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日首次準“2+2會談” 提高層級大談安保


台灣和日本的執政黨8月27日舉行雙邊“2+2安全對話”視頻會議。(照片來自台灣民進黨推特)
台日首次準“2+2會談” 提高層級大談安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35 0:00

日本與台灣的執政黨在8月27日舉行首次外交與國防在線安全對話,被視為雙方執政黨之間的準“2+2會談”。日台國際關係專家分析會談舉行的背景因素、預期影響、以及中國的可能反應。

超越以往框架的準“2+2會談”

台日執政黨民進黨與自民黨在8月27日上午首度舉行議員版的雙邊外交與國防政策安全對話,雙方將各自派出一名國防與一名外交領域的議員進行討論,被視為準“2+2會談”。

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陳致中(照片提供: 陳致中 )
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陳致中(照片提供: 陳致中 )

新台灣國策智庫(Taiwan Brain Trust, TBT) 執行長陳致中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次的會談對台灣意義非常重大。

他說:“台灣和日本雖然沒有邦交,但透過兩國執政黨議員進行國防等議題的討論與研究,這就形同是兩國雙方政府直接進行安保對話。日本是內閣制國家,日本負責國防與外交的執政黨國會議員與台灣執政黨立法委員直接對話,這樣對於兩國雙方關係的推進,以及雙方的安保、繁榮與安定,必定有相當正面的幫助。隨著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升溫,中國海警船隻也屢次進出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台日往後必定也有許多安保相關議題值得在會談上討論。”

陳致中表示,這次會談不僅是史上首次,更是台日關係的歷史性突破,台灣的民意非常支持,感謝日本主動提出提高台日交流的層級。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區域研究部部長門間理良(照片提供: 門間理良 )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區域研究部部長門間理良(照片提供: 門間理良 )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區域研究部部長門間理良(Rira Momma)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中國近來不斷加強對台灣的政治和軍事壓力,關係到了日本西南群島的安全保障。依他的個人觀察,在這個背景下日本與台灣之間交流的重要性得到了強烈的認可。

說:“日本和台灣之間舉行正式的國防與外交2+2會談是極其困難的。其中原因除了沒有邦交之外,雙方也都要面臨中國的批評與威脅。 因此,日方提出在網上舉行國會議員版本的2+2安全對話,避開官方層級會談的問題。雖然不是正式的政府部長,表面上或許看起來重要性不高,但這是第一次任執政黨要職的議員發起的會談,是一個超越以往'議員外交'框架的新型式,對於日台關係的進展將是非常大的推動力。”

東亞國際關係專家,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佐橋亮(Ryo Sahashi)對美國之音說:“日本和台灣議員版2+2會談的舉動證明了自民黨對台灣的關切正在大幅增加。從今年開始,日本政界高層一再公開對外表示台海穩定可能會受到侵擾,應該更加強調維護日美同盟,台灣的重要性應當受到更多的關注,這次的議員版2+2會談也是延續此前各種對台海問題發言的方向,日本提出了一個具體的動作。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對台政策與以前相比,其實並沒有發生重大的變化,也沒有超出維護地域穩定的範圍。然而在日本,日華議員懇談會等組織中雙方議員向來交流密切又活躍,是為日台關係發展上具有歷史的‘特殊管道'交流。這一次這麼大的動作,也應該被視為政府用獨特的手法加強議員之間的交流。”

鷹派部長級議員促成多種共識

佐橋亮教授表示:“本次會談日方的出席議員為自民黨外交部會會長、參議員佐藤正久,自民黨國防部會會長、眾議員大塚拓。這兩位都是自民黨內經驗豐富的部長級議員,為會談發揮了劃時代的力量。但需要注意的是,兩位部長級議員的角色與美國國會委員會主席或副主席不同,並沒有直接的政策或立法上的權限。”

本次會談內容主要是中國對於日台在軍事以及灰色地帶的脅迫動作進行交流。除了安全問題之外,還討論了促進包括經濟領域在內的日台交流方法。

門間理良部長指出,佐藤正久和大塚拓都是反對中國的鷹派成員,因此可以與台灣方面在上述安全、經濟、交流等議題上達成相當大程度的共識。

自民黨內的外交部會(外交組)於今年2月成立“台灣政策檢討項目小組”(簡稱“台灣PT”),佐藤正久是小組的召集人。他一直在討論雙邊國會的理想外交模式,把強化國會外交與日本對台關係訂為政策方向。

佐藤正久公開表示:“今年6月在英國召開G7七國領袖峰會前,菅義偉首相就提議“設置日本與台灣議員的外交管道”。由於正式的日台官方國防與外交2+2會談目前有實際困難,我們就著手協調舉行執政黨成員之間的會談。”

關於當前台灣周邊局勢,他說:“自去年7月中國政府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一國兩制'實際上已經崩潰,台灣被稱為'第二個香港',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應該要受到重視。台灣的穩定對日本很重要,不僅從國防的角度,從經濟安全的角度來看也是如此。”

台灣方面出席者為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與蔡適應,羅致政是現任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國際部主任,與蔡適應都是長期在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資深立委。

