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兩會’前探討中國‘淨網’法律根基


河北省人民檢察院網站截圖

2019年開始到現在不到兩個月, 中國稱已封禁低俗公眾號四萬多個。 “兩會”召開前夕,有社會學者說,定義各類所謂有害網上內容,需要有相應法律依據。

北京青年報說,2019年至今,中國社交即時通訊軟件“微信”,已經封禁並處理了“發送色情暴力類內容”賬號966個,刪除相關文章2267篇;封禁及處理發送“低俗類內容”的賬號36556個,刪除相關文章73318篇;封禁及處理“誇大誤導、標題黨類”的賬號3070個,刪除相關文章3447篇。

以北京為例,新京報說,北京市“掃黃打非”辦公室,最近刪除並關閉了百度的一個貼吧,稱其內容含有“誘發未成年人模仿,違反社會公德和違法犯罪”,宣揚淫穢色情的網絡漫畫。另外,中國網上色情內容傳播方式,呈“更新迭代”趨勢。

獨立中國問題學者胡星斗這樣評價當前中國國內網上狀況:“我現在基本上很少看網絡,但是偶爾會在手機上看有關信息。網上的信息當然有一些淫穢的,不健康的東西。總體感覺,網上基本上很少有有用的信息。有用的信息愈來愈少,有思想的信息,含量豐富的信息,愈來愈少,娛樂的愈來愈多。”

上述有關數據是中國“淨網”行動階段性成果。中國掃黃打非網說,淨網2018”專項行動啟動後,今年1月22日公安部召開“淨網2018”專項行動總結暨“淨網2019”專項行動部署會。中國淨網行動繼續推進。

不過,胡星斗憂慮中國網絡空間渾濁現實的同時,強調要法制化治理:
“應當加強網絡的法制化管理,但是目前關於網絡的法律嚴重不足。的確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一些網絡管理部門,或者是一些官員的個人判斷。這樣話呢,有時的確將很多並不屬於黃賭毒,或者非法的信息,當作非法或者有害的信息。這樣,不利於保障民眾的言論權利。”

關於網上淨網執法的依據,報導援引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副主任鄭寧的話說,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2017年6月30日發布《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規定“網絡視聽節目中含有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危害社會公德,對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響的內容或情節的,應予以剪截、刪除後播出”。

不過,何為淫穢色情,庸俗低級趣味,以及“社會公德”等細節,它們的法律界定並不清楚,存在理論分歧。中國《北方法學》曾刊登黑龍江大學法學院教授董玉庭和哈爾濱理工大學法學院講師黃大威的論文說,“淫穢性的認定標準模糊,時常面臨違背罪刑法定原則的責難;色情物品具有精神補償作用,色情物品與犯罪、道德敗壞沒有明顯關係”。

另外,中國傳媒大學的鄭寧同時指出,“由於網絡監管是互聯網快速發展催生的一個新興監控領域,實踐時間並不長,只能在探索中前行。”也就是說,有關網絡所謂打黑掃黃專項行動的執法,需要慎重,不易突擊,搞運動。

人大兩會在即,針對網絡空間立法執法,胡星斗呼籲:“一個方面是全國人大的立法,另一方面是國務院等有一些行政法規。要嚴格地按照法律法規來執法,杜絕它的隨意性。”

同時輿論關注到,中國網警依據現有的國家網絡安全法,限制公民網上言論自由。前不久,西安網友趙衛東在推特上轉發有關委內瑞拉動態的消息,在推文中寫道:“委內瑞拉如何從世界上最富有的民主國家變成極權社會主義國家?”為此,趙衛東遭到當地警方傳喚,並且被罰款五百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