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為加入“跨太平洋區域貿易協議定”造勢,意欲何為?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的國際貿易專家威廉姆·萊因施(William Reinsch)在史汀生中心舉行的“川習會後美中貿易關係走向”研討會上發言。 (2017年4月10日資料照)他曾在美國商務部負責出口管理事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8 0:00

中國高官近期陸續表態,有意加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任之初退出的跨太平洋區域貿易協定(CPTPP)。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上答記者問時表態。他,“對於參加全面與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中方持積極開放態度”。

前美國貿易官員、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貿易專家芮恩希(William Reinsch)對美國之音表示,“實話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中國現在開始談這個協議”。他還,“中國目前的經濟走向與協議在國有企業透明化,知識權保護等方面的高標準背道而馳”。

據南華早報報導,其他協約的締結國也對中國的意圖存在疑慮,並證實北京並沒有正式遞交申請。

談判官員認為中國目前加入該協議存在兩大問題:一是目前中國經濟日益側重於國有企業,透明度不足;二是中國與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CPTPP成員國在地緣政治上的矛盾不斷升級。

CPTPP為​何物?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是在美國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之後的物,目前的成員國有11個,包括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

這個貿易圈涵蓋超過5億人口,佔全球商品貿易的13.5%,在2018年12月成立以來,已經迅速成為該區域最大、世界第三大貿易圈。

外界認為CPTPP代表了目前最先進的多邊貿易協定,其條款涵蓋國有企業、電子貿易、知識權保護、勞動力標準、環境標準以及信息自由。要符合這個協議的標準,中國在很多方面都需要進行大刀闊斧的經濟和社會改革。

北京目前還沒有正式要求加入擁有11個成員國的CPTPP,然而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談判成員對南華早報,“在日本加入該組織之後,中國的意願明顯加強了”。

另一名談判成員將中國最近數名高官對CPTPP的態度稱為“免費外交籌碼”,即在美國面前表示該貿易區的重要性,但是又不真正坐下來與其成員國談判。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最近李克強對於CPTPP的表態顯示了北京對該協議的濃厚興。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經濟師哈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對美國之音, 這可能是個誤解:“實際上,李克強總理只是在回應記者中國貿易協定的優先事項,對於CPTPP的回應是一種外交辭令,也就是中國保留所有選項。”

中國如何獲利?

根據彼得森國際研究所的數據模型,中國加入該區域協定將為其自身和成員國帶來巨大的經濟益處。

目前擁有11個成員國的CPTPP全球範圍的年增益量平均為1470億美元。如果中國加入,那麼年均增益量將達到6320億美元,比原本美國領導的TPP還要多出三分之一。

以越南為例,越南海關數據顯示, CPTPP生效後,越南與CPTPP其他10個成員國的貿易量增長迅速。在前7個月中,越南對外貿易獲得18億美元順差,其中與CPTPP成員國的貿易順差佔比超過50%。

貿易專家芮恩希,在未來,這個貿易圈將達成區域業鏈的再次整合:“從中國的角度來看,這不是短期利益。CPTPP會重組亞太地區的貿易版圖。我想他們會鼓勵(業鏈)不在這11個國家的公司將業鏈移入這些國家。”

中國國企業面臨挑戰

然而,中國目前無法滿足該協議對於貿易壁壘和市場公平的高標準,尤其是在限制國有企業不得享受過大優勢這一條上。

根據CPTPP創始國新西蘭政府的一份文件,該協議“旨在確保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在商業運作上的公平機會”。

該貿易圈要求國有企業在融資和政府工程合同上不受優待,並且要求這些公司增加透明度。

要加入CPTPP,中國就必須進行經濟改革並應對伴隨的政治挑戰。然而,目前中國的國有企業改革正在朝著相反的方向發展。

“現在是給國有企業更多的支持,私營企業支持減少,透明度降低。我想中國很難達到CPTPP的標準,所以我認為現在加入不太可能”,芮恩希

經濟學家哈夫鮑爾認為,其他成員國,例如日本、澳大利亞,都會堅持要求中國國有企業增加透明度。他:“就現在來看,一名觀察員很難知道中國國有企業有什麼樣的優待,這些企業的率或者是在自由貿易上有什麼優勢。”

1990年代在江澤民時期,面對政府巨大的反對聲浪,改革派領導人利用當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TO)的契機推動了意義深遠的經濟改革。

在被問及中國這次是否會以加入CPTPP做為契機推動改革時,觀察人士顯得併不樂觀。

“我想簡單來,習近平不是江澤民。他在把中國帶向另外一個方向。只要他掌權,我認為不會有改變”,芮恩希 “CPTPP的標準實際上對於中國的經濟成長是有好處的,但是這不一定對中國共黨持續掌權有好處,而這才是習近平的執政重點。”

哈夫鮑爾則對這個問題持相對樂觀的態度:“我想中國政府會看到進行市場改革符合其自身利益,因為其帶來的經濟效益將遠高於國家資本主義。”

不過,他同時認為,以國有企業為基石的經濟很難保持高速增長,而經濟增長是中國共黨執政的支柱,高速的經濟增長率對於維持政府形態至關重要。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