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鄭州“7·20”洪水:幾分天災?幾分人禍?


2021年7月27日,中國河南省鄭州市暴雨一週後,人們站在地鐵5號線地鐵站口處的大量鮮花旁,紀念水災遇難者。 (路透社圖片)
鄭州“7·20”洪水:幾分天災?幾分人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02 0:00

中國河南省鄭州市及周邊地區發生傷亡慘重的洪水氾濫兩週後,國務院宣布成立調查組,就官方所說的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展開調查。對於這場在華人社會乃至世界上引起廣泛震驚和議論的罕見水災,能否最終查出災害真實原因和確切傷亡人數,當地政府主要領導和有關部門究竟該負什麼責任,是否有失職瀆職和掩蓋真相行為,如何處置相關責任人,以及如何救濟受災民眾和安撫遇難者親屬等,都是人們關心的重要議題。

特別是,中共高層及退休政治老人據信聚集海濱避暑勝地北戴河之際,由總理李克強領導的國務院派調查組前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信主政的河南省鄭州市追查問責,其背後的政治意涵是什麼?對中共20大佈局可能產生什麼影響?對此,一些分析人士看法不一。

官方說法及表現

8月2日,北京官方宣布成立鄭州水災調查組當天,河南省更新了該省“7·20”受災死難者人數,截至數字公佈時,死亡人數上升至302人,50人失踪,其中僅鄭州市就有292人死亡,47人失踪。而在此前,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為99人。這兩次公佈的死亡人數都沒有付上名單,人們對這些數字的真實性仍然存有疑問。

同一天,河南省長王凱帶領一些官員向水災遇難者表示哀悼並起立默哀。他說,“這場大汛大災,讓我們經歷了一場大考,也暴露出工作中的短板和不足,我們將深刻汲取教訓,樹立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進一步完善防洪措施,加強城市管理,守護好一方平安。我們將統籌抓好防汛救災、疫情防控、經濟運行、民生保障、安全穩定的工作,重建美麗家園。”

對於國務院宣布派遣調查組到鄭州,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稱,“這一決定來得很及時。” 該報評論指,“鄭州‘7·20’暴雨顯然屬於非常罕見的極端天氣,但是政府和相關部門的履職盡責是否到位了,公眾存在普遍的質疑,實際在等待國家的權威結論。”

這份官方小報的總編輯、自稱祖籍河南的胡錫進7月20日曾發推說鄭州“這種極端天氣導致洪災是必然的”。就在此前三天,7月17日,他用英文發推批評德國未能處置洪災,稱“極端天氣的早期預警和適當疏散沒有到位”,若在中國,“一些官員會面臨嚴厲處罰。”

到目前為止,尚未出現中國各級政府任何官員被問責、引咎辭職或向公眾道歉的報導。官方媒體採用“50年不遇”、“百年不遇”、“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等缺乏科學依據的定語來描述當地經歷的暴雨,而鮮有提及鄭州市附近水庫無預警洩洪造成災區民眾猝不及防的情況。

事實上,據中國官媒報道,鄭州市氣象局在7月20日連發5次強降雨紅色預警,但大量網友上傳的視頻顯示,直到當天下午五點鐘,該市的公交系統和主幹道,包括受災最嚴重的京廣路隧道和地鐵5號線,都在繼續運營,受困地鐵車廂內的乘客大半個身體泡在水中還靜等外部救援。當天流傳甚廣的視頻和圖像顯示,多名遇難者屍橫地鐵站台,旁邊有人持手機電話,其他地方有人被洪水沖走,民眾或驚叫呼救,或自救,但看不到專業救援人員。

據半官方的中國媒體澎湃新聞報道,45歲的女性居民談秀麗下班後在鄭州市航海路通站路交叉口航海灣小區門口附近與同事走散後失聯,兩天后被發現時已經身亡。她是在7月20日晚上8時左右失聯的。

中國官媒央視當晚的新聞節目邀請嘉賓討論歐洲的水災而完全沒有關注遭受歷史罕見洪水襲擊的河南災民。與此同時,河南的地方電視台還在播放共產黨軍隊“打鬼子”的“抗日神劇”。

2021年7月20日洪災發生後,鄭州發布的這些官方文字引起廣泛批評議論。 (網絡截圖)
2021年7月20日洪災發生後,鄭州發布的這些官方文字引起廣泛批評議論。 (網絡截圖)

