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嚴控國人上境外社媒 發推轉推點贊可能遭“尋滋”


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中)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6 0:00

近年來,中共當局在對國內網站和社媒進行嚴密監管的同時,也對使用VPN軟件翻牆進入推特、臉書或油管等外國社交網站並在上面發帖的網民,進行上門警告、喝茶、約談、強迫刪帖和封號等打壓手段,並且對那些發布對政府不利言論的人們加以處罰和判刑。

異議人士被“尋滋”

近日,前安徽省檢察官、人權活動人士沈良慶的案子在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後,重新報送審查起訴,並有可能於近期開庭。去年,當局以涉嫌“尋滋”罪將其逮捕,起訴書中指控他的證據主要涉及他在推特和臉書上發表的言論。

據維權網站民生觀察提供的消息,起訴書稱,自2017年至2019年5月被抓捕這段期間,沈良慶利用信息網絡,運用相關軟件,通過推特、臉書等境外社交平台發布貼文,獲關注粉絲2萬餘人。

起訴書還稱,沈良慶所發貼文中,有一部分是通過“歪曲” 歷史事件性質、社會敏感熱點等內容,編造“虛假信息”,攻擊、破壞正常社會秩序。起訴書說,在推特上,涉及這類內容42條,累計點擊量47萬多次,在臉書上,涉及上述內容13條,轉發16次,點贊130次。

另外,維權律師燕薪近日在貴陽市南明區看守所會見了因推特言論被“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張賈龍。張賈龍曾經是騰訊財經頻道的編輯,也是一名活躍的推特用戶和博客作者。

2019年8月12日,張賈龍被警察從家中帶走後遭刑拘和逮捕,其案今年5月13日開庭,但至今尚未宣判。由於案件證據材料不是很多,庭審不到3小時就告結束。檢方提出的證據全部是張賈龍的推特言論。前幾年,張賈龍寫了一封緻美國前國務卿克里的公開信,還對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案和其他案件的政治犯、良心犯表示了關注和聲援。

許多中國網友因在推特等外國社媒上發表批評中共當局的觀點,同樣受到和麵臨嚴重的處罰。一個叫“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的推特帳號,今年10月在開推1週年紀念日,將過去一年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等公開渠道收集到的418份“因言獲罪”的判決書分享出來。這些案件都跟在網絡或社媒發言有關,最早回溯到2013年,其中包括近年許多在推特等海外社媒上發推、轉推、點贊而被迫害的實例。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的一份刑事判決書,武漢一名56歲的王姓男子被控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在辦公室、家中電腦利用翻牆軟體,多次登入境外的推特,涉及發布、轉發並攻擊、醜化黨和國家領導人和國家政策的言論有12條,類似《中共不會開放網路》、《毛某勾結日軍》,還有部分涉及1989年的六四事件等敏感言論及抨擊國家、政體等言論。

王某被以“尋滋罪”和“誹謗罪”判刑1年3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該判決書今年1月在網上引發熱烈討論後,目前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已經搜尋不到。

更多網民更當局警告

證據顯示,更多的中國網友因在推特、臉書等外國社媒上發言而受到訓誡、警告、約談或喝茶等。

來自浙江湖州的知名網友、維權人士“秀才江湖”(吳斌)多年來因網上言論,2013年至今多次被以“散佈傳播謠言”、“尋釁滋事”等罪名被“失聯”、拘捕和處罰。他的微博、微信等賬號多次被封。而他推特賬號也未能倖免。

今年3月24日,“秀才江湖”因網上言論被湖南株洲當局帶走失聯。此前一天他發推表示,為了避免遭進一步騷擾,不在一個“不正常的國家”失去自由,停止發帖10天。 “秀才江湖”在他今年9月新開的推特賬號上說:“我的推特被衙役用我的手機,強行註銷了,十萬關注,十年的推文,灰飛煙滅”。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三打電話給“秀才江湖”,希望了解他推特號的事情。他表示,他不能接受采訪或發言,否則會有麻煩。

中國知名獨立媒體人、曾遭當局幾次監禁並受到嚴密監控的高瑜,星期四(11月5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以前朝陽國保,甚至北京市局的,經常為她微信朋友圈貼文和發推找她,警告不要發,後微信號被封,只能在推特上發言,但還是經常就發推騷擾她。

她說:“今年22號,我剛'剝權'(刑滿後'剝奪政治權利'1年), 剛能夠發表文章,能夠怎麼樣,他照樣來找我,就是不讓發、不讓發,敏感時期你別發。那三天兩頭為了這個推特來找我。我的推特在兩會、六四站崗期間呢,我就不發了。一直停到6月10號,6月10號就是六四的站崗結束。我還跟著他們出去了一趟(被旅遊)。”

