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區議會選舉後 北京考慮撤換駐港中聯辦主任


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左一)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右二)2019年7月1日在庆祝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的庆典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32 0:00

香港親北京的建制派候選人在11月24日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慘敗後,路透社報導說,北京中央政府正考慮撤換香港中聯辦主任,同時已在深圳靠近香港交界附近的一個別墅內設立了一個緊急應變中心處理香港危機。有分析人士稱,建制派在此次區議會選舉中大比數慘敗令北京高層感到錯愕不已。

路透社援引兩名熟悉情況的人報導說,北京正考慮撤換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這是中央政府對中聯辦在處理香港危機中的表現不滿的跡象。中聯辦全稱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最高機構。報導說,香港中聯辦誤判了形勢。一位不具名的中國官員告訴路透社,北京認為香港中聯辦脫離了中下層群眾,只與香港富豪和內地權貴階層往來。

路透社的報導說,中央的危機應變中心位於深圳郊區的紫荊山莊,這裡距離香港很近。據六名知情人透露,中央最高層級的官員在這裡收集信息並制定應對策略,並且在過去5個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愈演愈烈之際,在這裡召見主要香港官員,包括特首林鄭月娥、香港警務處的官員、商界領袖和親北京的政治人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每天都聽取來自這個危機應變中心的信息簡報。此外,中共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和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都曾前往過紫荊山莊。

在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主派以壓倒性優勢獲勝後,香港中聯辦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都面臨更大壓力。香港獨立時評人桑普對美國之音說,北京原本預計建制派能夠小勝,但現在的結果令北京倍感意外。他說:“上個禮拜,據傳韓正到深圳坐鎮,當時問,(泛民)能從上一屆的125席增加到多少。據傳,報了一個數字是180(席)。他覺得這個數字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民主派(席次)沒有過半,270(席)才過半。現在不是180,而是388,相差太懸殊!”

截至星期二(11月26日)中午,中國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港澳辦仍然沒有就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結果表態。中國各大官媒也絕口不提親北京的建制派區議會候選人絕大多數在選舉中落敗的消息。桑普說,這顯示北京還沒有就下一步採取什麼策略拿定主意。 “從共產黨的邏輯來看,從最上一定會把責任推卸給最下,那這會不會有一些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員,甚至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官員要被問責,甚至調職。”他說。

北京目前把建制派敗選的原因歸咎於“外部勢力與亂港分子遙相呼應”。新華社11月25日深夜發評論文章說,“愛國愛港候選人舉行的競選活動經常受到滋擾及衝擊,多區候選人的辦公室被人故意破壞及縱火,更有候選人遭到暴力襲擊而受傷。暴徒及其幕後的反中亂港政客通過持續製造'黑色恐怖''寒蟬效應',憑藉不公平的選舉過程收割政治利益。”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對美國之音說,區議會選舉之後,北京或許會考慮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訴求上做出讓步。他說:“北京在這一問題上的表態比較模糊,條件是首先要停止暴力,而林鄭月娥所講的也差不多。我認為,整個社會包括各個黨派都給了港府很大壓力,從泛民主派到親北京的民建聯,要求港府同意設立這樣一個委員會。如果北京和林鄭能夠接受這樣一個呼籲那當然是好的,不過這仍然難以預料。但這的確是對選舉結果最為合理的回應。”

星期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並沒有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暴做出回應。她在行政會議前的記者會上表示,將藉鑑英國2011年處理騷亂的做法,成立一個獨立審視委員會,以檢視社會動亂的成因,並向政府提交建議。

目前,香港各地局勢趨於平靜,自區議會選舉前夕,街頭沒有出現警民衝突。高敬文表示,區議會選舉和平落幕給政治解決香港危機帶來了又一個機會窗口,但如果北京和港府無動於衷,暴力很有可能會回歸街頭。

“我們的確面臨這樣的風險,”高敬文說,“香港的年輕一代受夠了共產黨,他們是很反共的…但我看不到北京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甚至幾年對這場反抗運動做出重大讓步的跡象,只要習近平這屆非常民族主義和保守的領導層還在位的話。”

新華社11月25日的評論文章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仍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香港獨立時評人桑普對香港未來中短期的形勢感到擔憂。他把建制派在這次區議會選舉的慘敗比作九七回歸以來中共在香港的“滑鐵盧”。 “中共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說,“我對這個事情是悲觀的,但香港人的意志也是很堅定的。當這個局勢跟堅定的意志碰撞的時候,會起甚麼樣的化學變化也只有到時候才會知分曉。”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