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假冒和違禁品危害美國 國會議員呼籲取消其最惠國待遇


2015年3月11日假冒品牌手袋在北京購物中心

美國高級官員說,中國製造的假冒偽劣和違禁產品每天都在湧入美國,給美國市場和公民的安全造成危害。國會參議員推出法案,呼籲取消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地位。貿易專家和分析人士說,法案如通過將賦予總統和國會制衡中國的槓桿,使對中國的審查更加制度化。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局長馬克·摩根(Mark Morgan)和特朗普總統的經貿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星期三(9月23日)聯名在福克斯財經新聞發表評論文章稱,來自中國的假冒偽劣產品每天都在湧入美國,美國必須採取措施遏制住這一危險的勢頭。

文章說,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對起源地主要是中國的小包裹進行的專項檢查發現,在為期14個月的“突擊行動”裡,13%標有“中國製造”的包裝中含有一種假冒產品或其他違禁品。

如果按天來計算,每天有大約70萬件“中國製造”小包裹湧入美國。其中68%是由美國郵政局在入境口岸處理的。其餘的航空包裹則是由DHL、聯邦快遞和UPS等私人承運商處理的。每天有近9萬名美國人受到這些中國假冒偽劣產品的侵害。

過去的幾個月裡,美國許多州的居民曾經收到疑似來自中國的可疑種子包裹。農業安全部門官員警告說,這些收件人沒有訂購的不明來源種子很可能是入侵物種,會破壞農業、環境和生態安全。

摩根和納瓦羅表示,特朗普政府堅決致力於製止通過小包裹向美國寄送中國製造的假冒偽劣和違禁品,並且杜絕電子商務平台在促進此類非法販運方面所發揮的推波助瀾作用。

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商學院教授陳朝暉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政府過去通常的做法是向中國政府強制實施更嚴格的法律和法規,希望以此阻止中國製造商向美國出口非法和危險品。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後曾加強了這方面的力度,並曾經成功地贏得中國的合作。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芬太尼的案例。但是近年來,隨著美中關係的惡化,這種做法沒有那麼有效了。正如兩人的文章中所建議的那樣,另外的辦法就是在美國境內執法,”陳朝暉說。

陳朝暉認為,美國政府要阻止中國非法和偽劣產品湧入美國的勢頭,將不得不對有關各方處以罰款,甚至刑事處罰。他說:“不幸的是,這樣一來對於合法中國進口商來說代價高昂,因為他們將受到更多的檢查和延誤。”

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經濟與金融教授劉學鵬對美國之音表示,要徹底杜絕中國假冒偽劣和違禁品進入美國幾乎是不可能的。 “首先,這是中國的一個國內問題,因為中國法制的不健全,造成假貨的普遍存在。假冒偽劣和違禁品進入美國這是一個國內問題的延申,如果不解決中國或者其它國家的假冒偽劣產品問題,在美國這邊是很難解決的,”他說。

不過,劉學鵬認為美國方面可採取一些措施,比如對亞馬遜和e-Bay 、阿里巴巴等電商企業採取嚴格的管理措施,要求這些企業加強管理。這些應該是非常有效的措施,因為許多知名的電商企業非常在乎自己在平台上的信譽和客戶的反饋。

與此同時,來自阿肯色州的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 R-Arkansas)9月17日提出一項法案,建議美國取消中國的永久最惠國待遇,即所謂“永久正常貿易關係”。過去20多年來,中國一直享受美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如果科頓的提案得以通過,是否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將成為美國國會和總統的年度決定。

陳朝暉對美國之音說,如果該議案獲得通過,那麼中國的貿易地位將會恢復到像2001年以前一樣,每年可能會面臨國會的拒絕。 “如果美國認為中國在一些事情上太過分,美國便有了制衡的槓桿。”

不過,陳朝暉補充說:“美國的這種槓桿作用是有限的,因為目前處於貿易戰的中國可以做同樣的事情。我認為,該法案如果通過,將使對中國的審查更加製度化,減少對在位總統的偏好和看法的依賴。”

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教授劉學鵬則表示,雖然目前沒有經過驗算很難得出準確的預測;但是如果取消最惠國待遇,對中國的影響是巨大的。美國給予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是中國進入世貿組織的主要好處。自從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從2010年到目前的時間裡,與加入世貿組織時相比增長了十倍。

“如果這個好處突然沒有了,中國的損失當然是很大的。但是,對於美國來說損失也是很大的,因為美國目前還是很依賴中國的產業鏈。所以在短期內對美國和中國都將是很大的挑戰,”他說。

劉學鵬對美國之音說,如果只是美國取消中國最惠國待遇,理論上講中國還是可用享受其它國家的最惠國待遇。因此,如果屆時美國不能享用來自中國的便宜零部件等,而德國、日本或者其它西方國家卻可用,這些國家的企業如果進入美國市場和美國企業競爭,結果將導緻美國企業競爭不過其它西方國家企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