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專家質疑兩國第二階段經貿談判能否上路


2019年2月21日美中貿易談判在白宮舉行。左邊從上至下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美國財長姆努欽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右邊從上至下為中國副總理劉鶴、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和中國財政部副部長廖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9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四(1月9日)表示,美中貿易談判第二階段“馬上開始”,不過,任何協議都要等到總統大選結束,也就是2020年11月以後才有可能簽署。特朗普發推說,這樣做“能使協議好一點,或許更好一點”。

特朗普推動第二階段談判的同時,美中雙方還在為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簽署緊鑼密鼓地準備。中國商務部1月9日宣布,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即將前往華盛頓,簽署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不過,關於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具體內容,目前外界大多只能猜測和分析;對於開啟第二階段談判,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對記者說,沒有情況可以通報。

香港英文的南華早報1月9日報導,北京大學國際問題學者賈慶國近日在新加坡發表演講,期間這位被稱為中國頂級對外政策專家表示,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大可能產生內容更加廣泛的協議,因為華盛頓提出的“過分要求”,令中方官員深感這種接觸“沒有用處”。

特朗普總統稱,即將簽署的美中經貿協議“了不起”,中方承諾採購的美國農產品可能高達500億美元。不過,賈慶國在演講中說,要求中國在已做出這些讓步的情況下再購買巨額的美國產品“非常沒有道理”。

葉望輝(Stephen J. Yates)是華盛頓的“華府國際顧問公司” (DC International Advisory)總裁,目前正在台北觀察即將舉行的台灣總統大選。他在台北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表示:“總統清楚地說,第二階段馬上就開始,這個階段的規模是如何定義的,我還不太清楚。我對中共的看法是,美國大選之前,很難相信中國會簽署第二階段協議,更不相信他們會落實一個更大規模的協議。我的看法是,總統將美中貿易談判放在很重要的優先順序上。除了中東問題外,總統很希望美中貿易談判能夠有所進展。”

美國在美中第二階段經貿談判上似乎很迫切,中國則守口如瓶。報導援引賈慶國的話說,儘管最近宣布將簽署第一階段協議,但是中美關係“依然麻煩重重”,“逐漸惡化”。賈慶國以美方拒絕向中方出售芯片為例說,美國人以咄咄逼人姿態發起針對中國的“高科技戰”,迫使中國不得不研製替代產品,因此,美中不可能彼此互動並從互動中受益,兩國貿易關係肯定將因此受到影響。南華早報援引賈慶國的話說,“中國的耐心正在耗盡。美國所希望得到的不僅只是中方的讓步,而是要推翻中國政府,遏制中國”。

這位中國體制內國際問題學者是在新加坡“2020年地區展望論壇“上講上述這番話的。論壇主辦方是新加坡的“東南亞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

葉望輝對美國之音說:“這位中國學者的評價也許是真的,中國領導人也許有這位學者所說的那種看法。如果他們這樣講的話,會讓我們很清楚地看到,中國的經濟情況真的很脆弱,也許中國的政治情況更脆弱。如果中國真的對貿易談判持這樣的一個立場,這就很清楚地表明,中國不是全球的強國,不是美國很平等的競爭者,說明中國領導層對中國未來經濟情況不樂觀。”

葉望輝表示,2020年對中國是關鍵的一年,經濟面臨巨大挑戰、政治越來越脆弱,越來越依靠控制。在台灣,中國因素很可能使泛綠陣營的民眾支持率越來越高,並在大選中可能受益。在美國,一般美國人對中國的印象“越來越糟糕”,認為中國占了美國便宜。

根據上述中美專家的種種分析,美中經貿第二階段談判,如何進行,能不能進行,似乎都存在很大變數。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治需要即使再迫切,性格再急躁,恐怕也不能一廂情願地推動美中第二階段經貿談判上軌,更何況第一階段協議簽署後的落實,正在被廣泛地關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