家人被株連被砸飯碗

高瑜表示,儘管她在敏感時候配合國保不發推,但是他們還是因為她發推之事株連她兒子,強迫單位辭退她兒子。

她說:“6月15號,北京市公安局就給我兒子單位打電話說:你們把他工作給辭了。人家說,為什麼呀?(回答說)你們別管'。後來人家說不管不成呀,他工作沒有什麼問題,表現也挺好的,我們憑什麼辭人家呀?(回答說)'父母原因'。父母原因當然是胡說八道了。我先生不是13年就已經去世了嘛。就是我的原因。因為我6月10號以後又繼續發推特了。”

高瑜還表示,警察還到處去威脅她的朋友,不要跟她接觸。

她說:“(他們)在我的社會圈兒裡面到處威脅,跟別人講:高瑜不是記者,是敵人。我不是受了傷住院嘛,出來以後。(他們)上人家說:'你們,你別去她家看她,要去連你們一塊兒辦'。我說我犯什麼法了,你辦我。就進行這種恐嚇,為了一個推特。你們那幾匹戰狼,什麼這新聞司司長華春瑩,還有副司長這一個一個的全上推特。那怎麼就我們平常人不能上呀?推特又在美國,中國人又看不見,又翻不了牆。你們怕什麼呀?。”

十多個微信號都被銷號的湖南株洲維權人士歐彪峰表示,近幾年他被警察幾次約談,警告他不要上推並發表敏感東西。

他說:“之前約談就是叫我不要發一些敏感、過激的言論,然後把我曾經發的推文打印出來。我記得有2次,1次60多頁,1次40多頁。就是每一頁讓我簽字、按手印,然後加起來有100多頁,A4紙,全部是我推文的內容。我就說,這是我的言論自由,我會為我的言論承擔這個後果。他們每次都是例行的這種,工作的需要吧,就是勒令我不要發表什麼違法的言論。我說我是個成年人,我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價值判斷,我會為我的言論負責的。”

歐彪峰表示,目前他仍然上推,但推的東西不多了,而且“自我審查”地有意規避一些敏感內容,因此最近沒被找過了。

中共長臂管轄觸角伸到海外

另外,據外媒報導,中國裁判文書網上還有一個案件是一名2018年來美的羅姓學生,因在推特上發表諷刺習近平的內容,2019年回國期間被拘留,後以“尋釁滋事罪”獲刑半年。

該案據悉引起了多名美國議員的關注,包括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薩斯(Ben Sasse)和時常為中國人權發聲的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薩斯表示,羅案反映了偏執又無情的極權主義的真面目。

此外,中共當局嚴控推特等外國社媒的審查之手還“長臂管轄”伸到了海外。美國之音今年7月曝光澳大利亞墨爾本一位90後留學女生在推特上用詼諧幽默的語言和圖片諷刺中共當局後,她在中國國內的家人不斷受到警方騷擾,父親甚至被帶到派出所筆錄。她除直接收到警察通話被強索交出推特密碼外,還在當地受到死亡威脅。

另外,還有一位在美的中國留學生羅宇鵬(化名),在只有4位粉絲的推特號上支持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的說法後,國內母親被警察上門騷擾並被帶到公安局強迫寫保證書。最令羅宇鵬不解的是,中國公安是如何能通過非實名的推特賬戶鎖定他的。

另外,中國網民在海外社媒發布對政府不利的言論則還有可能被處罰和判刑外 ,就連利用VPA翻牆瀏覽境外網站或使用境外社媒也惹上麻煩。

據設在歐洲的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網絡雜誌“寒冬”報導,今年5月19日,陝西安康公安局通報,一位楊姓男子因使用“翻牆”軟件接入境外網絡,被行政警告,併罰款500元。

河南兩名男子因瀏覽境外網站今年2月被抓捕,其中一人被警察警告不准再看,更不准轉發、點贊。該男子在被罰款500元,寫下悔過書後獲釋。

以前當局主要是從技術上封鎖,目前開始從法律上執行,但對數千萬使用VPN的網民,也是“選擇性執法”,依據是翻牆的行為對國家影響的大小,內容有多敏感。

中國有關網絡國際聯網的規定表示,必須使用郵電部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它信道進行國際聯網。公安可對違反者給予警告,並處以最高1萬5千元罰款。

這個1996年發布、1997年修改的規定具有法律效應,但多年來沒有履行執法行為。但從2017年開始,當局收緊VPN市場,在全國清查網絡基設和IP地址、寬帶等網絡接入資源。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