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美維吾爾人指 中國以強迫採訪利用他們被拘留的家人


維吾爾人權項目全球倡導主任路易莎·格雷夫(Louisa Greve)(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2 0:00
下載音頻

中國政府媒體在一系列單獨的視頻中顯示,在美國的維吾爾人的那些在新疆的家人據稱譴責他們被拘留是宣傳,但是這些美國維吾爾社區成員對此表示懷疑。

在美國的維吾爾人說,他們的家人在消失多年後,現在正通過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與他們接觸,勸阻他們公開反對新疆地區的鎮壓行動。

居住在美國的一名維吾爾人薩米拉·伊敏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日報》本月早些時候在其推特帳戶上播放了她的父親伊敏詹·西丁在中國拘留營失踪兩年多後的視頻。西丁還通過微信聯繫了伊敏,否認了他曾經遭到拘留,並告訴他的女兒,她被“被反華勢力欺騙了”

波士頓27歲的醫務人員伊敏對美國之音說:“在我們第一次在微信上的在線對話中,在(近)三年後,他要求我刪除過去的帖子,不要在推特等社交媒體應用上發表任何東西。” 她說,她確信她的父親受到中國當局的脅迫,要求她停止支持維吾爾的活動。

她說:“中國政府試圖通過我父親來控制我的行為和思想,這是不可接受的,” 她還說,“我希望我父親不受任何形式的國家監視。我想和他正常交談。”

在2017年年中被捕之前,西丁是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伊斯蘭學院的中國歷史專職教授。同時,他還擁有一家名為伊敏出版社的出版機構。該機構自2012年成立以來,已出版了近50本有關語言、教育、技術和心理學等主題的書籍。

伊敏說,她幾個月都不知道父親的下落,直到2019年,她在北京的熟人說,父親被關進了一個所謂的“再教育營”。她被告知,西丁在秘密審判中因“煽動極端主義”被判處15年監禁。

此後,伊敏運用社交媒體的力量來提高人們對維吾爾人困境的認識,並要求釋放她父親。她說,父親因出版一本阿拉伯語語法書而被捕。

今年1月,36歲的庫扎特·阿勒泰在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的一段視頻中找到了父親梅米特·卡迪爾。這位68歲的老人失踪了大約兩年。

“長達兩年,我只是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突然間,我看到我父親在中國國家電視台上譴責我,說我應該停止我的激進主義,否則他會斷絕與我的血緣關係, ”阿勒泰補充說,他的父親看起來半身不遂,明顯是在背稿子。

這位年輕的維族活動家於2005年逃離新疆,搬到維吉尼亞州的麥克林(McLean),在那裡他領導著維裔美國人協會(Uighur-American Association)。他父親在2018年2月的一條語音留言中告訴他,中國警方將他帶到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拘留營後,阿勒泰開始了自己的支持維吾爾的活動。

阿勒泰對美國之音說,“我父親是一個健康的退休商人,他不需要任何技能培訓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而中國聲稱再教育營的目的是培訓技能。他有能力創造工作,而不需要工作。但他們還是拘留了他,”

他相信自己的父親是被迫出現在中國媒體上,他說:“我要求中國讓我的父親來美國作證,就像他在《環球時報》視頻中所做的那樣。”

人權組織說,中國自2016年底開始在新疆地區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進行大規模監視和任意拘留。今年早些時候,聯合國要求“不受限制地進入”這個可能關押多達100萬人的地區。

然而,中國政府拒絕了有關其在新疆開展“再教育中心”活動的指責。中國官員稱這些再教育營為“職業培訓”設施,面向那些暴露於“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思想”的人。在其他場合,這些官員還說,這些再教育營教授人們從事新工作所需的技能。

美國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亞太區活動經理弗朗西斯科·本科姆(Francisco Bencosme)對美國之音表示,愈來愈多的視頻來自新疆,這是北京針對在海外為維吾爾人民遊說的維族發聲者的最新“騷擾”行動。他說,他的組織已經記錄了許多這樣的案件,這些案件“真的令人心寒,令人極為擔憂”

本科姆說,“他們只是一個更大的行為模式的一部分,中國使用逼供和對家庭成員的脅迫來讓活動人士閉嘴。”

網絡騷擾

據維吾爾人權項目全球倡導主任路易莎·格雷夫(Louisa Greve)說,試圖破壞海外維吾爾人聲音的行為已經對維權人士造成了損害。她說,他們是“這次徹底迫害的次要倖存者”,其中許多人正遭受創傷。

“他們總是陷入恐懼和內疚的兩難境地,擔心自己是否通過公開發聲給在中國的家人帶來更多痛苦。這是卑鄙的,”格雷夫說。

在2018年9月與母親失去聯繫後,紫巴·穆拉特有一段時間曾經保持沉默。她告訴美國之音,她最初認為無所作為是她能為母親做的最好的事情。她在新疆的親戚告訴她,她的網絡活動可能會對他們的事業造成更大的危害。

這位住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34歲的企業分析師、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孩子的母親說:“保持沉默變得難以忍受。” 她說,她的家人還沒有聽到她的母親古爾山·阿巴斯的消息。她是烏魯木齊一家醫院的退休皮膚科醫生,在2018年底突然失踪。

她對美國之音說,“我內心仍然有一種恐懼,擔心我可能會把家人置於危險之中。但如果我不說出來,那麼誰會替我媽媽說話…我會愈來愈多地出來說話,直到他們釋放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