7月21日,儘管遍地災害景象觸目驚心,但鄭州官方微博“鄭州發布”仍然高調表示:“暴雨雖然很大,但堅強樂觀的鄭州人民不怨天尤人,萬眾一心積極抗汛。我們堅信,這場歷史罕見的大雨過後,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 ​

中共領導人表態

7月20日和21日的人民日報頭版沒有刊登這場所謂千年一遇的暴雨洪澇的消息。被官媒稱為人民領袖的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西藏“考察”的報道被放在最顯眼的位置,並且得到官方電視台的重點播報。

同日,新華社報道了習近平就河南鄭州等地水災作出的“重要指示”。他說:“各級領導幹部要始終把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身先士卒、靠前指揮”。

在美國的時政評論人士魯難來自河南省,曾在當地主要官方報紙《鄭州晚報》擔任記者。

他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主席雖然在許多方面模仿已故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但在重大災害時刻沒有走毛當年委派周恩來總理到搶險救災第一線去視察慰問的戲路,連前幾任領導人江澤民、朱鎔基都不如。他說,習近平不僅自己不去災區,也不派李克強前往,而是不遠千里飛到西藏考察,這對於把人民生命財產放在第一位的重要指示是個莫大諷刺。

魯難說:“在水災最嚴重的情況下,沙口路地鐵站的死去的人,魂都沒有歸家的時候,他卻到了西藏接受帝王似的的歡迎。我覺得完全是一種諷刺啊。”

這位定居美國的評論人士認為,習近平主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一個坑,但是這並不影響他要繼續執政的決心。

魯難表示:“只有在不久的將來,習主席不能控制局面的時候,才有可能對他作出客觀的評價。那時候,老百姓才會把心裡那桿秤拿出來,稱一稱習主席這十年的執政到底是一種什麼狀況。”

災民及遇難者親屬反應

河南鄭州暴雨後居民乘坐斗車疏散。 (2021年7月23日)
河南鄭州暴雨後居民乘坐斗車疏散。 (2021年7月23日)

據報道,鄭州、新鄉等地被洪水圍困的居民7月23日和24日仍在通過媒體向外界求援,其中有老人幼兒,還有孕婦,沒有飲水和食物,手機即將斷電。

有災民對美國之音表示,地方當局維穩人員要求遇難或失聯者親友不要向外媒透露受災情況。另有消息人士披露,這幾天網管加緊刪帖,屏蔽有關水災和遇難者的信息和圖像資料。

新鄉市民任先生等五人7月23日中午在澎湃新聞上發出求救信息說,包括4名兒童在內的22人在該市一加油站附近小路被困,附近水流湍急,水位持續上漲,截止7月23日12:37,求助者缺水缺食物手機電量低,可能隨時失聯;需要救援、皮划艇或船。

一名醫護人員在給一名鄭州市民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2021年8月2日)
一名醫護人員在給一名鄭州市民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2021年8月2日)

美國之音星期五上午接通發出求救信息的任先生手機,對方表示他們已經獲救,他本人正在作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

記者問:“想問一下你們求援的情況,是否已經脫困?”

任先生說:“是的,我們已經得救了。不好意思,我現在作核酸。”

河南省滎陽市郊區農民丁女士對致電詢問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她熟悉的人們沒有發生傷亡情況,但是家園和家具等財產在水災中蒙受了損失。

她還表示,房屋被水沖毀的當地受災群眾已經得到安置。

失联者家人发布的寻人启事(网络图片)
失联者家人发布的寻人启事(网络图片)

不過,一份在微博上發布的尋人啟事表明,同在滎陽市郊區的高山鎮吳溝村耿旺和王玉鳳兩位六旬老人則沒那麼幸運。他們7月20日下午兩點40分左右到另一村莊路上失聯。

美國之音8月3日致電其家人詢問情況時,對方說仍無音信,隨即稱要接另一通電話,中斷與記者通話。

被問到此次洪水的原因,以及對於中央政府指派調查組問責相關官員可能的人為疏失有何看法,滎陽市郊區農民丁女士毫不猶豫地答道,沒有人為疏失,就是因為雨水太大。她對地方當局在常莊水庫洩洪上的表現受到公眾嚴重質疑以及鄭州周邊的水庫潰壩似乎並不知情。

丁女士說:“雨下得有多大呀!我們地下室負1負2全部都灌進水了。幾百輛車全部都淹進去了。”

記者問:“如果是雨水的話,你覺得會有這麼大嗎?”

