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大利亞總理結束訪日 中國反對日澳’準同盟’關係


日澳兩國達成’準同盟’關係協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8 0:00

日澳兩國日前就一項雙邊防務協定達成廣泛協議,中國官方星期三(11月18日)對此作出回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當天的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有關國家發展雙邊關係應該有利於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他還說,發展雙邊關係“不得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趙立堅還對日本和澳大利亞領導人在聯合聲明中的“指責中國”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中國觀察者網引用中國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認為,日本和澳大利亞應當說做了一個壞的示範,它們不僅將各自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定義成“安全威脅”,並且呼應美國的要求採取行動,搞出亞太地區除美國之外第一個雙邊準軍事同盟的雛形。他“奉勸”日澳不要跟著美國與中國搞對抗,還說,如果威脅到中國的安全,它們必將付出相應代價。

澳大利亞部長們週三再次呼籲與中國同行對話,以解決北京方面醞釀的外交爭端。這場爭端導致中國政府在今年全年對澳大利亞出口行業採取了一系列貿易行動。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結束對日本東京的訪問。莫里森11月17日抵達東京,對日本進行24小時的訪問。莫里森此次日本之行的最大成果被認為是就兩國雙邊防務協定(與日本首相菅義偉達成廣泛協議。莫里森稱讚該協議是“日澳關係史上的關鍵時刻”。

雙邊防務協議正式名稱是“相互准入協議”或稱“互惠准入協定”( the 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RAA),原來的名稱為“軍隊互訪協議” (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VFA) 。

據澳大利亞衛報消息,這份防務協定預計將在菅義偉明年訪問澳大利亞時敲定。

觀察人士指出,協定一旦簽署將為兩國軍隊互訪進行訓練和聯合軍事行動建立法律框架。該協定有助於促進日本和澳大利亞兩國之間的合作,包括在爭議日趨激烈的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水域的合作。

莫里森成為第一位在日本親自跟首相菅義偉會晤的外國領導人。澳大利亞媒體報導,回到澳大利亞之後,莫里森還需要自我隔離兩個星期,這足以表明逐漸加深的澳日兩國之間戰略夥伴關係。

日澳之間的“互惠准入協定”被外界解讀為突破性的防務協定,意味著日本和澳大利亞成為“準軍事同盟”,並且主要針對的就是中國。

針對日本和澳大利亞就《互惠准入協定》原則上達成一致,並被外界解讀為主要針對中國,

隨著中國從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甚至更遠的海域不斷擴大的海上活動,日本一直尋求通過加強與其他國家,特別是澳大利亞的合作來補充其地區防禦。

日本將澳大利亞視為“準同盟國” ( semi-ally ),兩國的防務合作可以追溯到幾年前。兩國在2007年簽署了一項防務合作協議。 2013年,兩國同意分享軍事物資,在日本放鬆對武器裝備轉讓的限制後,2017年擴大了協議的範圍,將軍需品包括在內。

日本和澳大利亞是“四方安全對話”的成員。 “四方安全對話”被認為是印太地區最強大民主國家組成的聯盟,成員還包括美國和印度。 “四方安全對話”的宗旨是攜手遏制中國的侵略和脅迫,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澳大利亞的海軍最近加入了印度、日本和美國戰艦的陣容,在印度洋聯合進行年度的馬拉巴爾軍演,使“四國”機制得以強化。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