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視頻廣告呼籲百名維吾爾女性快嫁漢人


新疆和田團結新村一所住宅內顯示維吾爾和漢族男女共持五星旗的壁畫。(2018年9月2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6 0:00

最近幾個星期,一個要求100名維吾爾女子“趕緊”登記與漢族男子通婚的視頻一直出現在社交媒體平台上。觀察人士和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稱,這是中國共產黨又一次試圖把新疆地區講突厥語的少數民族漢化。

這段30秒的視頻廣告最初出現在抖音(TikTok的中國版)上,但在海外的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在社交媒體上發起一場運動後被刪除。後來,維族活動人士將這段視頻發佈在推特和臉書等其它平台上,稱它可以清楚的顯示北京方面根除維吾爾獨特文化的政策。

“我們感謝黨和政府創造了這樣美好的生活,”這段視頻以維吾爾語開頭,稱它組織100名維族新娘的“緊急”呼籲是“為政府推動維漢通婚發出聲音。”

位於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的人類學家、中國問題專家達倫·拜勒(Darren Byler)認為,中國當局的這一嚐試突出反映了漢人男子和維吾爾女性的婚姻中的性別偏見,表明“某種種族化的權力關係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

拜勒說:“但這的確似乎是一種通過把維吾爾人拉進漢人主導的關係中,來產生更大的同化並減少民族差異的努力。”他補充說,異族通婚已成為新疆地方官員的一項優先事項。

異族通婚政策

關於中國促進維吾爾族和漢族通婚的報導早在2014年8月就出現了,當時新疆且末縣地方當局宣布了《關於鼓勵民漢通婚家庭獎勵辦法》。

該措施列出了政府提供的一系列獎勵,其中包括在五年的時間裡,每年向通婚的夫婦發放1萬元人民幣(相當於1450美元)的現金獎勵。激勵措施還包括對通婚的夫婦、他們的父母和子女在就業和住房方面提供優惠待遇和接受免費教育。

在介紹這些獎勵措施時,當時的中國共產黨且末縣黨委書記朱新說:“我們倡導民漢通婚,就是倡導正能量。”

“只有不斷加強各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使各族群眾在共同生產生活和工作中加深了解、增進感情、融洽民族關係,推動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 ...才能促進新疆各民族之間的大團結、大融合、大發展,才能最終實現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朱新接著說。

穆斯林女性在中國駐雅加達使館外示威,聲援維吾爾人。(2019年12月27日)
穆斯林女性在中國駐雅加達使館外示威,聲援維吾爾人。(2019年12月27日)

南疆皮山縣一位中共官員牟桃在今年1月刊登在中國網站網易上的一篇文章中說,“宗教極端思想”是維吾爾人和漢人缺乏民族團結的背後原因。他說,2000年和2010年的全國人口普查顯示,新疆是少數民族中異族通婚率最低的地區。

牟桃說:“維漢通婚的主要障礙在於宗教極端思想滲透改變了社會大環境,在於'三股勢力'破壞了民族關係。”他指的是北京方面所宣稱的新疆是分裂主義、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這“三股邪惡勢力”的大本營。

異族通婚的視頻

在這項政策宣布多年後,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數十個維族女性據報被“強行”嫁給漢族男子的視頻。這些視頻中有時會出現悶悶不樂的維吾爾新娘怨恨她們新郎的畫面。

然而,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7月12日在其官方推特賬戶上發布了一段罕見的視頻,展示了一名維吾爾族男子與一名漢族女子約會的故事。

《人民日報》稱,這名男子是“中國西北新疆眾多真心追求愛情的年輕人中的一個。”

人口結構的改變

儘管中國當局說,在新疆的異族通婚可以促進該地區的寬容與和平,但海外維吾爾領袖們說,這是中國共產黨削弱維吾爾人身份認同並改變該地區人口結構企圖的一部分。

新疆有1300多萬穆斯林,如維吾爾、哈薩克和其他少數民族。它見證了漢人人口的急劇增加,從1949年中國共產黨的解放軍接管該地區時的20多萬增加到近年來的近900萬。

總部設在德國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秘書長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對美國之音說:“中共的這一政策也是為了解決中國男性相對於女性數量嚴重過剩的問題。看起來,他們是拿維吾爾女性做廣告,做為給漢人男子找妻子的一個解決方案。”

由於中國過去長期實行的獨生子女政策和廣泛存在的重男輕女以及針對女嬰的墮胎,據報導,中國的男性比女性要多得多。

艾沙說,中國正試圖通過將維吾爾少數民族女性成員融入占主導地位的漢人社區來“改寫歷史”。

強迫通婚

一些維吾爾活動人士聲稱,維吾爾女性經常是被迫與漢人通婚的。如果她們拒絕,新疆當局可以將他們及其家人列為極端分子。

38歲的維吾爾女性活動人士朱姆拉特·達烏特(Zumrat Dawut)對美國之音說,她的鄰居,---來自新疆麥蓋提的努雷米特一家,由於害怕他們會被送到拘押營,不得不同意把他們18歲的女兒嫁給一個漢人。

達烏特2018年被關押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拘押營,後來她的丈夫幫助她獲得釋放,並將她遷到維吉尼亞州的伍德布里奇。

維吾爾女性走出新疆喀什一處政治教育中心。(2018年9月6日)
維吾爾女性走出新疆喀什一處政治教育中心。(2018年9月6日)

她告訴美國之音,在她的鄰居回到麥蓋提後,父親努雷米特(Nurehmet)因留鬍子被控宗教極端主義而被送往拘押營。女兒艾賈馬爾(Ayjamal)不得不在一家工廠工作,在這裡,一名漢人男子走近她並與她合影。

達烏特說:“後來,當地政府官員拜訪了她的母親古爾佳馬爾(Guljamal)。官員們給她看了她女兒和那名漢人男子的照片,作為他們約會的證據,並要求她同意這樁異族婚姻。”她補充說,母女兩人同意了這一要求,以避免被監禁。

通婚“理論”

北京過去也曾發起過類似的異族通婚運動,針對的目標是中國境內其他宗教和民族少數族群。政府於2010年在西藏宣布了這樣的措施。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中國研究教授凡妮莎·弗朗維爾(Vanessa Frangville)表示,中國的異族通婚是“民族交融一體論”的一部分,這一理論是清華大學的胡鞍鋼和胡聯合在本世紀初提出的。該理論呼籲採取諸如混居、異族通婚與民族混合教育等措施來強化更為一體化的中華民族的身份認同。

“這種政策的最終目的顯然是要加強或加速他們所說的民族交融一體,” 弗朗維爾說。她補充說,“其理念是,為了創造一個有凝聚力的統一的中國,有必要鼓勵來自不同民族背景的人融合在一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