丁女士說:“嗯——雨水肯定是(洪水)大的原因。另外就是七里河,或者哪個河裡裝不下了,水倒灌漫出來了。都有可能的。”

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莫幹生拍摄)
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莫幹生拍摄)

已故中共黨史專家、毛澤東兼職秘書李銳的女兒、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李南央引述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說:“因暴雨內澇,還是因水庫洩洪造成的大水災難是有鮮明的辨別標識的:1.內澇水是上漲的,洩洪水是有流向的;2.內澇水相對清,洩洪水攜帶大量泥沙。毋庸置疑,此次鄭州大水水庫無預警洩洪是主因——當然是人禍!”

時評人魯難說,鄭州這次水災與1975年8月的河南駐馬店板橋水庫等數十座水庫潰壩有相似之處,都沒有及時向社會發出預告,而1938年國民黨政府為阻止日軍進攻炸開花園口黃河堤壩前,還提前通知附近百姓,並發放每人5元“逃荒費”。

魯難說,河南省和鄭州市的主要領導沒有把人民的生命財產當成一回事才導致水災如此嚴重,但是來自浙江的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和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屬於習近平人馬,因此才有恃無恐。

一名男子坐在暴雨後鄭州街頭漂浮的汽車上。 (2021年7月22日)
一名男子坐在暴雨後鄭州街頭漂浮的汽車上。 (2021年7月22日)

鄭州市民黃先生是一名自由職業者。得知18歲的女兒黃菲在7月20日下午6時左右下班回家路上被水沖走失聯後,他從外地趕回鄭州。目前已經確認黃菲已經遇難。

黃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失去心愛的女兒後,妻子和幼小的兒子都受到沉重打擊。

黃先生表示,她女兒是一名電商公司客服員,公司離家不遠,目前公司沒有對下班員工回家途中發生人身意外作出任何表示,要看單位會不會給個什麼說法。他認為,國家派調查組到鄭州是正確決定,因為鄭州這次水災有一定人為因素,希望相關官員能被問責。

李春陽:清潔工的命也是命

在郑州7·20水灾中参加居民小区防洪抢险的遇难者李振营遗照。(资料图片)
在郑州7·20水灾中参加居民小区防洪抢险的遇难者李振营遗照。(资料图片)

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李春陽在這次水災中失去了56歲的父親。

據李春陽介紹,他父親李振營生前是鄭州市金水區東風路東峰聽擼小區的清潔工。小區物業負責人7月20日下午近5時許通知所有員工到地下車庫搶險堵水,無視員工的生命安全和他們都是非專業救災人員的事實,在堵水過程中突然水位猛漲,李振營未能及時逃生,失踪7天后,車庫積水抽乾才被發現不幸遇難。

李春陽對美國之音表示,法醫鑑定李振營雙手有明顯傷痕,顯示死前有自救過程,若營救及時或許能保住生命。

他說,7月20日夜裡很晚才得知有水庫洩洪,而且以前從未聽說常莊水庫當天上午就已經開始洩洪。

李春陽在微信上披露,他父親遺體仍放在冰棺內,他和弟弟一直不敢告訴母親這個噩耗,這幾天才如實相告,母親痛不欲生。

李春陽說,他向省、市政府主要領導反映情況,要求物業給個說法,一直沒有回复,後來信訪材料又被轉回來交給街道辦事處。他說,他希望向中央調查組反映情況卻無法找到其電話號碼。

李春陽在微信上表示,一名派出所警察也幫著物業說話,拷問了他一些問題。

李春陽表示,他父親從未受過專業抗洪救災訓練,卻被派到大水漫灌的地下車庫搶險,明顯死於人禍。他指出,“清潔工也是一條活脫脫的生命。”

河南鄭州市民在被黃色圍欄圍起來的地鐵5號線車站前獻花悼念水災死難者。 (2021年7月26日)
河南鄭州市民在被黃色圍欄圍起來的地鐵5號線車站前獻花悼念水災死難者。 (2021年7月26日)

圍擋花籃毆打拍攝者為哪般?

