞的報導中說,斐濟政府與北京的關係“極端密切”,去年斐濟屈服於中國的壓力,強迫台灣將其駐蘇瓦辦事處的名稱從“中華民國貿易代表處”改名為“台北商務辦事處”,台灣雖然提出抗議但卻無效。

澳大利亞籍但在斐濟出生的戴維斯說,這宗外交事件是中國“在全球宣示對台灣主權的咄咄逼人行為模式的一部分”,斐濟也“不是中國外交官做出惡劣行為的唯一國家。但無論我們多小,無論中國的援助到達什麼程度,我們不能,也絕對不要忍受在斐濟土地上有違法行為。”他認為,那兩名中國外交官應該盡快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並且被驅逐出境。

2018年人口為88萬的斐濟在1975年與中國建交,是第一個承認北京的太平洋島國,雖然與台灣沒有外交關係,不過台灣在斐濟首都蘇瓦(Suva)設有商務辦事處。

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在關於10月8日活動的新聞稿中沒有提到此一事件,只稱當天在Grand Pacific Hotel舉行的國慶酒會有斐濟政要、國會議員、政黨領袖及僑界人士百餘人出席,台灣駐斐濟代表黎倩儀致辭祝賀斐濟獨立50年,並強調50年來台斐關係“雖曾遭到若干挑戰,惟兩國友誼歷久彌堅”,並與賓客同切國旗造型蛋糕,慶祝中華民國109年國慶。

美國企業研究所安全與防務客座研究員馬明漢(Michael Mazz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不認為中國在以斐濟發生的事件或對此事的描述發出任何特定信號,他懷疑肢體衝突會是來自上級的指示,不過他的確認為,“這個事件符合我們進來看到中國外交行為的一個更廣泛模式,那就是其外交官會粗糙、有時以肢體行為來試圖達到他們的目的。”

“我們在2017年的金伯利進程、2018年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及2019年布拉格市長的新年酒會都看到這種行為。我認為從全世界中國外交官發出的'戰狼'推文也是其中的一種。”

馬明漢說,中國高級領導層顯然正在定出一個調性,其他人則是在模仿這個調性,“如果這個路線不改變,中國外交官將更加粗暴、更加嚴厲、更加咄咄逼人,而當其他人做出負面反應時,中國就可能做出攻擊。”

台灣與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外交爭奪戰激烈,自2016年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已經失去7個邦交國,在基里巴斯和所羅門群島相繼與台灣斷交後,目前台灣在僅有的15個邦交國中,在南太平洋只剩下帕勞、瑙魯、馬紹爾群島及圖瓦盧。

澳大利亞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太平洋島嶼項目主任普萊克(Jonathan Pryke)也告訴美國之音,斐濟發生的事件“是一個令人擔憂的發展,不利於中國在斐濟或太平洋地區的形象。 ”

他說,“許多太平洋島國的政府已經對中國在援助、外交及商務領域的咄咄逼人行為感到挫折,這只會進一步增強那種憎厭。”

對於發生在斐濟的情況是否也可能在其他太平洋島國發生,普萊克說,“有可能”,不過許多太平洋島國小到沒有台灣辦事處在那裡存在,因此他不預期此事會擴散到斐濟以外。

“當然,我們應該對任何暴力行為感到擔憂。不過我認為中國應該更擔憂。他們已經與太平洋國家的民眾有重要公關問題存在,這次事件當然更無助於他們的形象,”他說。

長期觀察台海兩岸在太平洋外交戰的普萊克,星期一在胡佛研究所一場關於台灣在印太地區角色的視訊討論中表示,台灣與中國在太平洋島國的外交爭奪戰已經進行多年,雙方對當地的援助也有不同,台灣強調的是分享它的發展經驗並多國際社會做出反饋,援助項目著重於基本建設、人道主義救助、教育和培訓,2016年蔡政府上台後推動新南向政策,更強調社會人文及教育文化交流,對外援助基本上也遵循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原則。

相對來說,自2010年到2018年,中國對當地邦交國提供的經濟援助雖然是台灣的4倍,但以人均來說,中國每年提供的人均為20美元,而台灣提供的每年人均是40美元。普萊克說,中國的援助有三分之二以優惠貸款為主,雖然利率低但仍然必須償還,對償債能力低的島國來說,這種援助方式也引起許多爭議,因為這可能使他們掉入“債務陷阱”。

此外,普萊克也以洛伊研究所去年的分析報告指出,自2010年到2018年期間,台灣在太平洋的援助規模只佔中國的十分之一,中國在太平洋島國的援助項目共有197個,性質大多是該國重大基礎建設,如道路、橋樑等,平均金額為9百萬美元,而台灣的援助項目共有395個,主要以人文、技術性質為主,金額都是低於一百萬美元。

普萊克也說,在與所羅門群島建交後中國對該國的許多承諾至今實現的並不多,但無論如何,它至少必須要達到原先台灣對該國提供的援助規模。

台灣外交部星期一說,中方人員在台灣駐斐濟代表處舉辦國慶酒會時想要“強行闖入”會場干擾活動,不僅不聽勸阻還推擠台灣外館人員,導致外館人員受傷“呈現輕微腦震盪現象”。台灣代表處已向斐濟外交部及警方說明經過並提供證據,也對中國外交部人員“嚴重違反國際法治與文明規範的粗暴行為”予以嚴厲譴責。

星期二,在一個對事件後續發展發出的新聞稿中台灣外交部表示,斐濟外交部已積極介入處理此事,對於斐方“公正處理”這次爭議事件台灣表示尊重,也感謝斐濟政府“承諾將派員協助我國駐館後續公開活動,避免再度發生滋擾。”

聲明說,台灣駐館已向斐濟警政署備案完成提告前必要程序,如果中方再有任何不利台灣的舉措或持續散佈不實訊息,台灣“決不妥協,必將追究到底。”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一在例行記者會上說,台灣在斐濟“根本沒有什麼所謂'外交官'”,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利用台灣問題挑撥中國同太平洋島國關係的圖謀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趙立堅也援引中國駐斐濟使館的聲明說,當晚是台灣機構人員“對在同一酒店公共區域正常執行公務的中國使館工作人員發起言語挑釁和肢體衝突,造成一名中國外交官身體受傷、物品受損”,並稱台灣是“賊喊捉賊。台機構在所謂的活動現場公然懸掛偽旗,蛋糕上也標有偽旗圖案”,中方要求斐方對此進行徹查。

星期二趙立堅在記者會上對台灣指責中方外交人員“粗野”的提問僅僅回應說,“他們完全是倒打一耙,胡說八道。”

一些觀察人士對於中國戰狼外交官的作為感到匪夷所思,還有人戲稱,一個裝飾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蛋糕,已經成為亞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

布魯金斯學會印度項目主任坦維·馬丹(Tanvi Madan)在其推特上發文,貼出一張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裝飾的蛋糕照片,旁邊再附上另一張有印度、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國旗裝飾的“四方會談”(Quad)裝飾的蛋糕說,“這是亞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蛋糕”。

她還說,有了這個四方會談蛋糕,“你可以有蛋糕吃,誰還需要聯合聲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