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極不尋常的疫情後中國經濟面臨衝擊後的艱難挑戰


中國山東鄒平一家鋁製品廠的工人在工作。(2020年3月1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0 0:00

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在今年一季度首次收縮,持續40多年的不間斷增長勢頭就此打斷。雖然國內疫情得以控制,中國經濟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以及疫情蔓延重擊全球經濟的境況下難以在短期內復蘇。當局在“極不尋常”的一季度之後,需要面對疫情造成的前所未有的衝擊。

中國在春節前幾乎全國封城封村,進入半封閉狀態。春節假期結束後,經濟因為疫情控製而繼續停擺。許多依靠現金流的小企業和商號很快因無力支撐而倒閉。

由於各地在疫控期間採取嚴格的人員流動控制,還因為產業鏈中的一些供應商和物流方面尚待復工而無法恢復正常生產。

在華美國商會和歐盟商會都曾表示,跨國公司或將認真考慮不再過於依賴在中國的供應鏈。

星期五發布的中國第一季度經濟數據基本不出所料。中國官方數據顯示,今年頭三個月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較上一年同期收縮了6.8%,是自1992年官方開始發布季度GDP數據以來首次出現下滑。與前一個季度相比,一季度GDP環比降幅更大,達到9.8%。

蘇州一家紡織設備製造商的總經理餘果在春節後回到蘇州,被社區強迫居家隔離兩週。在等待復產許可時,對回家過年的員工能否在復產時返回有些擔憂。在談到這些疫情帶來的不便和復產復工的不確定時,他的語氣中流露出不安和不滿。

兩個月後,他談起剛剛發布的一季度經濟數據時說:“我說我個人感覺,數字應該是在意料之中,沒有太大的偏差,甚至比想像的還要好一點。”

餘果說,他所在行業春節前開工率大概六七成,現在基本上都在100%。他說:“我個人對經濟恢復是有信心的。”

餘果管理的是一家民營製造企業,規模不大,大約有200多員工。因為全年訂單在疫情前已經簽訂,因此沒有受到衝擊。

但是,住在雲南大理城郊的毛劍飛說,她周邊一些朋友的個人經濟影響很大。她說:“對我身邊的朋友,有些影響巨大。開客棧的,開店的,開培訓教育機構的,收入為零,房租照舊,員工也不能一分不給,所以壓力很大,花錢大家都很收縮。”

在海口經營民宿和餐飲生意的秦力夫婦2月時說,這次疫情對三亞的商業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他說:“尤其像我們這個以旅遊為主業的城市,基本上就處於全面暫停狀態。生活和工作全部打亂了。不用說在家工作,因為沒有人來旅遊了,在家都沒有工作了。 “

兩個月後,秦力看到官方發布的一季度經濟數據後說:“今天的數據感覺跟大家預期的差不多。我門在三亞也能體會到。一月份還不錯,比較正常,到了二、三月份三亞稅收就減少了百分之90多。其他地方,行業比較多、健全的城市,復甦會就會快一些。”

4月18日發布的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數據顯示,受創最重的是住宿和餐飲業,同比收縮達35.3%。其他受創嚴重的行業還有批發和零售業(-17.8%)、建築業(-17.5%)和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14%)。

儘管降幅已經相當驚人,但有分析仍然認為某些方面的數據可能被低估。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在周一發出的一份分析報告提出他對交通運輸行業數據的質疑,認為官方數字過於溫和,未能確切反映一季度客運崩潰,貨運低迷的實際狀況。他認為一季度零售業的數據也與月度零售業數據不符。他認為,如果依照過往更貼近反映GDP當中這個分類的月度數據,一季度服務業整體收縮幅度應該有12%,而服務業佔GDP總量超過一半,一季度GDP縮減程度應該有10.8%。

即便是6.8%的縮減程度,以足以令人震驚。在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中,康乃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區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說:“中國經濟收縮的範圍和程度令人震驚。”他說,中國推動全球經濟增長復甦的可能性很小。

中國經濟還面臨著外部市場驟變而帶來的新的挑戰。

邁克在杭州經營了一家跨境電商。他放棄了美國綠卡,打算在這座孕育出電商巨擘阿里巴巴的城市實現他的創業夢想。幾年來穩步發展的公司,挺過了新冠病毒疫情,卻突然陷入意想不到的境況,生存堪憂。

跨境電商在疫情期間因物流的干擾受到一些影響,但從疫情中走出並沒有傷筋動骨。疫情對中國消費市場造成負面影響,但不會殃及面向境外市場的跨境電商。

但是,當新冠病毒疫情導緻美國的經濟陷入困境時,像邁克這樣的跨境電商突然間面臨生存困境。美國三月份零售額環比跌幅達到創紀錄的7.8%,跌幅最大的是非必需品銷售,其中電子產品店和服裝店銷售額分別下滑16%和51%。而電子產品和服裝是跨境電商最熱銷的產品門類。

跨境物流也因為多國為控制疫情暫時切斷航線而受到嚴重的影響。

受到外部市場需求影響的當然不只是跨境電商。外部市場需求急劇惡化,衝擊最大的是以出口行業,包括產品主要銷往境外市場的生產商。

近年來中國GDP增長已經從出口推動型轉向以國內消費帶動為主。但疫情對中國國內消費的衝擊,難以在短時期內恢復。對比頭兩個月中國消費20.5%的跌幅,3月同比跌幅仍高達16%。

疫情打擊下的就業市場也令人堪憂。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今年2月中國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6.2%,到3月時仍達5.9%,明顯高於去年同期,農民工和大學畢業生是就業壓力最大的重點就業群體。

中共以往每個季度召開一次經濟相關的政治局會議。但此次疫情以來已經召開三次這樣的政治局會議,在4月17日召開最近一次政治局會議。分析認為,這意味著在當局看來形勢相當複雜。

據新華社報導,此次中共政治局會議指出,今年一季度“極不尋常”,疫情對中國社會經濟發展造成“前所未有的衝擊。”這些都是以往沒有過的提法。

在全年目標的表述上,不再提“確保實現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取之以“緊扣全面檢查小康社會目標任務。”這樣的表述變化,反映出當局在淡化“翻番“目標。根據官方發布的一季度負6.8%的增速,全年要翻番,需要後三個季度平局增長9%,是不可能的目標。

最近的政治局會議,在經濟刺激政策表述上,新增提出“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真正發揮穩定經濟的關鍵作用,”分析認為,這表明財政政策更為重要,預示會有重要政策出台。貨幣方面,指出要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並暗示後續還會降準、降息,並可能在年內調降存款基準利率。

發生疫情以來,北京一直避免推出大規模刺激方案,只是採取增加流動性和降低借貸成本這樣的溫和措施。中國政府擔心大規模刺激方案會形成更大的債務負擔。金融危機期間中國為維持經濟推出4萬億人民幣規模的刺激方案,北京至今仍為處理其形成的債務負擔感到頭痛。

上述會議還將擴大內需提升到戰略高度,強調積極擴大國內需求。而“支持出口轉內銷”的表述,顯然是考慮到外部需求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

會議同樣提升了穩定的重要性,表示要“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加大'六穩'工作力度。

XS
SM
MD
LG