7月21日以後,鄭州市內的洪水逐漸退去。人們看到京廣路隧道入口前遭到軍管和警察看守,不許民眾和媒體靠近或拍攝。 26日,地鐵水災遇難者頭七,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出入口前擺放的祭奠亡靈的鮮花被一人多高的擋板圍住,當晚被鄭州市一位中年男士不顧被“尋釁滋事”的危險帶頭拆除。他邊拆邊說:“太棒了!我覺得鄭州市民應該勇敢一點,與不文明現像作鬥爭!”

事後此人在微博上自報家門,名叫王金雷,說拆了牆之後,有警車過來,他作好了被警察帶走的準備。

王金雷寫道:“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們也沒下車,隔窗拍個照就走了。”

擋板拆除後,第二天又被當局重新圍起來,然後被王金雷和其他市民再次拆除,更多民眾自發前來獻花致哀。

3天后,劇情開始反轉,國營的地鐵公司領導們7月30日出現在擺放鮮花的地鐵站口,獻花鞠躬,向死於水災的地鐵乘客表示哀悼。

河南鄭州救援人員在地鐵5號線的隧道裡搜尋洪災遇難者。 (2021年7月26日)
河南鄭州救援人員在地鐵5號線的隧道裡搜尋洪災遇難者。 (2021年7月26日)

官方公佈的地鐵水災死亡人數為14人,而京廣路隧道的死難者官方數字為6人,這兩個數字備受輿論質疑。

也有視頻顯示,從京廣路隧道拖出的一些公交車用黑布遮住車窗,被懷疑裡面裝有遇難者者屍體。

隧道入口處的水災現場附近,有西方媒體記者遭到一些便衣人員圍攻和騷擾。

一名用無人機拍攝災情的西安青年遭一夥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圍毆後,獲在場市民解救。打人者身穿的黑色體恤衫袖口有統一的微型五星紅旗標誌,被認出屬於官方人員所有。

魯難表示,不難看出,鄭州當局在極力掩蓋災情真相,但是即便如此,國務院調查組也不會把乾擾媒體和黑衣人打人事件之類問題列為調查事項,鄭州洪水主要是人禍造成,但樓陽生和徐立毅即使被問責也不過是換個地方繼續當官。

調查組能否動真格?

傳說中的北戴河會議召開之際,由李克強領導的國務院派出調查組到鄭州實地追查地方政府處理災情工作中可能發生的疏失,在海內外獨立的時政評論圈引起一些議論和揣測。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指出以下三點:

1.國務院通過追責樹立國務院應有的權威,這就是說,長期以來國務院在地方政府中已沒有多少權威。

2.鄭州市黨政主官被追責的可能性比較大,但省裡主要領導應該不會受到影響。

3.也可以視為二十大前的一個博弈,李對習的一個有限抵抗。

這位分析人士認為,這次調查要拿到“完全的真相不可能,死人的真實數字不會披露。”

時評人魯難表示,從媒體現場報道和網友發出的視頻可以看出,整個事件的邏輯簡單而又非常清楚,由國務院派調查組就是在愚弄百姓,準備繼續掩蓋真相。

河南郑州暴雨中地铁五号线的车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河南郑州暴雨中地铁五号线的车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表示,國務院調查組的功能是到河南平息民憤。

她說:“平息一下民憤吧。因為太明顯了。這個顯然不是單一的天災造成的,很大的(原因)是人禍。老百姓又不傻。他平息民憤的目的還是要鞏固自己的政權。所以追責,我覺得,頂多下面有些替罪羊吧。”

至於這場被官方媒體描述為“千年一遇”的災害是否對習近平在中共20大上謀求繼續連任構成不利影響,李南央表示:“任何災難不會形成對習近平的任何威脅。除非到共產黨垮台的那一天,否則沒有第一把手下台的那一天。”

李南央對許多中國普通民眾仍然盲目信從共產黨的說教表示失望。

她說:“鄭州這次這麼大的災難,其實那個水庫的規模比三峽(大壩)要小得多,就變成這個樣子。而且政府如此無能,不作為,老百姓還如此相信政府,等待政府的救援。你說能有什麼救?沒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