陳致中執行長說: “這兩位立委對於台日與台美關係十分熟稔。羅致政在會後表示日方承諾協助台灣參與CPTPP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議),以及會談焦點的科技合作,包括半導體產業; 蔡適應也提到會中討論中國機艦在灰色地帶的活動,台日都認同在海巡合作上,應該要有官方的意見跟交流,以上這些信息足以反應會談達成很高程度的共識。巧合的是,昨天是拜登上任後第一次有美國的海軍與海巡雙艦通過台海,具有指標意義。可望未來除了本次會談討論的台日海巡合作,可延伸至美台日三國在海巡事務上的共同訓練與合作。”

陳致中強調,台灣和日本原來就有地緣上唇齒相依的關係,因此日方代表大塚拓在會談中說台日是“命運共同體”;佐藤正久表示這次的安全對話將對於未來自民黨的政策決策有所幫助,足以顯示日本外交和區域安全政策的重大調整,這對於台灣深具正面意義並且影響深遠。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8月27日宣布,伯克級驅逐艦紀德號(USSS Kidd DDG-100)和美國海巡艦穆洛號(Cutter Munro),按照國際法例行通過台灣海峽,為拜登上任後,美國海軍和海岸防衛隊的艦艇首次同時通過台海。

定期舉行跨大至美日台三方對話

門間理良部長說:“可以肯定的是,日本政府會將此次會議視為議員交流的一部分,會議的結果暫時不會對當前的日台關係框架或日本政府的對台政策造成重大的改變。不過,改變在過去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只是一直沒有討論過,那麼現在就提供在政策上重新考慮並實施的可能性。如果這次會談只進行一次就結束,給日台關係帶來可能反而是退步感。 所以要真正推動日台關係的進步,最重要的是定期舉行這個會談並建立起固定可以遵行的模式。 迫於國際情勢的現況,日台交流必須要用漸進戰術,在共識的基礎下慢慢深化內容再視情形升高層級,才能達到對雙方都有長期效益的結果。”

他表示,雖然外務省和防衛省會根據日本政府的政策採取行動,但外務省尤其對可能導致雙重外交的局面是不太樂見的。

他也提醒台灣不宜期待過多,因為即使是執政黨議員,其立場也不能公開代表政府的立場,雙方都要對這樣的“非官方”對話的形式有所共識,慢慢建立長久的交流常規。

東亞國際關係專家,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佐橋亮(照片提供: 佐橋亮 )
東亞國際關係專家,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佐橋亮(照片提供: 佐橋亮 )

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佐橋亮說:“以在政治為主導推動日台關係進步,從今以後更大有發揮的空間了。不過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的舉措還是以美國政府的反應為基礎。 因此,任何的進展都不太可能超出'一個中國'政策的範圍。然而以目前日本社會的傾向觀察,民間也越來越支持日本將台灣視為一個成功的民主國家,以及日本在東亞的重要夥伴,因此以政治主導的各種舉措作為日台關係的支柱,比以往任何時期都更加重要。”

佐橋亮表示,台灣問題已成為日美關係中的重要安保議題,日台的合作應該會因此加速向前推進。日台政府之間的關係會有多大變化目前尚不得而知,這將取決於台灣如何克服從前的種種障礙,加強與日本的合作。

陳致中執行長說:“以台灣民意代表來說,當然希望未來能夠定期舉行這一類的會談,更希望不僅限於台日,連台美之間,甚至是台美日三方,甚至在更擴大到其他國家,台灣都能參加這種安保對話的機制。這不只是對台灣,對其它參與對話的國家彼此之間也能有更正面的安保、穩定、繁榮的發展。”

他指出,美國總統拜登8月19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的採訪中第一次將台灣與日本、韓國、北約並列,視為美國的盟邦,這是美國破天荒第一次把台灣置於美國與日本戰略地位上如此重要的位置,對於台美日安保對話是很好的契機,或許本次的台日議員版2+2會談只是開始,往後台灣參與國際戰略對話的機會大幅提升了。

專家:中國例行公事表示不滿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會談當日,針對台日議員版2+2會談的相關問題說:“要求日方停止干涉中國內政”。他表示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並指“日方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國人民負有歷史罪責”、“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區域研究部部長門間理良表示: “中國在外交上最可能的回應就是例行公事一般召見日本駐北京的大使表達不滿,除此之外大概也不會有太大的動作,畢竟日美同盟更加緊密對中國是不利的,中國也不想太刺激日本,如果日本更靠向美國與中國對抗,這會是中國的心頭大患。如果再要有什麼具體行動,或許就是中國軍機再進入日本與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再次表達抗議,預料不會有很戲劇性的變化。不過可以見得中國對於以前不那麼在意的日台議員交流、經貿交流,甚至提供疫苗這種人道援助上,現在都特別敏感,跟美中關係惡化,日美同盟屢次提高台灣議題的重要性很有關係。”

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陳致中說:“台灣對中國這些無理的反應是不會屈服的。中國愈是在國際上打壓台灣,就離台灣的民意更加遙遠,北京當局也應該要思考現在的態勢並不利於中國。台灣加強自己與民主國家之間的合作與發展,是屬於台灣自己的內政,我們要跟日本、美國或其他國家發展關係,不關中國的事情。台灣不需要受中國影響,對的事情堅持到底就好了。”

他指出,台灣應該趁著中共因為處理北戴河與二十大等重大會議分身乏術的時候,積極地加強與日本、美國與其他亞太國家的交流與合作,為自己在對抗中國威脅方面獲得更多籌碼。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